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26章美女邀請他

第0826章美女邀請他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26 09:18  字數:3783

關之韻想要離開太子,與王小兵在一起生活。

不過,她也清楚,一旦這麼做了,除非是行狗屎運了,居然沒有讓太子知道自己與王小兵有一腿,那或許不會有事。

但雞蛋這麼密都能孵出小雞,世上沒有事情是絕對秘密的,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何況,她也還在華龍縣裡生活,那就必然有一天會被太子知道與王小兵相好的事情。

如此一來,估計就是自己的末日了。

因為實在太危險了,是以,她才不敢做出魯莽的舉動。

王小兵已向她承諾過了,說一定會將她從太子的身邊帶走,她雖不是很相信他的話,但除了相信他之外,確實也沒什麼可做。

至少,他能給自己這樣一個諾言,那也算不錯了。

換了其他人,恐怕連諾言也不敢給。

畢竟太子不是一般的小混混,而是有頭有臉的黑道老大,大到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步。

如今,她的妹妹被王小兵征服了,她倒感到這是一件好事,姐妹倆一起服侍王小兵,比一起服侍太子要強,至少,在王小兵面前活得有尊嚴,而在太子面前,活得像一條狗。

誰不想活得有尊嚴呢?

是以,她愛王小兵,討厭太子,極想揍太子。

當然,她只是想一想而已,還不敢表露出自己對太子的不滿,不然,惹來的絕對就是暴打或者被滅掉。

太子走進卧室的時候,王小兵聽到有腳步聲,心裡咕咚咕咚亂跳著。

幸好這個大衣櫃夠大,在外面看不出裡面有人。

關之韻從廚房裡打水出來,想燒開水給太子泡茶,當見到太子進了卧室,她嚇了一大跳,手中的茶壺差點脫手掉在地上。

愣了兩三秒,她才連忙將茶壺放在矮几上,快步追進了卧室,見到太子正在走向大衣櫃,更是嚇得渾身哆嗦,嬌聲道:「太子,想要換衣服嗎?」

「是。」太子朝大衣櫃走過來。

藏在大衣櫃里的王小兵暗吃一驚,如果太子打開了衣櫃,那必然會見到自己。

是以,他頗為緊張,暗忖可能真的要與太子作一番生死搏鬥了,便?,便深深吸了一口氣,做好驟然出手的準備,看能不能先發制人。

但想到太子身手了得,動起手來,自己還是吃虧,不禁有些惴惴不安。

「你坐著,我幫你拿,你要穿哪套衣服呢?」關之韻連忙走了過來,攔在太子前面,非常熱情道。

太子微微頷首,便坐在了床沿。

聽到關之韻要來取衣服,王小兵又安心了些許,手心裡已出了頗多的汗。

一顆心怦怦直跳的關之韻把茶壺放在梳妝台上,然後走到大衣櫃前,緩緩打開了櫃門,第一眼便見到王小兵的雙眼,不禁打了個冷戰。

畢竟太子面對著這邊。

王小兵連忙向她使了個眼色,要她鎮定。

幸好關之韻沒有崩潰,不然,就出大事了,她麻利地拿出一套休閑服,隨後便把大衣櫃的門關上了。

這時,王小兵才鬆了一口氣。

但太子還在卧室里,自己只要沒有離開這裡,都還沒有擺脫危險。

聽著關之韻在侍候太子穿衣服,王小兵閉著眼睛,暗暗祈禱,希望太子早些離開這裡,這樣就不會耽誤自己去見莫盈盈。

「咦,這床單怎麼這麼濕啊?」太子突然問道。

王小兵暗道一聲不妙。

剛才,與關氏姐妹兩人做了數番激情大戰,床單沾了不少她們的泉水。

作為過來人,太子不可能看不出那些泉水的痕迹代表什麼,他只是還沒有猜到房間里有其他男人而已。

關之韻俏臉紅通通的,嬌羞之極。

見她微垂著腦袋,太子的聲音嚴厲了些許:「怎麼不說話?」

「哦,太子,我……」她也正在想對策,「我跟妹妹在床上嬉戲,應該是汗把床單弄濕了。」

「汗?」太子又瞥了一眼那些泉水痕迹,冷哼道。

「太子,我出去給你泡茶。」關之韻害怕自己堅持不住,萬一驚慌過頭,那就麻煩了。

「想不到你們女人之間也喜歡搞這個,這叫搞基,我只聽說過男人會搞這個,你們女人也搞,真是讓我吃驚。」太子冷笑道。

聽他這麼說,王小兵倒是鬆了一身。

關之韻也只好默認。

「以後別搞這個了。」太子淡淡道:「如果你妹想玩玩,其實找個男人,比如找我都可以啊。」

「哦,沒有啦,她不想玩的,只是我今天很有空,而她又正好來這裡,我才叫她來演一下戲,取個樂子而已。」關之韻不敢迎視太子嘲弄的目光。

「哼,你也該收斂些了。」太子悶哼道。

「以後不敢了。」她輕聲道。

此時,關之韻只在想如何才能叫太子出客廳,不然,萬一他自己打開了大衣櫃,那就會發現王小兵。

太子見她拿著茶壺站在那裡,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哦,沒有。」她怯怯地走出了卧室。

她也清楚,如果表現得太著痕迹,那反而會使太子起疑的,是以,她只好聽天由命了。

聽到關之韻走出了卧室,王小兵又微微緊張起來,擔心太子來開大衣櫃的門,那就要跟對方硬拚了。他豎起了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

轉眼間,關之韻又走進了卧室。

「太子,不如我們出去看電視吧。」她邀請道。

「你先出去,我要打個電話,不要來打擾我。」太子聲音沒有絲毫的感情,冰冰冷冷的,命令道。

「知道了。」關之韻便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