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86章見未來岳丈

第0786章見未來岳丈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04 23:52  字數:3802

王小兵與龍非的關係頗為微妙。

兩人有可能成為情侶,也有可能成為仇人。

如果太子不繼續逼王小兵,使局勢保持平穩,那王小兵與龍非就極有可能成為情侶,過性福的生活。

否則,便會成仇人。

因為龍非是太子的養女,要是王小兵某天扳倒了太子,那就相當於與龍非翻臉。

是以,當他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心裡也有點難受,他喜歡她,這一點,毋庸置疑,他不想使她傷心,這也可以肯定。

但他沒有辦法跟太子講和解。

以他對太子的了解,自己縱使交出了碎雪,也難以得到太子的寬宥。

畢竟他救走了柏秀瓊,而柏秀瓊與太子有血海深仇,註定在將來的某一天,如果不是柏秀瓊擊殺太子,那就是太子擊殺她。

從這一點來說,王小兵與龍非的關係趨向於仇人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

由於他已答應了柏秀瓊,會向太子討一個公道,這麼一來,也就在冥冥之中已註定他會與太子進行最後的決戰。

這個結果,不論是誰勝,估計龍非都是會非常傷心的。

可是,世界的事情就是這樣的,十**不如意,非常的折磨人,每個人都得承受這些各種的痛苦。

人就是在痛苦之中成長起來的。

如今,他與龍非還沒有翻臉,所以希望與她打好些關係,看日後能不能化解彼此的恩怨。

他不想看到會有與她翻臉的那一天,但他隱隱感覺到那一天是會到來的,他也沒有想到好辦法去解決,不論太子肯不肯讓步,結果雙方都是要火併的。

這一點,王小兵睡著想了很多遍。

要是在還沒有認識柏秀瓊之前,他感覺還有希望化解兩人的過節。

但自從柏秀瓊把身子交給他開發之後,他就要對她負責,她的事就是他的事,是以,她對太子的仇恨也就是他對太子的仇恨。

因此,他最終也是要向太子開戰的。

不論從哪方面來看,他與龍非都將會有恩怨存在,他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聽著她的清脆的話聲,他心裡會湧起興奮與惆悵的混合成的複雜心情,好想與她聊一聊這方面的事,但終究開不了口。

「你在家裡嗎?」她柔聲問道。

「對,你呢?你那邊有音樂的響聲,是在ktv裡面嗎?」他聽到了劉德華的《忘情水》。

「不是,我在家裡,正在聽歌呢。你喜歡聽什麼歌呢?是憂傷的還是輕快的?」她輕輕地哼了幾句《忘情水》的歌詞,問道。

「只要是好聽的,我都聽。」他笑道。

「咯咯,那相當於沒有回答哦。」她的心情應該不錯。

龍非估計還不知道柏秀瓊與太子的恩怨,是以,她感覺王小兵與太子的恩怨是可以調解的。

其實,縱使沒有柏秀瓊的事,王小兵與太子的恩怨也難以化解。

「你今天有空嗎?」她忽然問道。

「有啊,怎麼了?現在正在家裡打掃衛生。」他猜測她為什麼這樣問。

「我跟我爸說了喜歡你,他說想跟你聊一聊,你今天能來我這裡嗎?」龍非聲音有些忸怩,頗含羞意道。

聞言,王小兵微怔。

她爸不是太子嗎?到她家去?

一連串的念頭飛快地湧上心頭,他頓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她,畢竟她問的這個問題頗為特別。

好半晌,他都沒有出聲。

此時,他腦子有點紊亂,喜歡自己的女孩子邀請自己到她家去,本來是一件好事。

可是,這不是普通的去見家長的情況,有可能會包藏著陰謀,是以,他不得不小心,要三思而行。

「怎麼了?」她的聲音明顯有點失望。

「呃,到你家去的話,太子會不會問很難聽的問題?」他在找借口道。

「不會的,你放心好了,如果你覺得不方便,那到酒店來吧,我們吃一頓飯,坐著聊一聊,好嗎?」她非常熱切道。

他想得最多的便是她有沒有貳心。

如果她在設陷阱來裝自己,那危險之大,不言而喻。

他與太子的恩怨,已快達到白熱化了,對方分分鐘會來要自己的命。這一去,會不會是「風蕭蕭,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呢?

自己還有那麼多情人要侍侯,可不能出問題。

不然,美人們會感到寂寞的,縱使找到新歡,也會少很多的樂趣。

思忖良久,他依然是猶豫不決,支吾道:「本來是沒什麼問題的。但你也知道,我跟太子之間有些事,呵呵,上次,他就把我軟禁在那裡。」

龍非是不知道那件事的。

是以,她好奇問道:「什麼時候我爸軟禁過你呢?」

「就是近來的事,幸好我吉星高照,化險為夷,最後平安回到了村子裡,要不然,問題就大了。」他笑道。

頓了頓,他便簡略地把那次自己被囚禁的事告訴了她。

聞言,她訝然道:「真的?」

「黃金都沒有那麼真。所以說,我有點擔心。」他如是道。

「你放心,我可以向你擔保,這次他不會搞那些事,我們只是聊一聊處對象的事。相信我,好嗎?」她非常誠懇道。

王小兵感覺她是有幾分喜歡自己的。

不過,他也不敢肯定她不是藉機向自己拋出誘餌,然後再次不費吹灰之力將自己控制住。

「太子會聽你的嗎?」王小兵懷疑道。

「這點要求,我想他會答應的。你相信我,我以生命向你保證。」她發誓道。

如果雙方戀愛了,那確實是要見家長的,但他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