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20章談情說愛

第0820章談情說愛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22 02:16  字數:3747

王小兵摟著黑寡婦溫潤的身子,能感受到她在講述太子時身子在輕微地震顫。

「老婆,那你有沒有打聽出是什麼人給了太子那種特別的能力的呢?」他對於一些神奇的事情能接受,畢竟自己就擁有玉墜與《丹經》。

「不知道。」黑寡婦搖頭道。

聞言,王小兵又一次失望了,如果知道了是哪位高人指點太子蛻變的,那自己也去拜師,或許能超越太子。

黑寡婦用臉蛋輕輕地摩挲王小兵的脖子,柔聲道:「雖不知道是什麼人傳給太子特別的能力,但我聽說那個人是住在南夏市的。」

「南夏市?」王小兵微怔。

因為委託太子找尋碎雪的人也正是在南夏市。

黑寡婦從王小兵疑惑的眼神里猜測出他在想什麼,微笑道:「你是不是在想,那個傳給太子特別能力的人就是委託太子尋找碎雪等有怨念兵器的人?」

「是啊。我感覺這是同一個人。」王小兵點頭道。

「我也這樣覺得,有一次,我還想偷偷跟去,看能不能弄個水落石出。」黑寡婦輕聲道。

「那結果呢?」王小兵瞥了她一眼。

從她失落的神情,他感覺她多半是失敗了,不然,她的美眸會射出興奮的神采。

果然,黑寡婦嘆息道:「跟蹤到半路,被發現了,那次,我差點被用家法處置了,幸好太子說我是個女人,饒我一次。」

「老婆,你命大啊。」王小兵笑道。

「咯咯,自那次之後,我再也不敢跟蹤他了。包括另外三人,也不敢去打探太子以前的事了。」黑寡婦伸了個懶腰,道。

他則藉機在她又深又長的乳溝里耕耘一番。

「老婆,你平時也要小心點,要是被他發現我倆的關係,他不會放過你的。」他在她的乳溝里留下了珍貴的口水。

「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不過,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呢?如果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那人生也沒什麼意思。」她自己用玉手托起一座雪山,將山頂塞進他的嘴巴里。

張大了嘴巴,他才銜住了她雪山的山頂。

「相信我,我們會過上安穩的日子的。」他一邊津津有味地與她雪山上那顆粉紅切磋,一邊聲音含糊道。

「啊~,老公,不如我們離開這裡,找一個普通的小鎮過日子,好嗎?」她半眯著醉眼,正在享受他「柔舌功」侍弄。

聞言,王小兵沉默了。

他的根在東方鎮,是以,不會離開這裡。

現在,他在東方鎮積累了不少基礎,事業正在穩步發展,一旦遠走他鄉,那什麼都沒有了。且不說金錢,單說自己的情人,他也不會拋棄她們。

何況,他的家人還在這裡,如果自己走了,估計太子會威脅自己的家人。

總而言之,逃避現實不是個好辦法。

他覺得,不論現實有多麼殘酷,還是要面對現實,克服困難,才是正確的做法。

所以對於太子的咄咄逼人的攻勢,他不會退縮,反而這會更加激起他的鬥志,使他產生更大的勇氣來跟太子較量下去。

他輕輕地摩挲她滑膩的大腿,輕聲道:「老婆,我們要扳倒太子。」

「你用什麼扳倒他呢?」黑寡婦反問道。

王小兵不便將「強身丹」與結盟的事告訴黑寡婦,因為剛剛將她征服,還要察看一段時間,等到確認她真的歸降於自己,到時再給她服食「強身丹」與告訴她結盟的事。

是以,他只好語焉不詳道:「相信我,會有機會的,只要我們堅持下去。」

「你不知他的利害。」黑寡婦嬌嗔道。

「我知道。但我有信心扳倒他,過些日子,我跟你說說我的計劃。」他輕吻她的紅唇,鼓勵道。

「你的勢力也算可以,但與他相比,還差很遠。我說老實話,照我看,你沒有機會扳倒他。」黑寡婦緊緊地摟著王小兵的脖子,好像生怕他會突然離開自己。

她不了解王小兵,所以覺得他成功的機會渺茫。

不過,王小兵卻是充滿了信心,輕拍她那富有彈性的美`臀,淡笑道:「老婆,看著吧,我比你想像中的要強。」

「你有什麼手段對付他呢?要知道,恐怕我們四大金剛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你現在的身手還及不上我吧?」黑寡婦只以為他是在自吹自擂,微微不悅道。

「我敢發誓,我所說的話是有根據的。」他一本正經道。

「那我想聽聽你的計劃。」她要求道。

「現在還沒有籌備完善,過些日子我再告訴你。老婆,你相信我,好嗎?」他捧著她的豐`臀,又重重地頂了一下她的神秘山洞。

「啊~,你是我的老公,我肯定會相信你,只是我也要提醒你,千萬別自大,不然,一失足就成千古恨,再也沒有機會翻身。」她下面本來還痛,被他戳了一下,嬌呼道。

「放心,我會謹慎的。」他吻住她的檀口。

兩人激吻了數分鐘。

隨後,他笑道:「老婆,不如現在我們來切磋一下,好嗎?」

「你還要啊?人家下面好痛呢~,先讓我休息一下吧,人家不知你那麼強大的,一上來就猛干。」她雖把身子給他了,但神情還是有些害羞。

「哈哈,老婆,你誤會了,我是說跟你較量一下功夫。」他爽朗笑道。

「咯咯,那好啊。」她微微尷尬道。

於是,他才將依然堅挺的老二從她的神秘山洞裡抽了出來。

看著后座上的血跡,他感到攻破她胯下那扇薄薄的城門是非常有意義的,如今,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