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808章製造啊啊

第0808章製造啊啊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17 07:47  字數:3686

陳麗以為是太子的人馬來了,是以,她本來不敢去開門,怕被王小兵打。

不過,如今是王小兵叫她去開門,她感到有一絲快感,想到太子的人馬衝進來,將他捉走了,那也算報回了仇。

於是,快步走過去,將門打開。

殊不知,進來的並不是太子的人馬,而是王小兵的手下。

陳麗並不認識王小兵的手下,是以,還道是太子的人馬,還用手指了指卧室裡面,暗示王小兵就在裡面。

但她失望了。

當她聽到鋒仔稱呼王小兵為兵少的時候,便知這些人馬是誰的手下了。

「兵少,那些**毛被我們打了一頓,趕走了。」鋒仔接到王小兵的命令之後,便召集了五十多弟兄在樓下等著,果然在王小兵與陳麗上樓不久後,便有十數蒙面男子出現。

「好,沒你們的事了,帶兄弟們去吃夜宵吧。」王小兵吩咐道。

隨即,鋒仔便帶手下離開了陳麗的房子。

王小兵在想:如今雖知道陳麗是太子的人,但也不能證明盧鍾芸等人與太子沒有關係。

是以,他還是不能把她當朋友,關鍵她與方雅靜都來打自己玉墜的主意,這就說明她們始終還是自己的敵人。

經過陳麗的身邊時,他重重地捏了幾下她的奶`子,作為今晚到此一游的收穫。

如今,養生堂又缺人手了。

他想了想,覺得可以請張芷姍來頂一下,反正是自己的情人,信得過。

於是,便駕駛桑塔納到她租住的樓下,呼喚她的名字,一會,她便從窗口丟下了鑰匙,他開了一樓大門,上樓,進入她的家,便與她纏綿起來。

送了三波**給她之後,他才一邊輕揉她的奶`子,一邊道:「姍姐,我的養生堂還沒招到人,你可以到那裡上班嗎?」

「可以!」她秀髮濡`濕而凌亂,俏臉紅暈亂舞,十分誘人。

「那你明天跟梅姐說一聲,然後到我那裡上班。」說著,他一個翻身,便騎在了她的嬌軀上,開始繼續耕耘。

「啊~,好啊~,啊~,輕些啊~,痛啊~,人家下面要裂開了呢~嗯~」她張圓了檀口,接連不斷地噴出春音,嬌呼道。

「我盡量輕些。」但他卻越來越大力。

一番橫衝直闖之後,再次將她送上了**,然後施展出「鐵爪功」攀登她胸前兩座飽滿的雪山。

將她的身子吻了數遍,他才心滿意足地下了床,幫她蓋好被子,讓她酣睡,自己穿好衣服,帶了大哥大,便離開她的家回東和村。剛走到車子不遠處,便見到盧鍾芸站在那裡了。

「我猜測的對不對呢?」盧鍾芸露出得意的神色,她是指陳麗的事情,問道。

「對。」他打開了車門。

「你剛才是來找小姐嗎?」她也打開了副駕駛位那邊的車門,幽幽問道。

「哈?」他微怔,「不是,我只是順路來看望一下朋友,拿點東西給她,你想到哪裡去了呢?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樓上發出的『啊啊』聲,不是你製造的吧?」她坐進了車子,淡淡白了他一眼,道。

「哈哈,不知道你說什麼。」他訕訕笑道。

在他強大的進攻下,張芷姍檀口哼出的「啊啊」春音特別撩人。

晚上九點之後的住宅區本來就比較安靜,是以,「啊啊」春音能飄出好遠,而盧鍾芸就站在樓下,當然能聽清楚。

她判斷是他弄出來的原因,是由於他進了大門不久就響起春音。

而當他出來之後,「啊啊」春音也消失了。

「這樣看來,你真的好多情人。你一腳踏好幾條船。」她的語氣很酸。

「哈哈,阿芸,你在胡思亂想什麼呢?哦,我知道了,你不會想做我的情人,所以這樣說吧?」他發動車子,朝東和村馳去,曖昧道。

「你就想得美呢~」她努了努紅唇,嬌羞道。

「哈哈,我當然想啦,像你這樣的美女,哪個男人不想得到呢?」他大方承認道。

「咯咯,一看就知道你色了,油腔滑調,肯定不會是真心的,你自己說吧,你泡過多少妹子?」聽到他稱自己為美女,她很受用。

「不多。」他笑道。

說著,瞥了一眼她胸前兩座呼之欲出的豐`乳,感覺渾身溫度在上升。

「那是多少?估計沒有十個也有八個吧?」她從他那灼灼的目光可以感受到他此時高漲的情`欲,撇撇嘴道。

「哈哈,一萬個吧。」他戲謔道。

聞言,她「噗哧」一聲笑了,佯裝狠狠地橫了他一眼,但俏臉卻溢滿了笑意。

「一萬個?哼,只怕你沒那麼大的本事消受,這麼多美女,一人向你要一次,就把你廢了。」她不屑道。

「我準備打破以前的記錄,要完成一萬零一個的壯舉,你願不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呢?我會非常感激你的。」他眨了眨眼,以挑逗的口吻笑道。

「我呸~」她輕啐道:「你作你的春夢去吧。」

「哈哈,我現在就在做春夢啊。你也是我春夢的一部分。」他忽然將車子停在了路邊。

「誒,還沒有到家啊,你怎麼停下來了呢?」她掃視一圈,見到車子正停在路邊的一棵大樹下,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做,好奇問道。

「我要好好欣賞你。」他如是道。

說著,便以科學的眼光來研究她身子的玲瓏曲線,雖是隔著衣服,但看她那凹凸有致的青春弧度,教人性趣陡增。

他咂了咂嘴,感覺口乾舌燥。

「誒,你這是幹什麼嘛~」她含笑道:「沒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