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89章正大光明的揩油

第0789章正大光明的揩油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17 07:47  字數:8679

龍非是太子的養女,得到太子的重用,估計說的話也有些分量。

是以,王小兵感覺打電話給龍非基本可以解決問題,只要龍非不是有意害自己的,那就吉多凶少。

從一貫的觀察來看,他感覺龍非對自己是真心的。

因為情感這種東西,可以裝一日,不可以裝兩日,可以裝兩日,不可裝三日。

就像那句俗語說的「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龍非對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愛意,在日常的生活,那是可以感覺出來的。

正由於他肯定龍非對自己的情意是真的,才敢來這裡。

但想不到太子連女兒的感情也利用了,這一點,王小兵真是有點不敢相信。

或許他的內心有一份童心,所以不願意把龍非與太子這父女倆的關係想得那麼複雜,終究又吃了一次虧。

他在想,如果龍非知道太子這麼做,會不會很傷心。

另一問題,他比較擔心的就是太子既然敢這麼做,那極有可能不會因龍非來說情而放自己離開萬豪酒店。

想到這裡,他感覺自己的處境非常不妙。

於是,急切想與龍非聯繫。

在來之前,龍非是用家裡的電話打給他的。

此時,他就按照那個電話打回去,可是,卻打不通,老是說無法接通,一連撥打了幾次,都是這樣。

至此,他感到自己根本找不到龍非!

這是龍非設下的陷阱,還是她也被蒙在鼓裡?這個問題,只有問龍非才清楚。

如今,聯繫不上她,那也就難以找她來幫忙了。想到已到吃晚飯的時間了,王小兵忽然感到有些緊張。

畢竟,縱使自己不吃下了葯的飯菜,但太子進入自己的房間,看到自己還清醒,那更會動武力將自己劫走,聽黑寡婦所說,自己單挑太子應該是十死九生,更莫說還有四大金剛與許多打手,自己怎麼能衝出去呢?

是以,他感到有點絕望。

香煙燃到了煙頭,他也忘記丟掉了。

他感到腦袋有點發脹,精神有點困,好想睡一覺,但現在已沒有時間允許他休息了,如果不想出對策,那就是死路一條。

一旦被移轉到秘密的地點,天天被太子動私刑來伺候,不死也會半殘。

該怎麼辦呢?

他一時之間也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如今是在別人的瓮,有一種被人隨手可擒去的感覺。想要離開萬豪酒店,那難以上青天,估計酒店裡已布下重兵,防止自己逃離。

他可以打電話報警,但要是太子與派出所的人有瓜葛,那自己這個電話倒是白打了。

如果打給洪東妹或陳老爺子,帶一二百人馬過來援救,則有可能離開這裡,但現在是吃晚飯的時間,酒店服務員隨時送飯菜過來,換言之,連自己吃飯的時間加在一起,最多才可拖延大半個鐘頭。

在這段時間內,洪東妹也能趕到這裡。

是以,他立刻撥打她的大哥大。

就在此時,又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王小兵心裡打了個突,只好放下大哥大,過去開門。

原來是酒店送晚飯來了!

因為知道飯菜被下了葯,面對著這些精緻的飯菜,王小兵沒有半點食慾。

除了柏珠珠之外,還有兩個男服務生一起進來,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兩個男服務生有一股兇悍之氣,一看便知是打手之類的。

而那兩個男服務生不時拿眼瞟自己。

不用多想,他也可猜測到這兩個男服務生是太子派來監視自己的。

只要吃下了飯菜,估計轉眼間便會失去知覺,然後就被這兩個男服務生架出去,轉移到別的地方。

如何才能不吃這些飯菜呢?

其實,他此時也有點餓了,但再餓也不能吃。

可是,如今電話又不能打,要是干坐著不吃,那肯定會引起兩個男服務生的懷疑的,一旦將這個情況報告給太子,以太子的聰明,多半會知道是怎麼回事。

是以,得演一場戲。

「飯菜好香啊!」王小兵一副食慾無窮的樣子,道。

「咯咯,那你就多吃一點吧。你還要喝酒嗎?」柏珠珠可能不知道太子的陰謀,所以還頗為輕鬆。

「上次是你跟那位姑娘送飯來,怎麼這次改了。」王小兵佯裝隨意道。

「哦,他們兩個是新來的,經理要他們跟來學一下怎麼服務客人。」柏珠珠邊說邊給王小兵盛飯。

「原來這樣。」王小兵微笑著掃視一眼那兩個服務生。

但他心裡卻冷道:服你妹。

端起雪白的米飯,王小兵好像正要開始吃,忽然做出一個肚子痛的表情。

「咦,這幾天的腸胃都不是很好,***,老是拉肚子。我先上個廁所。」說著,他拿著大哥大進廁所里。

「先生,要快點吃,飯菜冷了就不好吃了。」一個單眼皮的男服務生跟了過來。

王小兵進了廁所,那廝就站在門口。

「知道了。」王小兵關上了門,又忽然打開,見單眼皮男服務生還是站在門口。

單眼皮男服務生一臉陪笑地點著頭,剛才明顯是想將耳朵貼在門上,聽一聽王小兵是不是要打電話給誰。

「你不用跟著我。」王小兵吩咐道。

「好。」那廝走開了。

王小兵將廁所門關上,不過,過了數秒鐘,他又打開來,見到單眼皮服務生又站在門口。

「喂,你不用服務我上廁所啊。」王小兵就是怕有人偷聽,那自己打電話給洪東妹就沒有意義了。

「好。」那廝又走開了。

不過,王小兵再次關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