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37章尋計進入美人房間

第0837章尋計進入美人房間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30 09:06  字數:8546

王小兵是東興中學的風雲人物,女生見了他,都會有意或無意地賣笑,目的就是吸引他的眼球。

不過,他已採過不少鮮花,對於這些綠葉,他不想下手,畢竟,他是凡人的血肉之軀,精力有限的,不可能把喜歡自己的女人都上一遍,如果是在諾亞方舟那年代,他願意獻種,使她們都享受到自己賜與的**,從而增加人口。

如今,他不須多播種,只追求自己喜歡的便行。

楊小葉在他的眼裡,算是美人,只是身子還不夠豐滿,略欠女人誘人的味道。

不過,再過兩三年,她就會出落成使男生愛之不盡的美人了,到那時,王小兵已畢業了。

「是啊,你的球技很好。」他贊道。

「咯咯,那讓我來跟你打一局吧。」楊小葉歡喜道。

於是,她便借了一副球拍過來,遞給王小兵,然後跟他切磋起來,別看她身子比較單薄,一旦跑動起來,也頗為敏捷。

王小兵平時少玩羽毛球,是以,技術不足。

一局下來,他輸了。

「咯咯,兵哥,你讓我的吧?」楊小葉歡笑道。

「沒有,你真是羽毛球高手,我贏不了你,輸得心服口服。」王小兵正在想著怎麼問她臀部是否有翅膀胎記這件事。

「我不信~」她嬌聲道。

「小葉,我想跟你說一件事,走吧,我們到那邊說。」他鼓足了勇氣,道。

「好啊,等一會,我把球拍先還給她們。」說著,她拿著球拍,蹦蹦跳跳地還給別人了。

隨後,她便跟著王小兵走到操場的單杠處。

不過,那裡也有人。

王小兵只好帶著她到教學樓的樓梯間。

站在三樓的樓梯間處,王小兵瞥了一眼楊小葉胸前兩朵含苞待放的蓓蕾,嘴角一咧,露出一抹曖昧的笑意,道:「小葉,近來學習忙嗎?」

在要問出重磅問題的時候,他得先作一番鋪墊。

「一般般吧,剛開學不久,不是很忙的。」楊小葉水靈靈的黑眸子含情脈脈瞟了他幾眼,稚聲道。

「哦,哈哈,確實是這樣。呃,你的……,哈哈,你好像長高了一些啊。」他本來想問出來的,但話到邊嘴,又咽了回去,只得再聊閑聊閑再說。

「是啊,高了一厘米,你怎麼看出的呢?」她眨著可愛的眸子,嬌聲道。

「哈哈,我一直有留意你。」他笑道。

聞言,楊小葉那稚嫩的俏臉悄悄地浮上了兩朵淡淡的幸福紅暈。

「兵哥,讓我們在一起,好嗎?我喜歡你。」她羞答答地瞟了他一眼,目光下垂,盯著自己的鞋尖來看。

「小葉,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嗎?哈哈。」他朗笑道。

「嗯~,我是說要做你的女朋友,可以嗎?人家每晚都想你。」她柔聲表白道。

他早就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自從有實力挑戰白光偉之後,在東興中學裡,他便是許多女生的白馬王子了。

楊小葉算美女,他百分百承認。

對於美女,他向來是頗為喜歡的。不過,他與楊小葉之間,雖有愛情,但更重於友情。

在現階段來說,友情佔六成,愛情佔四成,所以,他一般會將她看成自己的妹妹,不想占她的便宜。

哥哥與妹妹,那也是可以成為情侶的。

因為兩人不是血緣上的兄妹,只是從交情來看,情比兄妹而已。

「小葉,這樣吧,如果過了這個學期,你還是那麼愛我,那就自動升級做我的女朋友,怎麼樣?」王小兵也不想當面拒絕她,想了想,道。

「真的?太好了!」她拍掌歡呼道。

看她那副興奮之極的樣子,倒比買彩票中了五百萬大獎還要更高興。

可見情愛這東西,實在是非常奇妙的,為了愛,可以斷頭都毫不在乎,為了愛,也可以恨到山高海深。

「哈哈,到那時,你可能已經另有所愛的人了。」他還在繼續凝聚勇氣。

畢竟要問那種頗為尷尬的話,那並不容易出口。

「兵哥,我這一輩子就嫁給你,不會愛其他男生,兵哥,你就是我的唯一。」她斬釘截鐵道。

聞言,王小兵心裡頗為幸福,如果她以後也還是這麼喜歡自己,那倒不能辜負她,要好好地愛她,讓她也領教一下自己不世出老二的強大威力。

「小葉,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他下定決心問一下。

「可以啊。」她爽快道。

「咳咳,好。」他清了清嗓子,「呃,是這樣的,我近來想寫一篇關於人的胎記的文章,你有胎記嗎?」

「有啊。」她眨了眨清澈的明眸,嬌聲道。

王小兵一陣興奮,暗忖要真是她就是天使的話,那必然要好好地愛她。

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稍為平靜下來,接著問道:「小葉,那我準備以你為藍本,寫一篇文章。」

「咯咯,兵哥,你真有才華!」楊小葉誇獎道。

「哈哈,小意思啦。小葉,我可以問一下,你的胎記在哪裡嗎?」他向她進一步了解。

「哦,兵哥,那胎記在我屁股那裡了,你可別告訴別人,我會害羞的,好嗎?」她水嫩的俏臉越來越紅了,忸怩之色也更濃了,蚊聲道。

「在屁股啊?好!」他興奮道。

她緊抿著薄潤的紅唇,美眸里流露出來的嬌羞之色,而辰邊泛著的卻是幸福的笑意。

「小葉,我可不可以問一下你,你那個胎記是什麼形狀的呢?」他掃視一圈,見沒有學生上下樓梯,便繼續問道。

「我也不知道,好像不怎麼規則的。」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