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71章他對她的試探

第0771章他對她的試探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25 00:30  字數:8585

自從林珊珊對王小兵有了情愫之後,她就希望天天能看到他。

只要不在他身邊,她就會感到空虛。

可是,一旦與他在一起了,她又感到有點局促,既想接受他的愛,又不想接受,處於一種矛盾的狀態之中,使她頗為不自在。

就像如今,當她被他摟在懷裡的時候,她感到有些興奮,有些緊張。

興奮是由於她體會到了戀愛的滋味,而緊張則是對他還有抵觸的情緒,擔心他有進一步的動作。

畢竟作為黃花閨女,她對自己身子的各個部位都是比較在乎的,如果被他攻佔了自己上面兩點,那倒不知如何是好了,要是連下面一點也被他佔領了,那她就更為不知所措了。

她想得最多的是:一旦把身子交給了他,那自己是什麼身份呢?

小三?女朋友?

她知道沈若蘭是他的女朋友,那自己不就是小三了嗎?

其實,這都因為她還沒有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強大進攻力,才會有這種狹隘的想法的。只要她與他的小弟弟進行一次的友好交流活動之後,必然會改變看法的。

許多美人當時都想獨佔他的,結果後來都希望他有多些情人。

只有那樣,才不會被他騎在身子上一直耕耘下去,免除第二天走不了路的尷尬結果。

「珊姐,秀瓊姐不會那麼快回來的,我講個笑話給你聽,算是小小報答一下你給我講解植物知識。」他欣賞著她俏麗的臉蛋,呼吸粗重道。

「以後再說,好嗎?」。她勾著頭,嬌聲道。

她的圓潤下巴都觸碰到她胸前兩座堅挺而豐滿的雪山了,那少女般的嬌羞特別迷人。

抱著她溫軟的嬌軀,就像是抱著一團能量,可以接連不斷地給小弟弟充電,不消一分鐘,便茁壯成為大弟弟了。

「珊姐,我說一個笑話給你聽。」王小兵意在使她的情緒平靜下來。

「我現在忙呢~」她酥胸起伏頻率頗快。

「很快的。某間商店裡養了一隻八哥,專門用給進來的顧客說『歡迎光臨』的,有一個少女不信,於是在進出了六次,八哥說了六次『歡迎光臨』,到了第七次,八哥發怒道:『老闆,有人玩你的鳥!』」王小兵不疾不徐道。

鳥這個字,有著豐富的內涵。

男人當然知道它的含義,女人也不例外,除非是嬰兒。

是以,林珊珊「噗哧」一聲笑了,撒嬌似的又晃了一下身子,歡笑道:「咯咯,嗯~,你壞~」

聽著她那軟而不膩的話音,他體內的欲`火陡地升高了三分。

「珊姐,你好美。」說著,他忍不住把嘴湊了過去。

「嗯~,別嘛~」她咬著紅潤的上唇,微微偏開了腦袋,但角度並不大。

上次,他也想吻她的檀口,不過,她將頭偏開的角度比較大,他難以一下子吻到她的紅唇。如今,他則可以輕易吻到她的檀口。

他知道她對自己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於是,便直接把嘴印在了她的檀口,感受她紅唇的溫潤。

起先,她鼻翼哼出連綿不絕的「嗯嗯」春音,但不肯張開檀口,緊緊抿著朱唇,一副嬌羞之極的神情。

對於這種僵持的情況,他有豐富的經驗去解決。

隨即,他左手施展出著名的「鐵爪功」,神不知鬼不覺便開始攀登她的左雪山。

他只是在她左雪山輕輕地點戳了一下,但她已頗為敏感,「啊~」地嬌呼了一聲,便張開了檀口。

其實,這正是他聲東擊西之計。

當她的檀口張開那一剎那,他便祭出「柔舌功」,將舌頭伸了進去。

下一秒,他的舌頭與她的香舌纏綿在一起,相互嬉戲起來,其樂無窮,發出「嘬嘬」清脆的聲響。

他將「柔舌功」的精髓發揮出來,使她陶醉於其中。

接吻,是一項技術活。

技術高,也可以使美人輕飄飄的。

王小兵的接吻技術也算過得去,是以,與她切磋起來,能使她從中感受到難以言喻的淡淡快感。

在激吻的時候,他還施展出「太極掌」,在她滾圓的美腿上輕輕愛撫著。

作為一名黃花閨女,大腿也是敏感之處。

是以,當他撫摸她的大腿時,她便用手握住了他的手,不讓他繼續揩油。

由此,他可以猜測出她的戒備心還是挺重的,想要得到她的身心,那還需要不懈的努力。

「小兵~,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她俏臉紅撲撲的,嬌聲道。

「問吧。」他舔了舔嘴唇,道。

「你是真的愛我嗎?還是只想玩玩呢?」她黑如點漆的美眸秋波宛轉,含情脈脈。

「珊姐,我愛你。你好漂亮,寶貝。」他呼吸越來越粗重了,體內的欲`火在急劇上升,真誠道。

他說的是真話。

「那若蘭呢?」她掀起眼瞼,瞥了他一眼,幽幽道。

「我也愛她。我愛你們。」他只想早些與她在床上一起鍛煉身體,共同去尋找那快活的源泉。

「嗯~,我不~」她撒嬌道。

「珊姐,我能滿足你們的。」他忍不住伸出右手,攀登她的右雪山。

「啊~,別啊~,若蘭要是知道了,她會恨我的。」她連忙握住了他的右手,若有所思道。

她與沈若蘭是姐妹淘。

是以,她不想挖沈若蘭的牆腳,以免惹來吵架。

這就是她最大的顧忌。她不了解他床上功夫的強大,才會感覺他是騙自己的,只想玩玩自己。

「珊姐,我愛你。」他又吻住了她的檀口。

他知道,想要與她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