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59章美人想入非非

第0859章美人想入非非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4-11 02:39  字數:8570

聽著曹茹詩那清脆撩人的春音,王小兵欲血沸騰。

如今,在練琴室里,沒有其他人來打擾,只要把曹茹詩的欲`火撩撥起來,多半就可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想到今晚可以得到她的處女之身,他感到特別興奮。

於是,控制著三昧真火下移。

轉眼間,便到了她的美`臀,為了確保她真的是有翅膀形的胎記,於是再次窺視一次。

確認之後,便控制中級三昧真火在她的胯下用心地愛撫起來,為了使她來性趣,他把自己的渾身解數都使出來了。

大約十分鐘之後,曹茹詩俏臉紅暈飛舞了。

看著她胸前兩隻大白兔正在急促地起伏著,他便知道她的性趣非常之高了。

以他的經驗來看,只要再撩撥撩撥她,估計就能成功了。他興奮得有點渾身發癢了,只想立刻扒掉她的褲子與內褲,與她鍛煉身體。

「小兵,我下面也酥麻啊!」曹茹詩嬌呼起來。

「是不是感覺到有東西在震動呢?」他忍住笑,以萬分關懷的口吻問道。

「是啊,像是兩隻手在那裡摸我,怎麼會這樣呢?是不是出問題了呢?」她快坐不穩了,嬌軀亂顫。

聞言,他感到機會成熟了。

於是,一本正經道:「哦,可能是出了點小問題。」

「啊~,是什麼問題呢?怎麼辦好呢?」她平時極少說話的,但現在被愛撫得實在是受不了,情急之下,便開口問了。

「可能是震蕩過度了。」他故伎重施道。

「什麼是震蕩過度呢?解釋一下,好嗎?」她俏臉像是水蜜`桃一樣,使人想咬一口。

「其實是這樣的,因為我內功在你體內排毒時,有可能會使你的經脈產生共振,如果共振範圍在正常額度,那就沒事,要是共振過度,就可能使肌肉壞死。」他以專家的口吻解釋道。

曹茹詩嚇得睜大了美眸。

看著自己的嚇唬起了作用,王小兵暗暗歡喜。

「茹詩,沒事的,我有一套家傳的按摩手法可以使你的那裡恢復正常。」他灼灼的目光落在她那不停聳動的酥胸上,正經道。

「啊~,不~」她嬌羞地搖頭道。

「茹詩,如果不治療的話,那你下面就有可能出問題。」他呼吸有些急促道。

「我不~,還有其它什麼方法嗎?」畢竟她是黃花閨女,對於下面那一點看得非常重,頗為羞窘道。

「沒有了,只有這一種方法。」他想不到她如此倔強。

她只是著急,卻不答應。

就在這時,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茹詩,你在幹什麼?」

這分明是劉姐的話音,想不到在這關鍵時刻她回來了,王小兵頗為失望,連忙道:「劉姐,我在給茹詩排毒。」

說著,便走過去打開練琴室的門。

劉姐見到小女兒盤膝坐在地下,便也信了,走進來,道:「那也給我排排毒吧。」

「沒問題,我現在再給茹詩排一下毒就行了。三分鐘之後給你排毒。」王小兵心裡暗暗咒罵劉姐回來得真是時候,居然壞了自己的好事。

如今,想再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那已沒什麼可能了。

是以,只好正正經經給她排完毒。

隨後,便又給劉姐排毒,花了七分鐘左右,便完工。

等她們母女倆洗完澡回到客廳里,王小兵已抽了兩支煙了,他想等劉姐出來,便向她告辭回華龍縣的,但忽然心中靈光一閃,覺得晚上去探一探霍少東的家也不錯,說不定能在那裡見到那廝也未可知。

於是,等到劉姐問「你今晚不如在這裡過一夜」時,他便欣然同意了。

隨後,便說要出去買點東西,駕駛著車子去了。

離開了曹家之後,王小兵開著桑塔納朝霍少東的別墅馳去,他去過那裡,記得怎麼走。

快要到飛翼山莊的時候,他便將車子停在了半里之外,然後借著夜色朝前走,這一帶住的都是富有人家,所以保安巡邏非常嚴密。

悄悄地,他小心翼翼地摸到了飛翼山莊的圍牆外。

圍牆不算高,但也有二米左右,而且上面似乎安裝著鐵絲網,估計有電。

繞著圍牆走了半圈,憑藉著記憶,王小兵走到了樹木比較密的那邊圍牆,然後退後十數步,再來一個助跑起跳,「嗖」地一聲,便凌空而起,躍了過去。

落地時,正好是落在一顆橡樹旁。

他慶幸霍家沒有養狼狗,不然倒是比較麻煩。

站在橡樹旁,看著數十米之外的那棟複合式的別墅,王小兵感到有點詭異,因為別墅漆黑一片,居然沒有看到燈光。

「霍家的人這麼早就睡了?」

心裡湧起疑問的同時,抬手看了看勞力士,彼時還不到晚上九點。

想了想,猜測霍家的人可能是出去會朋友了,於是,便借著夜色的掩護,悄悄地接近別墅,沿著牆根繞到別墅後面,忽然發現二樓的一間房間有燈光透出來。

「會是誰在那裡呢?」

帶著這個疑問,王小兵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如果想上二樓,必須要沿著那條排污管上去,然後用腳頂住牆柱,就可透過窗戶察看裡面的情況。

他沒有做過偷雞摸狗的事情,所以如今心裡有些緊張。

但想到既然已來到這裡了,如果不上去看看,那倒是浪費了一次機會。

霍少東會在家裡嗎?王小兵自問一句,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覺得要上去看看才行。於是,吐了一口口水在手裡,搓了搓手掌,便攀著排污管往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