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79章商業間諜

第0779章商業間諜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3-01 06:53  字數:8494

從龍非那為難的神色,王小兵感覺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直以來,他感覺她就是三個老古董那邊的人,如今,終於要聽她自己說出來了,心裡不禁有些興奮。

如果能得到她,那估計就完全可掌握剩下的兩個老古董的的行動了。

龍非低著頭,把玩著衣角。

不知不覺,三分鐘便過去了,她抬起了頭,道:「你就當我是一個孤兒,行嗎?」。

本來,還以為她會說出驚天動地的話,殊不知,開口便是這種話,他聽了頗為不滿,搖搖手,道:「我們要在一起,了解一下你的家庭,那是最基本的,對吧?」

她沉默了。

「你跟龍應唯他們有關係嗎?」。他覺得自己幫她說出來,還會直截了當一些。

「沒有。」她很堅定道。

聞言,他暗吃一驚,打量她的俏臉,感覺她沒有說謊。

「有什麼不能說的呢?我可以向你保證,不論是什麼情況,我都會接受,只要你是真的愛我。」他輕輕地拍了拍她彈性十足的滾圓大腿,道。

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努了努紅唇,對他的揩油表示討厭。

「說吧。」他訕訕道。

「你真的不會在意嗎?」。她有些猶豫道。

「不會。我們都是情侶了,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往事就讓它隨風而去,我們從新開始,這樣可以吧?」他目光落在她胸口那又深又窄的乳溝入口處,咂了咂嘴,道。

「那好,我告訴你。」她鼓起勇氣道。

他認真聆聽著。

整理了一下思緒,她才輕聲道:「我是太子的人。」

聞言,王小兵還是吃了一驚,腦子空白了一會,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鎮定下來,道:「你是太子的人?」

「對。」她承認道。

至此,他終於明白了一些事情。

但同時又有一些疑問在心裡湧出來,道:「你是太子的人,那麼說來,太子也對我的美容丸有興趣?」

「是。你會恨我嗎?」。她有些怯怯問道。

「不會,我已愛上你了。」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肯定道。

「我以前是一直想刺探你美容丸的藥方,但後來沒有了。」她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吁了一口氣,道。

「太子為什麼想要得到碎雪呢?」王小兵好奇道。

他非常興奮。

因為他覺得極有可能會從她嘴裡得到正確的答案,是以,他期待著。

不過,她的回答令他失望了:「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想要得到碎雪,但我知道是有人叫他找的。」

「什麼人?」王小兵微感沮喪。

「不清楚,那個人好像比他還要更強大,他對那個人很畏懼。」她想了想道。

她的神情雖很真誠,可是,他還是覺得她在撒謊,是以,心裡有些許不悅,雖沒有完全表露出來,但也可從他的臉龐看出一二。

「你以為我說假話?」她是個聰明人。

「既然太子會派你來刺探我的美容丸配方,那應該比較看重你。你是跟四大金剛混的?」他猜測她極有可能是黑寡婦的手下。

「不是。」她乾淨利落地回道。

「那你是太子聘請的商業間諜?」他站起來,坐到了她所坐的那張雙人沙發上,又輕拍她滾圓的大腿,問道。

她又努了努粉潤的紅唇,表示討厭。

不過,她已把自己看成是他的人了,是以,並沒有撥開他的手。

「也不是,我要是說了,可能會嚇著你。還是不說的好。」她躊躇起來,欲言又止,彷彿有些東西難以開口。

「哈哈,不會吧,說來聽聽。」他笑道。

「就讓我保留這個秘密,好嗎?」。她含羞地瞥了他一眼,嬌聲道。

「不,我要知道。就像你的身子,我晚上要把每一寸肌膚都看一看。」他體內的欲`火在上升,凝視著她青春靚麗的俏臉,曖昧道。

如果現在不是在養生堂里,他想立刻脫她的衣服了。

「嗯~,不~,除非你把碎雪給太子,那我就給你。」她嘟著濕潤的紅唇,柔聲道。

聞言,他感到左右為難,想要得到她的身子,那就得交出碎雪,但問題就在於,在沒有弄清楚太子為什麼要得到碎雪之前,他是不可能把碎雪交出去的。

「那你老實說吧,那個人想要用碎雪做什麼?」他舊話重提道。

「我不知道啊。」她無奈道。

「大約是做什麼事,難道也沒聽說過?」他以為能從她這裡得到答案,想不到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你以為我騙你嗎?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曾經問過他,但他發火了,叫我以後都別再問這事。他是很少對我發火的。」她回憶起被太子訓斥的情景,還心有餘悸。

王小兵心裡又湧起一個疑問:難道她也是太子的情人?

剎那間,他心頭泛起一抹醋意。

為了求證一下,他忍不住問道:「非非,你是太子的情人嗎?」。

「呸,呸,呸,你烏鴉嘴呢~,怎麼這麼想呢?」她撅起了紅唇,微有不悅,翻了個白眼,嬌嗔道。

他聽她說曾問過太子關於碎雪的事,而可以與太子面對面說話的,必然關係很親密的。

「一般人不能隨便問太子那樣的問題吧?」他提出心中的疑問。

「是。」她不否認道。

「那麼說,你跟他的關係非常之好?」他追問道。

「你分析得很正確,正像你說的那樣,還有什麼要問的。」她倒很大方地承認,沒有絲毫的隱瞞。

「那你們是什麼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