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59章她濕了

第0759章她濕了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9 04:50  字數:8539

以王小兵現在對中級三昧真火的控制能力,其實,只要用意念催動它,便可使它從關之穎的體內出來。

不過,他真的想抱一抱關之穎。

是以,才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被關之韻那樣一問,他微有尷尬。

但他也算是個臉皮比較厚的人了,這是在美人之中摸爬滾打修鍊來的,雖沒有城牆那麼厚,但也不會隨便臉紅。

「哈哈,」他訕笑道:「韻姐,你誤會我了。」

「那你為什麼要抱我妹妹呢?像剛才那樣不就可以了嗎?」她撇了撇紅潤的朱唇,幽幽道。

「韻姐,如果我的內功修為再強二十年,那就可以啊。現在被中斷了,想要重新連接,那就必須要與阿穎近距離接觸,我才能感應到內功在她體內的什麼位置,從而控制它。」他正襟危坐,大有坐懷不亂之氣概。

「我能感覺到你的內功真的還在我的體內。」關之穎如是道。

「只是抱一下,沒事的。」他咂了咂嘴,道。

關之韻與關之穎相視一眼,她們都陷入了沉思,在思考要不要按他所說的去做。

「好吧,我先上個廁所,很快的。」說著,關之穎便連忙站了起來,側著身子朝廁所走去。

其實,她是在掩飾她褲襠的潮濕。

但她怎麼隱瞞,也難以將沙發上的濕痕遮住,她的泉水滲到沙發上了。

那是一個臀型的濕痕,非常醒目。是以,王小兵與關之韻都看到了,兩人對視一眼,他淡淡地笑了。

「你笑什麼呢?」關之韻俏臉也浮上了紅暈,幽幽道。

「韻姐,拿點紙巾過來擦拭一下吧,阿穎出汗了。」他佯裝以為是關之穎美`臀的汗潤濕了沙發。

關之韻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但還是拿了一捲紙巾過來,將沙發上的濕痕擦拭了一遍。

好半晌,關之穎才從廁所里出來。

「阿穎,快點吧,我怕我的內功會傷你的經脈。」王小兵催促道。

「還有沒有別的方法呢?真的要坐進你的懷裡嗎?」關之穎頗為嬌羞,俏臉的紅暈一點也沒有減少。

「只有這種方法了。」他已坐在沙發上了。

「小兵,你肯定是騙人的,就是想揩我妹妹的油。」關之韻一針見血道。

「哈哈,韻姐,你真的誤會我了。在這種情況下,我真的跳下黃河也洗不清。我只好承認,如果阿穎坐到我的懷裡,肯定會揩到一點油的。」他乾脆坦白道。

「我就說嘛,你安著壞主意呢~」關之韻頗為得意道。

不過,這也並沒有影響到王小兵的計謀順利進行,關之穎只亭亭玉立在他旁邊,不好意思坐在他大腿上。

此時,他便表現出了男子漢大丈夫應有的豁達勇氣,伸手一摟,便勾住了關之穎的柳腰,隨後將她往自己這邊一拉,便使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啊~」

關之穎剛坐在他的大腿上,又嬌呼了一聲。

因為她的美`臀落下來之際,正好壓在了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上面。

這就相當於火星撞地球。她感受到了他雄壯老二的堅硬與灼人的激情溫度,身子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妹,怎麼了?」關之韻一時未明所以然,好奇道。

關之穎當然不好意思說「他小弟弟好強壯」這種話,是以,只是羞窘地搖了搖頭。

忽然之間,關之韻好像明白了,她記起了他褲襠里用來傳宗接代的聖物非同一般,只要茁壯成長起來,那絕對具有偉岸的身材。

不過,王小兵與關之穎又沒有脫褲子,是以,關之韻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當王小兵抱住了關之穎之後,終於感受到她身子的溫軟如玉那種美妙的感覺,他真希望自己的小弟弟能刺穿褲子,飛進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

隨即,他便又催動中級三昧真火,開始給她袪除體內的濕氣。

當中級三昧真火在關之穎胯下又按摩起來之後,不消半分鐘,她便張開了檀口,哼出「啊啊」的春音。

當他愛撫的頻率越高,她噴出的春音也就越密,極為誘人,她忍不住懇求道:「啊~,小兵啊~,別摸啊~,真的好癢啊~」

「阿穎,就行了。」他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加勁愛撫她的神秘山洞。

「啊~,真的好癢啊~」她身子又軟成了棉花。

他抱著她軟若無骨的身子,有那麼一瞬間,他好想扒光她的衣服,然後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好好開發耕耘她的神秘山洞。

不過,有關之韻在一旁,他不好意思出手。

「阿穎,堅持住,堅持就是勝利。」他雙手摟緊關之穎的纖腰,鼓勵道。

「啊~,不行啊~,你的內功好利害啊~,摸得我受不了啦~」關之穎不停地晃動美`臀,明顯想來緩解一下胯下的酥癢。

而他那不世出的老二正好卧在她的股溝里。

是以,當她晃動豐`臀時,便與他雄壯的小弟弟產生了摩擦。這樣一來,兩人的私`處都震蕩出使人陶醉的快感。

在這美妙的一刻,他與她都沉浸在情愛的歡愉之中了。她檀口接連不斷地哼出「啊啊嗯嗯」的春音,而美`臀則有韻律地磨著他的老二,藉此來搔癢。

只一會,她神秘山洞溢出來的泉水便濕潤了他的褲襠。

關之韻看著兩人正如痴如醉地享受摩擦帶來的快感,聽著妹妹哼出的誘人「啊啊」春音,她也按捺不住了。

「小兵,可以了嗎?你也幫我清除一下體內的濕氣吧。」她輕輕地拉他的手,嬌聲道。

「韻姐,就行了。」他已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