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50章在她體內震蕩

第0850章在她體內震蕩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4-06 03:13  字數:3753

墨鏡男的話,王小兵也相信。レ&spadesレ

因為他自己就算是一個老大,而下面的人是不常見到他的。

這樣一來,他就不能確定龜哥今天是不是與神秘人在一起,如果自己去找龜哥,不遇到神秘人還好,不然,則是有去無回的局面。

如今,自己還被牽涉在一件綁架案里,也是頗麻煩的事情。

如果不能處理好這件棘手之事,那以後自己就背著這個黑鍋,日子會很難過。

他現在想要做的便是,其一,查清霍少東到底是不是被綁架了,其二,去找龜哥,看能不能知道神秘人的底細。

只要知彼知己,那才有取勝的可能。

不然,自己永遠在明處,而對方在暗處,不論怎麼說,都是自己吃虧的。

因為自己的嫌疑最大,如果沒有人到公`安系統去疏通一下關係,到時自己還是要被請到警局裡喝茶,那就沒機會查清這件詭異的事情了。

而他覺得如果曹家肯幫自己,那多半可使自己的取保候審不會被人為終結。

是以,他打算去見劉姐。

至於怎麼才能說服劉姐,他現在還沒有好法子。

此時,他只想先去找龜哥,如果能查出神秘人的身份,那倒是一件使人興奮的事情。他也極想知道神秘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於是,他又問墨鏡男:「除了你們之外,還有沒有人在暗處跟著你們?」

「沒有。」墨鏡男的眼神在閃爍不定。

王小兵算是個觀察比較入微的人,從對方眼神那細微的變化里,便能覺察出墨鏡男在說謊。

「事不過三,剛才你已說過一次謊,現在第二次,最後給你一次機會!」王小兵眼神越來越凌厲,冷冷地盯著墨鏡男,道。

墨鏡男打了個哆嗦。

隨後,他便驚恐道:「有。」

「算你識趣,要不然,我就要你聽聽你自己脖子斷的聲音是怎麼樣的。」王小兵冷笑道:「他們在哪裡?」

「這個我不清楚,可能在麵包車的周圍。」墨鏡男道。

本來,王小兵想要去找龜哥探查神秘人的,如今看來,龜哥會提前做好準備,如果自果自己還要去,那多半極為危險。由於已知道龜哥這個人,所以以後去找他也可以的,並不用急在一時。

是以,他決定還是先去找劉姐。

把四個強壯男子打暈之後,王小兵才離開公共廁所。

在街上攔下一輛的士,告訴司機地址,便朝曹家而去。約莫二十五分鐘之後,便到了曹家。

劉姐不在家,僕人說她出去辦事了。

她的丈夫曹強在外出差,而曹致兒也出去玩了,只有曹茹詩在家。王小兵暗忖機會來了,如果把握得好,那就可把曹茹詩的處女之身得到。

於是,便要見曹茹詩。

僕人去了一會,便把曹茹詩請來了。

在客廳里,王小兵感覺難以下手,如果是在她的房間里,那成功的機率比較大,不過有一個問題,假如真的與她發生了關係,那需要她保密,不然,自己有可能受到曹家的敵視。

「茹詩小姐,這是送給你的美容丸。」王小兵把禮物奉上。

曹茹詩微微一笑,接過了小瓷瓶。

因為她有自閉症,是以,不太喜歡說話,王小兵也不知跟她說什麼才好。

看著她酥胸那片水嫩雪白的肌膚,他就能幻想出她雙峰必定誘人之極,想到她是自己要睡的人,心裡既興奮又惆悵。

興奮的是她是屬於自己的。

惆悵的是只要一天還沒睡她,都擔心她被別的男子破處。

如今,家裡只有她一人,要是不抓住機會,那又不知要等到牛年馬月才可得到這麼好的良機了。

「茹詩小姐,你能不能彈首鋼琴曲給我聽呢?」他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問道。

「我彈的不好聽。」她搖頭輕聲道。

「就彈一首給我聽,怎麼樣?」他是酒翁之意不在於酒。

可是,曹茹詩卻不肯,他也沒辦法,本來,他想跟她進入練琴室,在那裡單獨相處,一旦有機會,就可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不會被人輕易發現。

在客廳里就不同了,有僕人出出入入,不能鍛煉身體。

這時,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

接通之後,聽出是劉姐打來的:「小兵,你被人保釋出來了?」

「說來話長,我現在在你的家裡,等你回來,我們再詳談。」王小兵感覺事情越來越複雜,稍有不慎,都會被幹掉。

掛了電話之後,又尋話題與曹茹詩聊天,不過,她終究是沉默的時間多,說話的時間少。

或者當她自己真正想說話的時候,才會很自然地說。

他知道她是心理有些障礙,不想與人交流,這樣就比較麻煩了,如果她自閉起來,那自己都難以與她快速建立起深厚的情感。

時間不等人,三年內,要找到四位天使,那可不簡單。

如今,找到了一位,要是不能在半年內征服她,得到她的處女之身,那以後恐怕都沒那麼多時間花在她的身上。

三年時間,其實很短的。他暗忖要改變一下策略才行,老是鑽牛角尖,縱使成功,也要消耗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只有找到最合理的方法,才能事半功倍。

不久,劉姐回來了。

王小兵想先把劉姐征服,只要獲得了她的支持,那就容易得到曹茹詩了。

是以,當他見到劉姐之後,便道:「劉姐,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想單獨跟你說一說,有隔音效果比較好的房間嗎?」

「跟我來。」劉姐想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