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98章美女有約

第0798章美女有約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17 07:47  字數:3822

王小兵與韋春宜之前是有約定的,就是以暗號「愛老虎油」來確認身份。

是以,當韋春宜接過那張紙條,一看到上面寫著的是「愛老虎油」時,又加上聽到對方的聲音是王小兵的,她立刻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再打量他的身材,可以百分百確定他是王小兵了。

於是笑道:「哦,我糊塗了,是我點的外賣。進來吧,我給錢你。」

王小兵跟著她進了辦公室。

彼時,還不到七點鐘,那個要來應聘的人還沒來。

關上門之後,韋春宜撲進王小兵寬闊的懷裡,甜笑道:「老公,你化裝真利害,我都認不出你了。」

「哈哈,我請人化的裝。」他如是道。

「你為什麼要化裝呢?現在卸裝吧,人家看著不習慣。」她抬起腦袋,凝視著他的臉面,道。

有一條新聞說,一個小夥子為了變帥,於是去整容,但回到家裡,媽媽不認他是自己的兒子,說接受不了。

那位媽媽跟韋春宜的感覺是一樣的。

這個人明明是自己熟悉的人,但臉面卻變了,在熟悉之間出現了一扇陌生的門,教人無法適應。

不過,王小兵非得這麼做不可,他是出於安全考慮。如果不小心,在現在這種危險的局面下,自己分分鐘都有可能被太子收拾。

小心行得萬年船。

「太子想要劫持我,所以我不能讓他的線眼認出我。」他如是道。

「哦,那也對。」她理解了。

「是了,你店裡來美容的女子,好像每個都有男朋友陪著,平時這樣的顧客多嗎?」王小兵好奇道。

「沒有,平時都是女的來,很少男的,就今天比較特別。怎麼了?你認識那些美女嗎?」韋春宜還道他發現了在做美容之中的有他的老情人。

「沒有,我只是覺得有點怪。」王小兵笑道。

特別是他觀察東湖路的行人時,發現有二十多個男青年老是在來回走動,並且只是在美容店不遠處徘徊,他便感到蹊蹺。

「那也正常啊,哪個女孩子沒有一個男朋友呢?」她給他斟了一杯開水,道。

「如果那個來應聘的?聘的人來了,你就說我是王小兵的表哥,代他來招聘的。不要說我是王小兵。」王小兵叮囑道。

「咯咯,你越來越神秘了,好吧,我照你的做。」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他喝了一口開水潤潤喉,然後施展出「鐵爪功」攀登她豐滿而堅挺的雪山。

兩人小小地互動了一番,便卿卿我我地聊著近來的趣事,約莫到傍晚六點五十分的時候,便聽到有人敲門。

韋春宜過去開門,門口站著一個妖艷的女子。

「阿麗,進來。」韋春宜招呼道。

「阿宜,他來了沒有?」說話間,披著一頭捲髮的女子走了進來。

王小兵打量一眼,見那女子身材頗為火辣,單看外表,就感覺她是個思想比較開放的人,是那種只要被男人挑逗一下便可以上床的女人。

「他沒來,但他的表哥來了。」韋春宜撒謊道。

她是按照王小兵的叮囑做的。

聞言,叫阿麗的女子已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王小兵,神色頗為失望。

「那我今晚不能面試了?不是說好了他會來的嗎?為什麼不來呢?不招人了嗎?」捲髮女子掏出一支女式香煙,點燃,非常老練地抽起來。

「哦,不是,他表哥可以代表他的,他就是來面試你的。」韋春宜解釋道。

「那行。」捲髮女子又瞥了一眼王小兵。

「她叫陳麗,是我的好朋友,你跟她面談吧。」韋春宜介紹道。

於是,王小兵便跟陳麗談待遇,陳麗好像不在乎工資多少,因為她沒有要求更高的薪水,只是詢問了一下上班時間與下班時間。

得知要從早上九點鐘上到晚上九點鐘,陳麗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接受了這份工作。

「陳小姐,養生堂過兩個月要搬遷,所以到時還沒搬遷好的話,你得離職,你願不願意做?」王小兵最後才把這個事說出來。

本來,還以為她會臨時改變主意,想不到她居然沒有異議。

只談了不到十分鐘,便簽了合同。

簽完合同,陳麗便走了。韋春宜要向王小兵索要女人福利,兩人便一前一後出了美容店。

王小兵發現店裡的那些男青年都走了,街上的那群遊盪的可疑男青年也不見了,他暗忖這些看風的人居然也有正點下班的時間,感到滑稽。

在韋春宜的家裡消遙快活了一個多鍾之後,王小兵才搭摩的回東和村。

回到家時,已是晚上九點多了。

柏氏姐妹非常關切他的安危,一晚都在房間里忐忑不安地等他回來。

當見到他平安回來,姐妹倆都露出了欣慰而甜美的笑容,撲進了他寬闊的懷裡,柔聲地問長問短,使他心裡頗為溫暖。

洗了澡之後,三人便在床上激戰起來。

數番大動之後,柏氏姐妹被他侍弄得渾身軟綿綿了,嬌`喘連連。

白天才剛換上的乾淨床單又濕漉漉了,幸好有多餘的乾淨床單,做完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又換上了新的床單。

摟著兩位美人,感受她們滑膩的肌膚,那感覺非常美妙。

正在三人聊著情話的時候,王小兵的大哥大又響了,他拿過來一看,也不知是誰打來的,等到接通之後,才聽出是盧鍾芸的聲音。

「小兵,明天有空嗎?」盧鍾芸柔聲道。

「有,幹什麼?」他在猜測對方多半是想約自己出去,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