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6章代價

第36章代價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2-21 21:59  字數:2631

榮慧卿忙從羅辰手裡奪過小花,著急地道:「小花是花栗鼠,不是老鼠……」

小花將頭拱在榮慧卿的手心裡,撅著臀背對羅辰,胖胖的小身子瑟瑟發抖,似乎受到極大的驚嚇。

羅辰撣了撣衣衫,背過身去,看向已經被大火籠罩的朵鈴山莊,淡淡地問道:「還走不走?」

「當然要走。」榮慧卿看向東面的方向,「我們要去府城永璋。」

林飄雪笑著道:「我和韋大哥是在府城長大的,這一次一定要盡一盡地主之誼,請慧卿妹妹和羅大叔去我們家裡多住幾天。」

羅辰咳嗽一聲,似乎不喜歡聽見「羅大叔」這個稱呼,皺眉道:「那就走吧。」說著,看了榮慧卿一眼,「你等著。」就走進山莊對面的樹林里。

沒過多久,羅辰從樹林里出來,手裡拿著幾根柔韌的柳枝,蹲下身,半跪在榮慧卿面前,不容分說地將榮慧卿的斷腿拉過來,用手摸索著對好骨縫,然後用柳枝固定住,再用不知從哪裡抽出來的一根破布條子綁上。

榮慧卿疼得眼淚都出來了,不過知道是為她好,只得死死忍住。

「走吧,我背你。」羅辰幫好榮慧卿的斷腿,轉身背對著她蹲下來,又道:「不要把那隻老鼠帶到我背上。」

榮慧卿咬了咬唇,看看自己懷裡的小花,又看看羅辰寬厚的後背,一時躊躇起來。

林飄雪見狀,忙伸出手來,「把花栗鼠給我吧,我幫你抱著,一定不會丟。」

韋世元也看得出來,那隻花栗鼠不是一般的小動物,似乎已經通了人性。

榮慧卿將小花小心翼翼地放到林飄雪的手上,不好意思地道:「那就麻煩你了。」

四個人終於又重新上路,往府城永璋的方向行去。

朵鈴山莊的大火十分有眼色,只將朵鈴山莊燒得乾乾淨淨,山莊外面的山林綠地,倒是絲毫沒有波及。

榮慧卿伏在羅辰背上,回頭望去,只覺得恍若隔世,輕輕慨嘆一聲,在羅辰穩步行走的晃悠當中,沉沉睡去。

等榮慧卿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快到傍晚的時候。

「沒見過你這麼能睡的。不知道你是不是豬托生……」羅辰很不客氣的抱怨。

榮慧卿氣急,用力拍打羅辰的後背,「放我下去!」

「下去做什麼?你給我安分點,馬上就要進城了!」羅辰低吼道。

韋世元和林飄雪歸家心切,在前面走得飛快。

榮慧卿抬頭,看見一座青灰色的城牆出現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幾個兵卒模樣的人在城門口守衛,警惕的看著來來往往進出的人群。

羅辰輕輕舒一口氣,將背上的榮慧卿往上託了一托,快步跟上前面的韋世元和林飄雪,和他們一起走進府城永璋。

守城的守衛只是斜眼看了他們四人一眼。

韋世元和林飄雪都是少年人模樣,後面跟著的羅辰身材高大,大概是他們的親戚。羅辰身上背著一個更年少的女孩。

看起來就是正常的一家人。

守衛沒有阻攔,懶散地揮揮手,讓他們進去。

進城之後,韋世元和林飄雪走得更快。

離家半年了,他們倆都沒有想到,還有從朵鈴山莊那個鬼地方出來的一天。

「辰叔,前面就是我們家了。等到了家,我們就可以好好吃頓飯,洗個澡了。」林飄雪心情雀躍,說話的聲音都帶著笑。

羅辰笑了笑,卻是有些敏銳的發現,永璋的街道上,似乎多了些修真之人。

什麼時候,大楚國的修真之人,有這麼多了?

羅辰皺起眉頭,背著榮慧卿,跟在韋世元和林飄雪後面往他們家走去。

韋世元和林飄雪都是出自普通人家。

林飄雪家裡是做豆腐的,韋世元他們家是開小飯館的。

都在南城坊市居住。

可是當他們來到自己家門口的時候,都傻了眼。

只見那裡是一片斷屋殘垣,似乎已經荒廢許久。

林飄雪一下子呆住了,站在那裡愣愣地說不出話來。

韋世元也呆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馬上去找旁邊的鄰居問話。

那鄰居一見是韋世元,驚了半天,才拉著他的手看了又看,咋舌道:「世元,你真的是世元回來?——飄雪呢?跟你一起回來的嗎?你們不是去做神仙了嗎?」

朵鈴山莊被毀的消息,並沒有傳開。

韋世元苦笑,打斷那鄰居多嘴的話茬,問道:「請問我家和林家搬到哪裡去了?這裡的房子呢?」

那鄰居聽見韋世元的問話,忍不住抹起眼淚:「你們剛一走,你們兩家就遭了災。那天晚上,好大的火,遮天蔽日,將你們兩家燒得乾乾淨淨……」

韋世元心頭大慟,一手撐在門上,一手捂住胸口,嘶啞著嗓音問道:「……那我爹娘和弟妹們呢?」

那鄰居更是難受,「都死了……已經死了半年了……我們街坊鄰居湊了點銀子,請和尚在這裡做了法事,超度……」

……

那樣大的大火,居然只燒了韋世元和林飄雪兩人的家。四周的街坊鄰居一點都沒有涉及。

這就是朵鈴夫人的手段嗎?

韋世元煞白著臉來到林飄雪身邊,伸手握住她的肩膀,低聲道:「飄雪,以後,你跟著我過。」

林飄雪立時明白過來,一時覺得天旋地轉,嗓子眼裡覺得腥甜腥甜的,哇地一聲吐出一口淤血。

……

韋世元和林飄雪借了一點銀子,去附近的鋪子里買了香燭紙馬,擺在自己家被燒成廢墟的空地上,跪在那裡,決定要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