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章暗夜來襲

第2章暗夜來襲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4  字數:3950

榮慧卿走過來,好奇地蹲在榮大爺身邊,看著那個鮮血凝就的卦像符號,沉吟道:「坤上亘下,是第二十三卦——剝卦。卦辭有雲,剝者,不利有攸往。爻位在六二,剝床以辨,蔑貞,凶。」抬起頭看向榮老爺子,笑道:「爺爺,我說的對不對?」

榮老爺子心底更是一沉。鮮血滴在篾片上,還是「剝」卦,本來就是凶,又是自己兒子的血,這個凶,真是凶的不能再凶。——可是自己一家三口,早已經自斷前塵,跟往事一筆勾銷了。

在修真界,這樣做,就跟普通人重新投胎做人一樣。誰又會來追究你上輩子犯的事呢?哪怕是犯了彌天大罪,身死入黃泉,就連天也不會再追究。——應該不會是他們。

榮老爺子自失地一笑,再看那篾片上鮮血凝成的卦像,似乎又有不一樣。

因為鮮血是液體,是流動的。長長短短的血跡也在不斷順著篾片往下淌,慢慢地,卦像似乎又變了。

榮慧卿看見爺爺的神色變了一變,又高深莫測起來,有些莫名其妙,再順著爺爺的目光低頭往篾片上看過去,發現那卦像果然又有變化。

「咦?現在居然變成乾卦?!——乾上乾下,元亨利貞!」榮慧卿驚喜地叫道。

屋裡的三個大人心裡驟然輕鬆起來。

乾卦,可是了不得的大吉之卦。卜之於凡人,那就是帝王之卦。

只不過他們四個人是世外畸零之人,乾卦對他們來說,也就是一種解脫罷了。讓他們知道,雖然前途有艱難坎坷,但是一定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榮大娘柔聲道:「這下好了,爹可以放心了,相公也不用一直犯愁了。」

榮老爺子看了自己的兒子榮大爺一眼。

卻見他憨厚樸實的臉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伸手從旁邊的桌上端起茶杯,遞給他身邊的榮大娘,「娘子,喝點水。」

榮老爺子翻了個白眼,站起身撐了個懶腰,道:「天不早了,大家睡了吧。看這天發黃的厲害,明天會下大雪。」

榮大爺應了一聲,放下手裡編著的竹簍,幾步搶上前,幫榮老爺子掀開往內室去的帘子,笑著道:「爹早些歇著。我明兒早上去看看房頂的稻草是不是結實。如果真下了大雪,可不能像去年一樣壓塌了。」

榮老爺子嗯了一聲,回身對屋裡另一邊一坐一蹲的榮大娘和榮慧卿道:「你們也早些歇著。有事明天再說吧。」

榮大娘起身福了一福。

榮慧卿卻還是蹲在地上,看著那篾片上的卦像,喃喃地道:「爻位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有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要來了嗎?」

榮老爺子咳嗽一聲,「慧卿,別看了。血卦本來就不準。」

榮大爺窒了窒,想說什麼,張了張嘴,卻被榮老爺子的利眼看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榮慧卿「哦」了一聲,也懶得再看,站起身抱著榮大娘的胳膊撒嬌道:「娘,我困得很……」

榮大娘笑著攬了榮慧卿的肩膀,送她去她自己的屋子裡歇著。

他們走了之後,這個血卦最後凝結起來,從乾卦,變成了坤卦。

坤者,元亨,利牝馬之貞。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本是吉卦。可是這一個坤卦,爻位在上六。

爻辭云: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低矮的茅屋裡面,昏黃的燈光突然跳了兩跳,似乎有一陣風從大門底下的縫隙里吹了進來,那篾片上的血卦像,沒過多久,就如同清晨的露珠被朝陽蒸發一樣,悄沒聲息地從篾片上消失,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

夜已深,安靜的村莊里,突然響起了幾聲狗吠,將村口幾戶人家都吵醒了。

他們這個落神坡,與世隔絕地厲害。就算到最近的府城永璋城,也要翻過七座大山,淌過七條小河,走上七天七夜,才能走到人煙稠密,富庶繁榮的府城。

這麼晚了,怎麼會有狗吠聲?

屋裡陸續亮起油燈,似乎有人起身,來到屋前,推開了屋門,往外面張頭張腦地看了出去。

一個男人的聲音埋怨道:「別看了,肯定是落神山上的那些野物跑下山了。最近也不知道犯什麼邪,大大小小的野物們都瘋了一樣往山下跑。隔壁張家在山上設的那些捕獸夾,一天要換好幾次,次次都是抓得各種肥的流油的山豬獾子……」嘀嘀咕咕地不肯從床上起來。

落神坡的房子低矮狹窄。

來到屋門口張望的女人聽見男人的埋怨,嘻嘻一笑,就將門窗掩好,吹熄油燈,回到床上睡下,對她男人嗔道:「你要眼紅,也去裝幾個捕獸夾。等開春了,咱們拿著皮毛到府城去賣,也能換幾尺紅布,給妞妞做嫁妝。」

男人「嗯」了一聲。

村子裡又安靜下來。

黑暗中,一群騎著高頭大馬的黑衣人,像是從平地里突然冒出來一樣,站在了村口前面的高地之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個黑黢黢寂靜的小山村。

當先一個披著玄色貂裘的黑衣男子,從玄色風帽中抬起頭,映著瑩白的月光,露出一張面如冠玉的絕色面龐,長眉入鬢,雙眸細長,眼尾往上微微一翹,在濃密黑長的睫毛掩映之下,憑添幾分殺氣。

他伸出一隻胳膊,指著村子裡中間的一座小房子,淡淡地道:「就是那裡,離三震二。」

後面的黑衣人都明白那人說的是房屋的方位,有八個人翻身下馬,對那男人躬身行禮,然後一言不發,就往那座小屋的方向飛奔過去。

那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