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18章發現美人的秘密

第0818章發現美人的秘密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21 02:12  字數:3769

王小兵將溫軟的黑寡婦摟在懷裡,早想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可是,暗示了數次,她還是一條筋,根本就聽不明白,只往旁門左道想去,不得要領。

偶爾,他真想省去向她解釋的話,直接動手扒掉她的褲子,然後分開她兩腿,騎在她白嫩的身子上,進入她的身體,教她在一片「啊啊」春音之中登上快活的巔峰。

不過,想到她身手不凡,那得三思而行。

不然,一旦她反抗,那就極有可能會演變成一場全武行,估計自己占不到便宜。

是以,還是以文來說服她比較穩妥,這樣就可花最少的力氣來征服她,算是上策,值得應用。

想到這裡,他嘆了一口氣,道:「黑姐,你太牛了。」

「我是有點牛。」她當仁不讓道。

「哈哈,黑姐,我說要進入你的身體,就是要用我的棒棒塞進你的洞洞。」他感到自己的臉龐都有點發熱。

「你的棒棒?我的洞洞?你想用木棍來戳我哪裡?快說?」她以好奇的目光盯著他。

「黑姐,我的棒棒的在這裡,你的洞洞在這裡。」他用手點了點彼此的私`處,然後咽了一口唾沫,微有急促道。

「哈?」她俏臉刷地紅了。

至此,她才終於明白了他所說的最後一道工序是什麼了。

「黑姐,如果不完成這最後一道工序,那你這病複發的機率大於八成,而且一旦複發了,那以後就不能再醫治了,因為現在已使你那裡的脂肪耖盡了。」他恐嚇道。

「你是說要跟我做`愛?」她嬌羞道。

「這不是做`愛,這是這種治療的一部分,必須用我的那裡塞進你那裡,輸進一點陽氣,打通你那裡,這才算完工。」反正都說得那麼露骨了,他乾脆厚著臉皮繼續說下去。

「嗯~,我不~」她輕蹙柳眉,羞怯道。

「黑姐,那隨你吧,你應該能過兩三年正常女人的生活,之後就又要過以前的生活了。」他不勉強她。

她猶豫了。

畢竟,她等了三十年,想過正常女人的生活,

如果不能根治石女之病,那她後半生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義。她能忍受那麼巨大的壓力活下來,就是為了能治好石女之病,品嘗一下禁果的快活。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她嬌羞問道。

「或者有,但我不知道。我這種奇功只能用這道工序。」他在等著她允許自己訪問她的小妹妹。

「呃,我,我還是處女呢~,如果你把最後一道工序做了,那我豈不是……」想不到在情愛面前,她簡直就是一個新手,毫無經驗可言。

「黑姐,看你的了。」他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

她現雖處於躊躇階段,但實際她是有幾分同意了的,只因心中的矜持作怪,才拿不定主意。

「不如這樣吧,小兵,我一時還接受不了,讓我想幾天,等我考慮好了,再告訴你,好嗎?」她的美`臀壓住他越來越雄壯的老二,情迷意亂之極,輕聲道。

「黑姐,不能停下來,一旦今天沒把最後一道工序完成,那之前所做的就白乾了。」他煞有介事道。

聞言,她愣住了,估計心裡已亂極,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我不願意……」她支吾道。

「黑姐,為了自己的幸福,你千萬不能因小失大啊。」他意味深長地勸道。

「但是,我的第一次就那樣給你了,不是我虧了嗎?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給我喜歡的人。」她微咬著紅潤的下唇,彷彿在喃喃自語道。

「黑姐,其實我人也挺好的。」他毛遂自薦道。

她含羞地瞥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呢?」她忽然問道。

看來她也不笨,不過,如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王小兵有足夠的信心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不是他一定要上她,而是有另外的原因,使他不得不佔有她。

如果沒有與她有很深的關係,那就難以使她肯真的為自己出力。

如今太子越來越囂張了,隨時會出殺手鐧。

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之下,要是能完全得到黑寡婦這枚棋子,那局面就會變得微妙。

當她成為自己的棋子之後,估計在短時間之內,她還不會與太子攤牌明著來幫自己,但至少可以使她經常透露一些消息給自己知道,那就已很不錯了。

是以,王小兵已下決心要征服她。

假如不把握好現在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那以後再想得到她的身子,恐怕沒什麼希望。

上帝把良機賜與自己,假若不好好利用,那就是對上帝的不敬。王小兵與上帝的關係雖不深,但也不想浪費這個機會。

「黑姐,既然你那樣說,就到此為止吧。」他有種毅然決然的氣概。

她雖有懷疑,但也怕他說的是真的。

畢竟,這個世界,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聽他說得那麼認真,不相信也不行。

「要是被我知道你騙我,那我可不會放過你,你聽明白了吧?」她羞赧的冷艷俏臉上微罩著冷霜,有一種非常特別的冷酷之美。

他在心中大笑。

騙不騙她,她怎麼會知道呢?

除非自己親口告訴她,說自己得到她的身子就是為了使她忠心為自己服務,但自己會把真相告訴她嗎?這是不可能的。

「黑姐,我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敢騙你啊。」他露出一副真誠的目光,道。

她覺得他說得也有理。

「那好吧,我不會很痛吧?」她近乎耳語問道。

「不會的,其實很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