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65章豪門

第0765章豪門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21 23:40  字數:8594

柏珠珠俏臉悄悄地浮上了兩朵淡淡的紅暈,使她那抹誘人的風情更加有味道了。

「不是故意的才怪呢~,摸了幾下,看你那色眯眯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是有意的了。」她淡淡地橫了他一眼,不過,語氣卻頗為溫柔。

「其實,這樣拍兩下,也沒什麼吧?真的很正常啊。」他邊說邊示範,重新輕按她的大腿。

「啊~,你作死啊~」她咬著紅潤的薄唇,嬌嗔道。

「我只是說明一下。」他解釋道。

「叫你別摸人家,怎麼還要摸呢?我生氣起來,脾氣可大著呢。」她那種清純而稚氣的話語,使人覺得有點滑稽。

他發現,柏珠珠與柏秀瓊不單身材與聲調極像,連平時說話的口吻也頗接近。

如果她卸裝,估計臉容跟柏秀瓊的也幾乎一樣。

「珠珠,如果你覺得那樣會吃虧,那我大方一些,也讓你多摸回幾下,來吧。」他伸出了大腿,一副「任你摸個夠」的慷慨神色。

「咯咯,你壞死了~,我才不呢~,我摸你不叫揩油,你摸我,就叫揩油。」她挺起胸脯,理直氣壯道。

「哈哈,那你這不分明是強盜的邏輯嗎?」他笑道。

「怎麼是強盜邏輯呢?」她不服道。

「好,那聽我說,我們現代社會提倡男女平等,對吧?」他倒有信心辯贏她。

「是又怎麼樣?」她也是口直心快的姑娘,在不知不覺中順著他的意思說了出來,微微仰著嬌俏的鼻翼,道。

「既然是平等的,那你摸我跟我摸你都是一樣的啊。」他笑道。

聞言,她語塞了。

好一會,她才撇撇嘴道:「我不跟你狡辯。」

「哈哈,珠珠,明顯是你理屈詞窮了,因為我說的是非常有道理的啊。」他還想用手去拍她的滾圓的大腿。

不過,這一次她有了提防,連忙用玉手格開了。

他知道柏秀瓊是個練家子。

是以,現在,他也感覺到柏珠珠是個練家子,剛才被她用手一撥,就可體會到她的勁力還是蠻大的。

「我姐姐還好嗎?」她迫切問道。

王小兵輕輕地點頭。

他還是有點擔心柏珠珠是假的,那就麻煩了。

畢竟,他之前沒有見過柏珠珠,單憑她的幾句話,難以百分百確定她的身份,幸好她的身形與語調跟柏秀瓊的頗相似,不然,他絕對不會相信她的話。

這不是小事。

只要出了問題,那分分鐘會出人命的。

「謝謝你救走了我姐姐,我當時擔心死了,又不知去哪裡尋找,還以為她被太子捉住了呢。」柏珠珠吁了一口氣,同時用玉掌輕撫著堅挺的酥胸,感激道。

「不用客氣。」他輕描淡寫道。

「她現在在哪裡呢?」柏珠珠以懇求的口吻,問道。

「她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到時安排你見她,怎麼樣?」為了保險起見,他覺得還是小心行事為妙。

「好,那什麼時候帶我去呢?」她頗為興奮道。

這個問題,他沒法回答。

畢竟他現在被軟禁在這裡,根本沒有能出去的準確日期。

當然,如果他肯將碎雪交給太子,又將柏秀瓊的下落告訴對方,這樣有機會在短時間內就能離開萬豪酒店。

但他不可能照太子的意思去做。

如此一來,他想要回家就遙遙無期了,雖是在華龍縣裡,但卻像隔了千山萬水。

這種距離雖不是真實的,但卻使人覺得難以逾越。他瞥了一眼正用期待的眼神看過來的柏珠珠,如是道:「我什麼時候出去就什麼時候帶你去。」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呢?」她不解道。

於是,他把事情的經過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最後道:「我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不如我們悄悄溜出去,好嗎?」她急於見姐姐,建議道。

其實,不是他真的出不去。

如果他硬要出去,估計是沒有問題的。

但關鍵就在於,離開了萬豪酒店,反而會更快受到太子的迫害,除非有足夠的力量跟太子相抗衡,不然,結果只有一條,那就是被做掉。

而現在自己雖被軟禁在酒店裡,但人身還是安全的。

至少眼下是這樣的。

除非他已嗅到太子要下殺手,那就必須得想法子離開這裡。

是以,他便將自己的想法解釋給她聽,末了,道:「你想想,在華龍縣,不論走到哪個角落,都逃不開太子勢力的籠罩。」

「那你準備把碎雪交給他嗎?」她眨著明眸,問道。

「還沒有這個打算。我師父叮囑過,不能將碎雪給太子。碎雪跟你家的飲血劍如出一轍,那都是有巨大怨念的,不是一般的刀。」王小兵如是道。

「但你不給他,你又怎麼能離開這裡呢?」她驚訝道。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他苦笑道。

「我敢說,等到他的耐心消失之後,肯定會對你下毒手的。」柏珠珠擔心道。

看著她關切的眼神,他感到很溫暖,於是,又神不知鬼不覺伸手過去,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大腿。

「啊~,你又來了~」她嘟著紅唇,微慍道。

「噢,這是我不好的習慣,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佯裝醒悟過來,真誠道。

她雖知他是故意的,但她對他有好感,雖還說不上是愛情,但已悄悄地喜歡上他了,就憑他救出自己的姐姐這件事,就可看出他的膽略與勇氣,她喜歡這樣的大好青年。

是以,她沒有生氣。

「你得想辦法離開這裡才行啊。」她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