|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7章硃砂痣

第37章硃砂痣 (1/1)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2-22 08:43  字數:2398

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乃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二。

榮慧卿也不例外,回頭看向大牛的時候,眼裡已經有了盈盈淚花,「大牛哥,真的是你?」

大牛自從和百卉來到府城永璋,跟著她在南城坊市住下,已經有一陣子了。

這段日子,他無時無刻不在想榮慧卿到底在做什麼,是不是已經跟著朵鈴夫人開始了修真之路,以後他們兩人的距離是不是越來越遠了……

雖然百卉對大牛千依百順,照顧的無微不至,但是對男人來說,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無論是心口的硃砂痣,還是牆上的蚊子血,總之只要沒有到手,就會一輩子牽腸掛肚。

更何況這個沒有到手的女人,有可能登上最高的位置,對於大牛這樣的普通人來說,更是有了銘心刻骨之態。

不過在坊市裡突然遇到榮慧卿,而且看她的穿著打扮,一副落魄的樣子,大牛的憐惜之情油然而生,也不再覺得榮慧卿是高高在上,他無法觸及的那種人。

「是我,我在這裡安家了。你……你跟著朵鈴夫人一起出來的?」大牛東張西望,想再看一眼那位風姿綽約,天人一般的朵鈴夫人。

榮慧卿的眸色黯了黯,抿著唇,囁嚅幾下,低聲道:「沒有。我們……我們被朵鈴夫人趕出來了……」

「我們?」大牛愣了愣神,「還有誰和你一起?」

榮慧卿朝站在自己身邊,神情冷漠,如冰山一樣的羅辰努了努嘴,「還有辰叔,飄雪姐姐和世元哥哥。」又指了指那邊跪著的兩個少年男女。

大牛想起剛才看見的林飄雪清麗無雙的容顏,咚咚的心跳禁不住漏跳一拍,情不自禁地問道:「你們都是被朵鈴山莊趕出來的?」

榮慧卿點點頭,眉頭微皺。

大牛察覺到榮慧卿的不悅,忙從林飄雪那邊收回視線,笑著道:「看來他們也無家可歸了。這樣吧,你們暫時去我家住幾天,好嗎?」

他們現在確實是無家可歸,而且身無分文,就算馬上去賺銀子,也是來不及的。人生地不熟,總得先適應一下,了解了解這個府城永璋的情形再說。還有,自己的斷腿如果不好生將養,以後真的要是瘸了,可就划不來了。

榮慧卿馬上點頭,過後又覺得不妥,陪笑著問羅辰:「辰叔,我們先去大牛家裡住幾天好么?等……等我的腿傷好了,再做計較。」

羅辰冷著臉,本來想說「你去哪裡住,關我什麼事?」可是看見榮慧卿一臉依賴孺慕的表情,又覺得胸口悶悶的,板著面孔點點頭,「你也去問問那邊的兩個人,看看他們怎麼說。」

榮慧卿連聲應是,扶著牆角跳著腳往那邊挪過去。

大牛忙湊上去扶起她,問道:「你的腿怎麼啦?」

榮慧卿苦笑:「……被朵鈴夫人打斷了。」

大牛一個哆嗦,不敢再問,扶著她來到韋世元和林飄雪身邊。

「韋大哥、林姐姐,我碰到一個同鄉,邀請我們去他家住幾天。——你們跟我們一起去吧。這裡的事情,我們好好商議一下,你們看行不行?」榮慧卿問得小心翼翼。

她和林飄雪、韋世元在朵鈴山莊也算是過命的交情,在這個舉目無親的世上,榮慧卿下意識不想一個人待著。

韋世元偏頭看了看林飄雪。

林飄雪剛才吐過血,唇角還有一絲血絲沒有擦去,面孔雪白,雙眸無神,受了很大打擊的樣子。

現在還是正月里,冬日的深夜寒冷刺骨,如果他們真的執意要在這裡守夜,他們穿得衣裳都不夠,晚上肯定會凍僵的。——除非他們在這裡生火。可是這裡是坊市,點上香燭已經讓街坊側目了,再點一堆篝火,指不定那些先前同情他們的街坊都要出來干預了。

水火無情,大家都怕受池魚之殃。

韋世元就對林飄雪輕聲道:「飄雪,我們先跟著慧卿去她同鄉那裡住一晚上,明天準備好東西,再過來守夜,好不好?——或者,你要心裡過意不去,我在這裡給兩家人守夜,你身子弱,若是也待在這裡,累病了,以後可怎麼……為你家裡人報仇呢?」朵鈴夫人雖然死了,可是朵家族人還在,最厲害的朵家老祖也在。

林飄雪臉色肅然,沉默半晌,搖頭道:「韋大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是讓你幫我的家人守夜,我……」

韋世元打斷她的話,「飄雪,我們倆都是無父無母之人了。如果你願意,就嫁給我,你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

林飄雪面色微赧,垂下頭。

榮慧卿在旁邊看得著急,推了推林飄雪的肩膀,「林姐姐,你快答應啊!——快說,我願意!」居然比林飄雪還要著急。

林飄雪雖然心情悲愴,可還是被榮慧卿的樣子逗的笑了笑,微微點了兩下頭。

榮慧卿滿意地搖頭笑道:「太含蓄了,太含蓄了……」沒有感嘆完畢,突然覺得身子一輕,已經被人頭下腳上的又像扛包袱一樣扛了起來。

「別廢話了。趕緊走吧。天晚這裡就要宵禁了。」羅辰冷冰冰地道。

大牛連連點頭,過來一起招呼:「韋兄是嗎?我是曾大牛,跟慧卿是一個村子裡的,我家就在不遠的地方,你們跟我來,還趕得及吃晚飯。」十分熱忱。

韋世元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一下,起身帶著林飄雪一起跟在大牛後面,來到大牛和百卉住的院子。

本來韋世元和林飄雪以為榮慧卿的同鄉,住的大概是跟幾家人一起住的那種大雜院。

畢竟落神坡不是什麼富庶的村子,而且大牛衣著樸素,一臉憨厚的樣子,也不像是有錢的公子哥兒。

所以當他們看見那個青磚白牆,足足有四進的獨門獨院,還是愣了愣,站在門口不敢進去。

榮慧卿被羅辰扛著一路走到這裡,又覺得頭暈眼花,忍不住抗議道:「我不是包袱!不許再扛著我!」

羅辰斜睨她一眼,將她從肩頭放下,負手站在一旁看天不語。

大牛上前敲門。

大門吱呀一聲開了,一個艷媚的少年女子拉開大門,笑眯眯地道:「你怎麼這時候才回來?」正是百卉。

************************

晚上還有推薦票8400的加更。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