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58章快要得到她了

第0858章快要得到她了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4-09 21:09  字數:3777

下了車,回到自己的車子上,王小兵還處於沉思之中。

「老公,怎麼了,他傷了你嗎?」當時,曹致兒自己坐在車裡,提心弔膽的,怕王小兵出事。

畢竟,與那個擁有邪惡傳說的長毛在一起,實在使人難以放心,說不定坐著坐著,就遭到對方的毒手,那也未可知。

是以,在王小兵還沒回來之前,曹致兒都提著一顆心等待。

如今,見王小兵回來了,但感覺他有點過於沉默,便摩挲他的腦袋,生怕他中了對方的陰招。

「沒事,我們回去吧。」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發動車子,道。

他與長毛是往相反的方面而去。

「你們談些什麼呢?」曹致兒非常好奇地問道。

「說來你可能不信,其實我們沒有談什麼,他幾乎不肯幫忙,最後可能覺得面子重要,才答應幫我查霍少東的下落。」王小兵無奈笑道。

他也不知是該高興好還是不快好。

從種種跡象來看,長毛明顯與神秘人有關係。

換言之,長毛與神秘人是一夥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叫他去查霍少東的下落,那有可能嗎?

王小兵猜測長毛會設陷阱來裝自己,將自己滅掉。

想到這裡,周身不舒服。

還有一個問題,他也非常關注,那就是神秘人與南夏市多少黑幫有關係?

照如今的情形來看,神秘人在南夏市的勢力頗大,當然是指在黑道方面,估計比太子還要強得多。

如此一來,自己還敢查神秘人嗎?

或者長毛說得對,越是想查清神秘人的底細,就會死得越早。

那麼該相信長毛的話嗎?王小兵都有點迷茫了。他感到事情越來越複雜,越來越蹊蹺,在這裡面,可能包藏著一個驚天動地的大陰謀。

他暗下決心,如果神秘人不與天使有關,那就算了。

不然,將查到底。

如今,已托長毛去查霍少東的事情,王小兵只有等待了。

他最為迫切想做的事,就是把曹茹詩的處女之身得到,畢竟拖多一天就多一分風險,只有先把她收歸囊中,才比較安心。

在前往曹家的路上,他開動腦筋,尋找解決的辦法。

在得到了曹致兒身心的情況下,並沒有表明可以藉此來得到曹茹詩,要是公開了關係,倒會影響得到曹茹詩的計劃。

是以,王小兵叮囑道:「老婆,待會到家了,先別把我倆的關係說出去,等我把霍少東的事情查清楚之後,再慢慢地讓劉姐知道,好嗎?」

「好吧。」她頗為不情願道。

一個鐘頭之後,便回到了曹家,彼時,已是晚上七點多鐘了。

劉姐出去會朋友了,而曹茹詩在家,王小兵覺得這是一次不錯的機會,只要把握得好,那就極有可能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

進了客廳之後,他笑道:「你妹妹鋼琴彈得怎麼樣?」

「還不錯。」曹致兒心情頗好。

「她一個人在房間里,對她的自閉症不會有好處的,不如我們做觀眾,去聽她彈琴,怎麼樣?」王小兵關心道。

「哦,我先去問問她,看她願不願意再說。」曹致兒便上樓去了。

王小兵坐在沙發上,品著香茗。

因為瑣事纏身,他思緒翻騰,闔上眼瞼,一幕幕片斷便會掠過腦際。

以前從來未曾想過會遇到這麼多麻煩的,一件接一件,使人目不暇接,他好想清閑幾天,但卻做不到。

現在只剩下不到三年的生命,每一分鐘都極為寶貴。

他只想將生命延長。

如今,要是有機會把曹致兒支開,單獨與曹茹詩相處,或者就能如願以償了。

問題就在於,怎麼才能支開曹致兒呢?自從她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滋潤之後,對他特別情深,只黏著他,不願到哪裡去。

想來想去,他覺得只有把她送上**,讓她熟睡,那就不影響自己的計劃。

於是,他等她下來。

約莫五分鐘之後,曹致兒便下到了客廳。

「我妹同意了,走吧,你對鋼琴也感興趣嗎?」她換了一套休閑服,更顯性感了,朝他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嬌聲道。

「哈哈,有興趣。」他笑著跟她上了樓。

轉眼間,便進入了練琴室。

曹茹詩已坐在黑色的大鋼琴前面了,準備彈奏。

看著文靜而嫻雅的曹茹詩,王小兵真想走過去,然後對她說:「你是天使,而我可以讓你記起前生的記憶,來吧,我們到床上去。」

不過,想到這樣說了,非但不會使她相信,反而會把自己看成色狼,他只好忍了。

王小兵與曹致兒坐下之後,曹茹詩就開始彈起來。

只聽到清脆如珍珠落盤的琴音響起,一會急促,一會舒緩,一會激昂,一會低鳴,但王小兵不知是什麼曲子。

他耳朵聽著琴聲,腦子卻在想著要儘快將曹致兒支開才行,不然,等到劉姐回來,那又沒機會下手了。是以,他悄悄地用手去愛撫曹致兒柔滑的脊背。

曹致兒俏臉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不知不覺間,曹茹詩便彈完了一曲,她轉過頭來,掃視一眼王小兵與曹致兒。

「好聽!這是我長這麼大聽到過最好聽的音樂!」王小兵站起來鼓掌,其實,他根本不懂音樂,只是出於禮貌,奉承一番而已。

曹茹詩露出淡淡的笑意。

「反正今晚有空,我給你們排排毒吧。」他熱情道。

「咦,你不是說不能頻繁排毒嗎?說會傷著經脈的。」曹致兒記起他說的話,好奇地盯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