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51章美人的法眼

第0751章美人的法眼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5 01:28  字數:8651

柏秀瓊的房間亮著燈。

見到王小兵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她嫵媚一笑。

彼時,她正坐在床上看書,一頭黑亮如瀑布的秀髮披垂下來,與那套雪白的睡衣相映成趣,特別有詩情畫意。

他走到床邊,倏地便鑽進了被窩裡。

「咯咯,你剛才跟誰講電話呢?」她將金庸的《射鵰英雄傳》放到床頭上,摟住了他,柔聲問道。

「派出所所長。」他緊緊地摟著她溫潤的嬌軀,感受她身子的醉人體溫,右手施展出精純的「太極掌」,輕輕地愛撫著她的美`臀。

「找你什麼事呢?」她秋波宛轉道。

「今天,她叫我去協助抓販毒分子,本來可以順藤摸瓜抓到大鱷的,但失敗了。」王小兵如是道。

「怎麼失敗了呢?」她被他高超的「太極掌」侍弄得特別舒服,身子漸漸地軟了,不停地打著小小的激靈,鼻翼還時不時哼出一兩句誘人的「嗯嗯」春音。

於是,王小兵將事情經過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

聞言,柏秀瓊猜測道:「那非常有可能是他的同夥乾的,怕他供出自己,所以將他做了。」

「我也是這樣想,但沒有證據也沒辦法。聽朱所長說,現場沒有留下什麼證據,想要追查出兇手,看來很困難。」王小兵將手伸進了她的睡衣里,愛撫著她滑膩的脊背。

「那你真的要小心,估計那些販毒分子也會向你報復的。」柏秀瓊也愛撫著他厚實的背脊,關懷道。

「我會小心的。來,讓我幫你淬鍊一下體內的能量。」說著,他便扒她的睡衣。

「咯咯,老公,人家下面還痛呢~」她併攏著雙腿道。

「老婆,我會輕些的。」他嫻熟地扒掉了她的睡衣、奶`罩與內褲,然後分開她兩腿,騎在她白嫩的身子上,把不世出的老二往前一挺,「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隨即,他用意念催動級三昧真火,由小弟弟進入了她的體內。

「啊~,老公,好多啊~,這是你的內功,還是你的精子啊?」她享受那股暖融融的感覺。

「老婆,這是我的內功。我現在先幫你將丹田裡的能量淬鍊一下,待會再幫你煉化一層『俠侶丸』的藥力。」他發覺她快吸收完「強身丹」的第一層藥力了。

「嗯~,好啊~」柏秀瓊歡喜道。

於是,他按部就班幫她先淬鍊丹田裡的能量,再幫她煉化「強身丹」的第二層。

隨後,才開始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採取內外侍弄她的高級方法,讓她飄飄欲仙,嬌呼了大半晚,春音裊裊,教人聞之欲血飆升。

鍛煉完身體之後,他下樓燒水給她洗澡。

本來,他想與她洗個鴛鴦浴的,不過,他知道一旦洗鴛鴦浴,肯定會在浴室里幹起來的。

那她檀口哼出「啊啊」春音多半會引起家人的好奇,要是被家人撞見了,那倒有些尷尬,是以,他沒有與她一起洗澡。

等到兩人都沖完涼,已是凌晨二點多了。

隨後,他擁抱著她,哄她入睡。

看著她俏臉浮現出來的幸福之色,他知道她對自己感到非常滿意。

想到她有大仇還沒報,他也感到亞歷山大,畢竟,如今她是自己的情人了,如果自己不幫她,也沒誰會幫她了。

但要想幹掉太子,那談何容易?

是以,他也有壓力。不過,自從陳老爺子答應出馬相助之後,他又感到有了一分希望。

但這個結盟的事情要偷偷進行,不能讓太子知道,不然,這個計劃就會被扼殺在搖籃之。想要集結到足夠的力量,需要花費很多的人力物力。

現在他能做的就是先保護好自己,在勤奮的修鍊之不斷提高自身的實力。

他非常期待自己修鍊出高級三昧真火。

假如成功了,那就可煉製高級丹藥,而某些高級丹藥可以使人的潛能大大的激發出來,相當於有異能,比如神力丹。

可是問題就在於他完全還沒有觸摸到高級三昧真火的氣息,是以,談不上什麼突破。至於什麼時候能突破,他沒有概念,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不懈地修鍊下去。

因此,將她哄入睡之後,他便進入了玉墜。

花了半個鐘頭來煉製丹藥,隨後,便又練習了一個鐘頭的刀法。

然後,就開始淬鍊自己丹田裡的含有雜質的能量,他希望能早日打通任督二脈,那身手實力就必然會有質的提升。

不過,直到如今,還沒有足夠的純陽能量與純潔氣體。

他偶爾感到任脈有要被沖開的跡象,但也只是感覺而已,沒有實質沖開。如果打通了任脈,那內勁在四肢百骸里循環的範圍會大很多。

循環面積大了,自然可以使身體機能更加健康強壯。

用了一個鐘頭來淬鍊與煉化能量之後,他便將剩下的一個鐘頭用在嘗試煉製「壯陽丹」上。

當時,他煉製「強身丹」的時候,也是摸索著把二十幾種珍貴藥材的混合比例確定下來的,如今,他依然要這樣做。

因為沒有巧徑可走。

一個鐘頭過去,他沒有什麼收穫,只好出了玉墜。

彼時,已到凌晨五點多鐘了,他便擁著柏秀瓊溫潤的身子進入了夢鄉,一覺醒來時,已快到早上九點鐘了。

在家吃了早餐之後,他想到小樹林集市的「養生堂」去看看。

昨天,他沒有見到龍非來上班。

他是擔心她生病了沒人照顧,在這附近,她好像沒什麼親戚朋友。

龍非對於他而言,是一個頗為神秘的人物。一個沒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