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44章快活的一天

第0744章快活的一天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1 18:35  字數:3773

如果陳老爺子不肯答應,那對付太子的計劃又得重新籌劃。

這樣一來,就難以找到更好的計劃了,而且,時間不等人,可能在還沒有找出對策之前,就被太子收拾了,那就悲催了。

是以,當陳老爺子沉思的時候,眾人心裡都七上八下的,有點忐忑不安。

馬雲天也猜測到陳老爺子是在顧慮什麼,於是推心置腹道:「老爺子,我們也知道你已淡出江湖了,該是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了,實在不應該再叫你出山。當我們什麼也沒有說過。來,我們喝酒。」

「不。我一把年紀了,如果還能幫你們做點事,我會感到自豪的。」陳老爺子表態道。

聞言,眾人眼前一亮。

陳老爺子吧嗒吧嗒吸著煙斗,左邊吸進去,右邊吐出煙氣。

「我是在想這個計劃行不行得通,其實,我很早之前也有這個想法,但一直沒有去做。」陳老爺子若有所思道。

「那可行嗎?」王小兵興奮問道。

「應該有機會吧。但太子的實力太強了,我們想要扳倒他,並不容易。」陳老爺子如是道。

「這個當然,如果我們結成聯盟,那還有機會,要不,一點機會也沒有。老爺子,我說句真心話,像我師父一樣,對於要請你出山,我也感到很內疚。但又沒有其它辦法可想,所以還請你原諒。」王小兵真誠道。

「哪裡話,太子也是我的仇人。」陳老爺子正色道。

王小兵估計是柏秀瓊家裡的事。

果然,頓了頓,陳老爺子忿然道:「太子謀殺過我的一個鐵哥們,我一直想報仇,但沒有找到機會。如果在有生之年能完成這個願望,我也就滿足了。」

本來,王小兵想將柏秀瓊在自己的家的事說出來的,但想到柏秀瓊的處境實在太危險,還是少說為好。

是以,才忍住了。

隨後,眾人商量了結盟的細節問題。

在馬雲天的家裡吃了晚飯之後,王小兵才告辭了,駕駛著桑塔納,載著洪東妹、桂文娟與林帶喜回東方鎮。

回到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進了洪東妹的房間,四人坐在沙發上品著紅酒。

起先,只是非常正常地聊天。

當各人都喝了半杯紅酒之後,便有點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了。

不過,彼此又不好意思無緣無故地脫衣服,於是,洪東妹便建議跳舞,開響了音響之後,激情的音樂飄蕩在空中。

四人隨著快節奏的音樂扭動著身子。

跳著跳著,先是洪東妹撅著豐`臀,佯裝無意中不停地用美`臀去磨王小兵的褲襠,喚醒他的小弟弟。

隨後,桂文娟與林帶喜也用同樣的手法,輪流用豐`臀去磨他的小弟弟,不消五分鐘,他的褲襠便現出了一頂高聳的「小帳篷」。

三位美人相視一笑,為自己的計謀得逞而沾沾自喜。

此時,他已欲`火焚身了。

於是,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一把抱起洪東妹,將她抱放在沙發上,然後扒她的褲子與內褲。

「嗯~,老公,我們還要跳舞呢~,你怎麼這麼急啊~」洪東妹輕扭著柳腰,雙腳纏著他的豹腰,含笑嬌聲道。

「老婆,我要。」他以最嫻熟的手法扒掉了她的褲子與內褲。

隨即,他又去將林帶喜與桂文娟一一抱過來,讓她們坐在沙發上,也將她們的褲子與內褲都脫掉了。

不消三分鐘,三位美人都坐在了沙發上,張開了兩腿,而下半身**裸一絲不掛,胯下的迷人勝景盡顯在他的眼底,使他看了不禁連打幾個激靈。

舔了舔嘴唇,他立刻施展出「柔舌功」分別問候她們的小妹妹。

轉眼間,三位美人的胯下都濕漉漉了。

至此,他也知道她們欲`火焚身了,於是,趴在了處於中間的林帶喜的白嫩身子上,舉著老二往前一刺,只聽到「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如今,還有兩位美人等著他侍弄,但他也一樣應付得來,因為他獨創了一套聞名天下的「二指神功」。當老二正在林帶喜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開鑿隧道的時候,他兩手左右開弓,祭出「二指神功」,進入洪東妹與桂文娟的神秘山洞勘探研究。

剎那間,室內「啊啊」春音如浪撲來,一波接一波,十分誘人。

聽著那此起彼伏的春音,真是羨煞神仙。

約莫七分鐘之後,三位美人都進入了預備**的狀態。在這種時候,便要提高進攻頻率。

於是,王小兵雙手捧著林帶喜的美`臀,飛速地撅動屁股,開始重進重出,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進行人類非常有意義的快**育運動。

不消三分鐘,林帶喜便張圓了檀口,求饒道:「啊~,老公啊~,輕啊~」

「老婆,輕不了啊。」因為還要送兩位美人上**,他得抓緊時間,是以,必須一鼓作氣,將體育運動進行到底。

果然,又過了三分鐘左右,只聽到林帶喜「啊」地嬌呼一聲,身子一軟,便在興奮之中暈了過去,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還在有韻律地震動著。

「老公,她暈了。」洪東妹的意思是:該輪到我了。

「老婆,就到你了。別急。」他邊說邊從林帶喜的神秘山洞裡拔出了不世出的老二,一個轉身,便又騎在了洪東妹的嬌軀上。

不用吹灰之力,便進入了她的身子里。

隨後,又是大動起來。

洪東妹照樣頂不住,大約八分鐘之後,她也求饒。

不過,他哪裡停得下來,只有咬著牙根,誓要將她送上**,又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