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46章在床上安慰美人

第0746章在床上安慰美人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3 04:03  字數:3668

韋春宜在縣城裡不認識什麼人,有了麻煩,自然要找王小兵幫忙。

像收保護費這種事情,如果認識人,那可以不交;或者夠狠,比收保護費的人更狠,那也可以不交。

其他普通店主,為了求得安寧,則多半願意給幾百塊的保護費。

當然,不是每個地方都有收保護費的。

但可以肯定地說,有很多地方的店鋪是要交保護費給黑幫的。

如果不給的話,那後果有點嚴重,經常會有不明來歷的人前來砸店之類的,其實每砸一次,損失都比較大。

是以,大多數店主都寧願選擇交保護費,並且不報警。

縣城裡,其實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幫派,不過,最大的當然是太子的勢力了。而每個黑勢力都有自己的賺錢之道,有些是收保護費的,有些則是開賭場的,反正都是以手中的力量去搞一些普通人不敢搞的勾當。

而實力很大的黑勢力,一般是不會做利潤小的勾當的。

比如有了自己的酒店與娛樂場所的黑勢力,那極有可能不會再去做收保護費這種事了。

畢竟,一條街所有商店交保護費,其實也沒有很多錢的。何況,有些商業街還有幾個黑勢力瓜分著來收保護費的。

就是因為黑勢力收的保護費在店主可接受的範圍之內,才沒什麼人願意報警。

而東湖路兩邊的商店,估計沒有哪個店主會向派出所報案的。

是以,收保護費的就更加有恃無恐了。

人就是這樣,一旦某些事情起了頭,那就會漸漸成為規矩。

如今,黑勢力在東湖路收保護費,已成為一種大家默認的潛規則,甚至有人覺得這是應該的。

王小兵趕到東湖路的時候,見到韋春宜正一臉的不知所措。

而在美容店裡,站在一個男青年,膚色偏黑,梳著個中分頭,就是當時俗話說的漢奸頭,因為電視里的漢奸經常梳那種頭,是以得名。

這個男青年應該就是韋春宜說的黑仔了。

王小兵是猜測的。

不過,他見對方頗為剽悍,縱使沒聽過韋春宜說,也大約知道中分男青年是在道上混的了。

韋春宜見王小兵來了,俏臉上的擔憂之色便減了三分,但她也不知他能不能擺平,畢竟他在這裡的勢力幾乎為零,難以跟地頭蛇抗衡。

「小兵~」二個字,道盡了她此時心中的期待、無奈與憂慮。

王小兵微笑著點頭,意在安慰她。

隨即,走到那個中分男青年面前,打量一眼對方,道:「你就是黑仔?」

「是。」黑仔嘴角叼著香煙,微昂著頭,睥睨著王小兵,一副老子是山大王的架勢,根本不將對方看在眼內,話音之中充滿了自大之味。

「聽說你在這條街收保護費?」見黑仔模樣太拽,王小兵心裡不悅,冷道。

他是明知故問。

黑仔悶哼一聲,煙氣從鼻孔與嘴巴同時噴出來。

又吸了一口煙,才陰狠道:「這地盤是老子負責管的,不用說那麼多,你是來交錢的吧,就交一年吧,二千塊。」

聞言,韋春宜急道:「怎麼我的要交那麼多呢?」

她打聽過其它店鋪的,最多的才交七八百塊的,還沒聽過要交二千塊的。

其實,這是黑仔見王小兵開了一台摩托跑車前來,估計對方有錢,是以,才想狠狠地敲榨一把。

「你這是美容店,要收多些的。」黑仔以專業的口吻道。

「隔壁的服裝店,店面也跟我的一樣大,才交五百塊一年,你這明顯是特別欺負我們!」韋春宜又氣又急,高聳的胸脯急劇起伏。

「哼,都說了你這是美容店,不同的,別磨磨蹭蹭了,想平平安安地做生意,就給吧,如果你想經常有人來砸你的店,那你可以不給。我不勉強你。」黑仔倒比工商局的還要牛`逼哄哄的了。

韋春宜急紅了臉,卻無可奈何。

此時,王小兵輕輕地拉了拉她的粉臂,讓她退下,隨後,盯著黑仔,道:「交個朋友,怎麼樣?」

「我跟你說,交朋友,你也是要給二千的,不要以為說交個朋友,就可以不給錢,你想想,在我的地盤裡做生意,不給地皮費,這怎麼能行?我們弟兄們是要吃飯的。」黑仔咳吐一聲,將一口痰吐在了店裡的地板磁磚上。

王小兵與韋春宜見了都非常不滿。

畢竟,對方這個動作表明一點也不把自己看在眼內,這是何等的蔑視。

剎那間,王小兵心裡湧起一抹怒氣,虎目精芒一斂,整個人的氣場驟然間瀰漫著一股濃郁的肅殺之意。

黑仔不禁打了個冷戰,情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無來由地泛起懼意。

「喂!你是不是想打架啊?草你老母!想在這裡賣爛,老子動一根手指頭,就可滅了你!」黑仔惱羞成怒,覺得自己從心底里害怕對方,這是一種恥辱,於是,連忙板著臉,咬牙切齒暴喝道。

他是想借大聲說話來提高自己的氣場。

在場一共六個人,韋春宜與店裡三個女員工被黑仔焦雷也似的大喝一聲,都猛地肉跳了一下,渾身打著哆嗦。

但王小兵卻是例外,他站在那裡,雖說不上像一座崇山峻岭那麼屹立不倒,但他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堅毅與無畏氣勢,卻猶如是一尊鐵鑄的人像,任憑對方千拳萬腳也打不怕,那就更不要說是怒喝兩聲了。

在黑仔大聲嚷嚷的時候,王小兵還好整以暇地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抽著。

他這麼淡定的舉止,倒使黑仔更加憤怒了。

在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