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60章硬漢

第0760章硬漢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9 19:19  字數:3843

按照王小兵的想法,他是想等自己結盟到足夠的力量,再跟太子決戰的。

這種思路是對的。

可是,現實會出現意外,產生許多枝節,使他想法難以順利走下去。

過早與太子發生正面的衝突,那就會使王小兵處於明顯的劣勢,這樣消耗下去,估計到了最後,終究是王小兵吃虧。

他打耳環男,那也是有另外原因的。

除了紅髮女做美容不給錢這個原因之外,還有就是他猜測耳環男會不會是太子故意安排來搞事的。

如果是太子叫耳環男來的,那乾脆打一頓耳環男,出一口惡氣,到時再跟太子來談判。因為讓步也是一樣的,下次耳環男肯定又會繼續來鬧事的。

他會這樣猜測的理由是:太子的耳目眾多,估計知道這間美容店是跟自己有關的。

所以他覺得耳環男是太子叫來演戲的棋子。

至於太子會不會親自來,那他還不敢肯定。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沙陀是應該會來的。

畢竟耳環男是沙陀的手下。

深深吸了一口氣,王小兵才鎮定些了。他壓力不小。

「老公,你趕快離開吧,他們要是來了,肯定會打你的。」韋春宜拉著他的手,要把他拖出門去。

「老婆,聽我說。」他輕輕地拍著她的玉臂,道。

她點頭聆聽著。

於是,他解釋道:「我們可以逃過今天,但明天太子或許就找到我們了。這件事,是不能躲的,要勇敢面對。我來解決就行。你不要插手。」

「我們報警吧。」韋春宜俏臉寫滿了憂色。

「不,報警沒什麼用的,反而會使事情更加複雜。」王小兵否定道。

他知道,現在縱使報了警,有警察來了,那事情看似會暫時得到平息,但實際上,沒有對問題有半點解決,紛爭依然擺在那裡,最後還是要發生激烈爭鬥的。

「那待會可能會有很多人來這裡,你怎麼應付呢?」韋春宜頗為著急道。

「視情況而定。」王小兵淡淡道。

其實,在這種極為棘手的時刻,他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因為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實力去震懾住對方,但問題就在於,王小兵現在的實力跟太子相差太遠,不可能嚇住敵手。

在王小兵遇到過的危險之中,可能要算這一次最麻煩的了。

以前,雖也數次置身於險境之中,但至少還有思路可想,縱使沒有上上策,也可以找到下下策。

但如今,連下下策都沒有,實在是非常被動,這都是由於實力懸殊造成的,是以,王小兵心底湧起了更加強烈的想要提高自己實力的念頭。

不過,想在短時間內超越太子,那不現實。

就是想與太子平起平坐,那機會都非常渺茫,除非真是事事順利,方有可能。

在想著這些瑣事之際,香煙燃到了煙頭,王小兵才發現香煙抽完了,將煙頭彈出了店門外,瞥了一眼還暈死在地上的耳環男,道:「拿冷水過來將他弄醒。」

隨即,便有一個店員提了一小桶自來水過來。

王小兵接過來,用冷水沖耳環男的腦袋,果然很有效,只一衝,便將之弄醒了。

反正都已發生爭端了,乾脆就好好教訓一頓耳環男,於是,王小兵一腳打在耳環男的小腿上,「砰」然聲響,使他半跪在地上。

「給不給錢?」王小兵冷道。

「敢打老子!你還沒死過!走著……」那個「瞧」字還沒有說出來。

只聽到「篷」一聲悶響,正是王小兵一個右擺拳打在耳環男的左太陽穴上,生生將那廝打倒在地。

「今日,我先拿你做墊背!」王小兵是真的來火了。

想到耳環男居然給自己帶來這種不必要的麻煩,可能還是毀滅之災,心頭無名火就直躥上頭頂。

說著,左手一把掐住耳環男的脖子,將他摁在牆壁上,隨之,右拳暴雨一般打在他的臉面上,轉眼間,便將耳環男打成了豬頭樣。

「救命啊!」

耳環男從王小兵那深邃而冷酷的眼神看出了濃郁的殺氣。

有那種眼神的人,真的會殺人的。哪個人不怕死?耳環男也只是狐假虎威,色厲內荏,其實是中看不中用的。

一旦遇上了真正的硬漢,他便聳了。

「老公,別打了,會打死他的。」韋春宜怕王小兵真的打死人,連忙上來勸道。

「我給錢啊,我錯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了,大哥,我錯了。」耳環男兩隻眼變黑了,臉面比原來肥了一半,看起來已經是另一個人的模樣了。

「好,拿錢來!」王小兵也不想打死他。

只因心中有氣,要在他身上出一口悶氣而已,如果不發泄一下,瞥在心裡,實在鬱悶。

「大哥,我身上沒有三百塊,讓我回去拿,好嗎?」。耳環男低頭哈腰,不停地點頭,也不知是他發抖還是他表示恭敬。

「可以,不過,脫光了,立刻去取錢!」王小兵命令道。

「大哥,這個不好吧。」耳環男驚愕道。

「我數三聲,如果你還不脫光衣服,我就打到你脫為止!」王小兵雙拳緊握,指骨發出「必剝必剝」清脆的聲響。

耳環男打了個哆嗦,雖極為不情願,也只好開始脫了。

轉眼間,便只剩下一條褲衩。

「給我滾遠點!」王小兵揮了揮手,趕耳環男走。

其實,他也清楚,只要耳環男走出了這個門口,便不會再拿錢來了,是以,他乾脆給點顏色那廝看看。

耳環男一瘸一拐地落荒而逃。

「老公,我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