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45章美人的親身感受

第0745章美人的親身感受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2 00:05  字數:8521

王小兵與三個老古董,特別是與全廣興的恩怨,那是不可能化解的。

換言之,雙方必然要有一方倒下,另一方才會罷休,只是近來因為毒品的事情,三個老古董被警方盯得頗緊,所以沒空來對付王小兵。

也正由於這樣,這段時間內,王小兵過得還是比較安寧的。

但他也知道,想要過安穩的日子,必須得將三個老古董剷除,不然,就像三個定時炸彈放在自己身邊,隨時都會將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而他也一直沒有找到好機會收拾三個老古董。

三個老古董挺狡猾的,並不並容易對付。如今,要是鐵手提供的消息準確,一舉將毒販抓住,那多半就可收拾全廣興,甚至連古海華與龍應唯也扳倒。

上次,在太子的生日派對晚會裡,王小兵見到三個老古董也現身了。

從那一刻起,他感覺他們跟太子肯定是有聯繫的。

或者可以說,他們已像三太保的郭長青與駱軍一樣,早已成為了太子的手下。

其實,他倒有點擔心。假如他們真的是太子的手下了,那自己動了他們,就相當於跟太子叫板,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以他現在的實力,還遠遠扛不住太子。

可是,如果不藉機來收拾三個老古董,那終究有一天自己會死在他們的手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已置身於這個恩怨的漩渦里了,那許多事情就不是按他的意志去發展的,而是按事情本身的規律發生的,他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做到「兵來將擋,水來土擋」。

如果在今年年底與明年上半年不能將三個老古董收拾,那估計他們在下半年之後就會對自己下狠手了。

因此,王小兵不得不抓住每一次機會,盡量把機會變成現實,從而除去三個強敵,不然,一旦錯失了良機,恐怕以後就再也難以遇到了,只有抱憾終身。

當經過小樹林集市的時候,他覺得還是先跟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馨文打聲招呼比較好。

這樣,才可以充分做好準備,要不,到時太過匆忙,倒容易出問題。

彼時,已快到晚上九點鐘了。

估計朱馨文已下班了,他便用大哥大傳呼她的呼機。

在等待她復機的時候,腦海里浮現她英姿颯爽的迷人音容笑貌,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想到她那渾圓而充滿了肉感的美`臀,他就頗想欣賞一下她股溝的勝景。

只想了一會,渾身便熱烘烘了。

約莫五分鐘之後,朱馨文才復了機,以清脆的聲音問道:「小兵,找我什麼事?」

「哈哈,文姐,你還記得我的號碼啊。我太高興了。晚上有空嗎?」如果她連自己的號碼都不記得,那就說明她一點也不在乎自己。

王小兵高興也確實是有道理的。

「咯咯,問這個幹什麼?沒空。」朱馨文柔聲道。

她對他的印象越來越好,不像以前那樣,對他有偏見,如今,她覺得他是個值得交的朋友。

「呃,想請你吃宵夜。」他確實對她有意思。

「小鬼頭,別打姐姐主意。乖,自個玩去。」朱馨文以姐姐的口吻道。

她比他大幾歲,所以,在她眼裡,他像是弟弟一樣,不過,這只是從年齡來說的,如果從他的氣質來說,她感覺自己跟他也蠻登對的。

「文姐,你是指我哪方面小呢?」聽著她溫軟的聲音,他感到舒服。

「誒,別說這個了。」她的話音明顯有羞澀的味道。

畢竟,那次在她的辦公室里,她見到了他褲襠的「小帳篷」,能猜測出他的小弟弟發育非常良好。

是以,如今聽他這樣曖昧地問自己,朱馨文不禁芳心有如鹿撞,怦怦直跳,幸好不是與他面對面說話,不然,被他看到自己滿臉紅暈飛舞,那就糗大了。

她知道他數歲不大,但小弟弟卻很大了。

自從見過一次他褲襠「小帳篷」的雄偉壯觀之後,她便經常會在腦海里浮現那天的情景。

「文姐,其實我不算小了。」他的本意是說自己過完年也有十八歲了,算是個成年人了,不過,他的話卻又頗容易引起歧義。

正所謂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在朱馨文聽來,他的那句「其實我不算小了」話好像有這種意思:我的小弟弟很大了,你是見過的。

是以,她的聲音更為害羞了:「誒,小兵,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呢,不許你說,文明一點,知道嗎?再說我不理你了。」

聞言,王小兵倒是怔了怔。

他回想了一遍,覺得自己說話挺正常的啊,連半字髒字都沒吐,怎麼就不文明了呢?

「文姐,我沒有說粗口啊。你是不是喝醉了?為什麼說我不文明呢?」他搔了搔後腦勺,一頭霧水,不知所以然,道。

「你還不承認呢~,耍賴。」朱馨文幽幽道。

「文姐,我真的糊塗了。那你說出來啊,讓我知道哪裡不文明了。」他又回想一遍,實在沒發覺自己有什麼不文明的地方。

「哼,不指出給你看,你肯定是要耍賴到底了。聽好了,你剛才說『其實我不算小了』這句話,不是在耍流氓嗎?」朱馨文也是個比較豪爽的人,口直心快。

這時,王小兵才若有所悟。

之前,因為他根本沒有往那方向想去,所以不知她說的不文明是指什麼。

如今,當她說出來之後,他便明白了,心裡不禁樂翻了天,哈哈笑道:「文姐,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沒有那種意思啊。」

「哼,現在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