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42章虜獲她的身心

第0842章虜獲她的身心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4-02 06:08  字數:3692

按玉墜原來的主人所說,跟四位天使結合之後,就可得到前生的所有記憶。

當然,王小兵沒有前生的記憶,但他會得到她們的記憶,他猜測,玉墜的原來主人肯定是還有一件什麼重要的事情或一個心愿沒有完成,要借自己的力量去實現。

如果是小事,王小兵願意幫忙。

萬一是要犧牲自己才能完成的任務,他真的不想去做。

但如今自己被套住了,只得按照玉墜原來主人的意思行事,他也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或許能安然無恙也未可知。

那都是比較長遠的事情。

眼下,他最為迫切的便是先把曹茹詩的處女之身得到。

然後,再把另外三位天使找出來,把她們的處女之身也得到,這樣,就算完成了一部分任務。

為什麼說只完成一部分任務呢?

那是因為王小兵覺得玉墜的原來主人在四位天使的記憶里儲存了有要自己去做的事情。

是以,假如真的找到了四位天使,並且得到了她們的處女之身,到時再看看玉墜原來主人要自己幫忙的是什麼事,能幫則幫,不能幫則算了。

從曹家到飛翼山莊,只需二十分鐘車程。

不過,卻沒有見到霍少東,三人只好打道回府,路上,王小兵道:「致兒,以後要小心霍少東,最好不要讓他接近你妹妹了,我想他有可能會做出很危險的事情。」

「這個我知道,他敢來的話,我會狠狠教訓他的。」曹致兒明顯比較聽王小兵的話。

「我就擔心他會對付你們。」王小兵關懷道。

「如果他敢對我的好姐妹下手,我絕對會要他的狗命。」周凱發誓道。

「反正少與他接觸比較好,我覺得他比較小氣,容易吃醋,隨時都有可能心理變態報復人的。」王小兵只想讓曹家討厭霍少東。

三人聊著,不知不覺回到了曹家。

令王小兵微吃一驚的是,霍少東居然已在曹家了。

見到王小兵,霍少東可能已被劉姐詢問過了,是以,連忙關切道:「王先生,聽說你被人襲擊了?」

「是。」王小兵發現對方?對方神色自如。

「少東,我問你,那些戴面具的人是不是你請來的?」曹致兒微慍道。

「不是,你們怎麼會這樣想呢?我與王先生無怨無仇,不可能會找人來對付他,你們說對嗎?」霍少東聲情並茂道。

王小兵覺得,如果霍少東撒謊能做到這種自然的神態,那心理素質頗好。

「聽說你認識那些戴面具的人。」周凱冷道。

「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確實是認識他們之中的一人,有一次在酒吧喝酒,我跟人打架,那人幫了我,我們才成為了朋友。」霍少東不假思索道。

「真的不是你叫他們來對付小兵的?」劉姐問道。

「我敢發誓,我沒有那樣做。這樣吧,我幫忙打聽一下,看誰請他們對付王先生的。」霍少東熱情道。

至此,眾人也不好意思責備他了,畢竟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如果再說他是幕後指使者,那倒好像太不近人情了。

「那你打聽到結果之後,立刻告訴我們。」曹致兒叮囑道。

「一定。不過,我也不敢打包票,我那個朋友只是個小人物,可能不知道是誰要他們對付王先生的。」霍少東留了個台階給自己下。

王小兵倒不在乎是誰要對付自己。

如今,他最想做的就是要保護好曹茹詩,不能讓別的男子奪走她的處女之身。

一旦失敗了,那自己就不用再找另外三位天使了,看似省去了許多工夫,不過,自己也只剩下三年生命了。說得確切些,並不足三年的命了。

看形勢,霍少東還會繼續來曹家。

怎麼樣才能保證曹茹詩不會被霍少東奪去處子之身呢?

這是一個未知數。雖然說曹茹詩對霍少東不怎麼感興趣,可是,霍少東萬一採取霸王強上弓的手段,那就有可能得到曹茹詩的身子。

要是發生了那種情況,就是把霍少東碎屍萬段,也不能挽回損失了。

為了自己將來,王小兵要杜絕這種事情發生。

但一時之間,他也沒有想出好方法使曹家討厭霍少東,他感到焦急。

「既然這樣,那不如你現在把你那位朋友叫出來,我們當面問他,怎麼樣?」曹致兒想了想,道。

「我聯繫不到他,他有時會在酒吧那裡,要碰到他,才問得到。」霍少東道。

王小兵發現霍少東的眼神有些閃爍。

一般來說,當人說謊的時候,才會有那種飄忽不定的眼神。

是以,他感覺到霍少東應該是在說謊,可是,沒有其它證據證明那些戴面具的歹徒是霍少東請來的,單憑說觀察眼神判斷對方撒謊,那沒有說服力。

忽然之間,王小兵感到危險依然存在。

假如霍少東真是幕後黑手,那他就有可能再次找人來對付自己。想到這裡,王小兵微感緊張。

在霍少東離開曹家之前,自己就要先離開,這樣,對方就沒有時間叫人來行兇。但還沒有找到辦法來保證曹茹詩的安全,王小兵又不願意離開。

他真想在曹家住下來。

不過,劉姐又沒有要留自己在這裡住的意思。

因此,王小兵感到頗為惆悵,畢竟自己的生命與曹茹詩捆綁在一起了,不關注她都不行。

他暗暗祈禱,希望上天發一個焦雷,劈在霍少東的腦袋上,那就好了。

這個念頭雖有點邪惡,但他也是迫不得已才會這樣想的,換了誰,都會有類似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