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75章令她眼神變溫柔

第0775章令她眼神變溫柔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26 23:25  字數:8538

在這個世界上,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喜歡聽好話。

是以,當王小兵聽到黑寡婦在貶低自己的時候,心裡老大不高興,並不是他不能接受批評,只是對方說的話沒有什麼道理。

他早已分析過了,太子是沒機會動手的。

換言之,自己是安全的。

可是黑寡婦卻說自己會有危險,難道是太子準備一上來便先控制住自己?

這一點,也是有可能的,是以,他問道:「黑姐,你說我有危險,我真的沒有看出危險在哪裡,除非太子在與我見面那一瞬間就對我動手,是這樣嗎?」。

「不是。」黑寡婦否定道。

「那我就想不出他還有什麼方法來對付我了,在食物里下迷藥?」他猜測道。

如果是在其他飯館或酒店,那倒難說,但雙方約定見面的是在君豪賓館,那裡就是自己的地盤,難道太子還想在那裡搞陰謀?

他敢肯定說,太子不會成功的。

「他是不是說了要帶一個人去見你?」黑寡婦問道。

「是,他說是那個委託他尋找碎雪的人,來找我就是談談碎雪的事。」王小兵本來準備問一下黑寡婦,看她知不知道太子那麼想要碎雪的原因。

不過,因為交情還不深,估計問了也是白問。

等到幫她治好了石女之病,那時再問她,或許就能使她口吐真言。

「那你不會認為他真的帶委託人去見你吧?這裡面大有文章。」黑寡婦冷笑了一聲,暗示道。

莫非太子帶來的那個人是絕頂高手?

「我想不到有什麼文章,還請黑姐直說吧。」王小兵猜不出所以然。

「其實問題就在那個人身上。你千萬別看他的眼睛,最好別跟他說話。不然,你會後悔的。」黑寡婦提醒道。

「為什麼?」他好奇道。

「他是個催眠師,如果你看他的眼睛,那很容易被他控制住。」黑寡婦如是道。

聞言,王小兵還真是暗吃一驚,想不到太子居然找了一個催眠師來對付自己,要不是有黑寡婦提醒,估計自己還真是著了他的道。

「你是說,我不能去赴約?」王小兵詢問道。

「不是,如果那個催眠師跟你說話的時候,你別看他的眼睛,以免被他催眠,到時你就會自動跟太子走了。」黑寡婦解釋道。

「那有沒有方法破解他的催眠術?」王小兵倒有些感激黑寡婦了。

「除非你的意念比他強,那就可反控制他,使他精神出現短暫的錯亂。」黑寡婦想了想,道。

「那謝了。」王小兵暗喜。

說到意念,他絕對不會比普通的催眠師差。

畢竟,他平時都是用意念來催動三昧真火的,久而久之,意念自然就強了。是以,他有機會反控制那個催眠師。

「你要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黑寡婦提醒道。

她是急於要變成正常女人。

「沒問題,我現在正在幫你研究怎麼用藥,過了春節,你來找我。」王小兵給她打一支定心針。

通完電話之後,他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想到自己差點就被陰了,脊背湧起一抹涼氣,幸好有黑寡婦這枚棋子,不然,問題就大了。

開車到小樹林集市,只是幾分鐘的車程。

王小兵先到小樹林廣場,把弟兄們帶過來,安排他們在君豪賓館裡埋伏好。

如果太子要動粗,那自己也有力量對抗,不會太吃虧。要不是為了眾美人著想,他真想與太子決一死戰,拚個魚死網破。

庄妃燕見他帶了那麼多人進賓館,訝然問道:「小兵,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跟人吃頓飯,拿來擺擺場面的。」他不想讓她擔心,於是撒了個善意的謊言,道。

「騙人,你是要跟誰打架吧?」庄妃燕半信半疑道。

「哈哈,沒有。」他否認道。

「前兩天,打電話給你,叫你來我家,怎麼不來呢?」她幽幽道。

「村子裡有很多事要忙,抽不出時間,老婆,體諒一下我吧。」他掃視一圈,見周圍沒其他人,溫柔道。

聞言,她俏臉浮上了嫵媚的笑意。

「那今晚呢?」她的意思是要他向自己發放女人福利。

「今晚可能沒空啊,村裡還要開會。」其實,他是想回去好好耕耘林珊珊那剛剛開發出來的誘人身子。

她幽怨地瞟了他一眼。

「老婆,我現在有時間。」他揚了揚粗眉,曖昧道。

「嗯~,人家現在在上班呢~,怎麼行呢~」她嬌羞地垂下了腦袋,但她的神色分明是想要。

於是,他便拉著她的玉手進了她的辦公室里。

隨即,以最嫻熟的手法脫下了她的褲子與內褲,使用一招精純的「仕子騎驢」進入了她的身子,便開始大動起來。

不消八分鐘,她便得到了一波高潮。

她是站直兩腿,對背著他,上半身伏在辦公桌上的,胯下溢出來的泉水把她兩腿內側都潤濕了。

因為時間比較緊迫,是以,他沒有浪費一分鐘,在她興奮地暈了的時候,他依然大動著,一直將她撞醒,隨後,又送她上第二波高潮。

室內「啊啊」春音裊裊。

不知不覺間,二十分鐘便過去了,她身子已軟綿綿了。

此時,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他拿來一看,見是洪東妹打來的,便接聽了,同時還在庄妃燕的神秘山洞裡緩緩地輕進輕出。

「老公,你還沒到嗎?」。洪東妹問道。

「你到了嗎?」。他問道。

「我已到了君豪賓館的門口了。」洪東妹在電話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