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43章盟主

第0743章盟主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1 00:24  字數:8471

女人,如果經常對某一男人笑,那確實會引人遐想的。

畢竟,笑容這種東西本身就是有非常豐富的情意的。是以,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露出甜甜的笑容,那多半是對男的有點意思。

如今,關之韻走進了女廁所,忽地回頭瞥了王小兵一眼,並且還向他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在這種關鍵時刻出現這種情景,那肯定使王小兵聯想翩翩。

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她在暗示自己。

畢竟,兩人有一腿。

何況,他也知道她剛才見到了自己褲襠的「小帳篷」。

在這種情況之下,縱使是別的男人,也一樣會猜測她是在暗示自己跟進去。王小兵咽了一口口水,便也朝女廁所走了進去。

聽到身後有腳步聲,關之韻再次回頭一看。

當見到是王小兵跟進來了,她輕輕地跺著腳,羞窘道:「嗯~,這是女廁所,你進來幹什麼啊?」

「韻姐,男廁所可能沒位置了,我想進來借個廁所用。」他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了,褲襠的「小帳篷」則是越高了。

「嗯~,那你快點吧,我幫你看風。」關之韻嬌羞道。

「韻姐,你不是也來上廁所嗎?一起吧。」他渾身充滿了幹勁,想起她那嫩`滑的身子,他呼吸也變粗重了。

「咯咯,別胡鬧了~,這裡是廁所呢~,你先上吧,我幫你看著,有人來的話,你就別出來。」她的意思是說:在廁所里幹不了快活的體育運動。

不過,他卻是信心滿滿的。

因為他有幾招絕招,就是為了能在狹窄的空間里使用的。

像「抱虎歸山」、「金雞獨立」都是能在很小的空間里進行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絕對不會影響運動質量的。

「韻姐,來吧。」他拉著她進了小隔間里。

「不~」她俏臉紅暈飛舞。

「韻姐,只一次,不用多久的。」說著,他便以嫻熟的手法開始脫她的褲子與內褲。

正巧此時有女人進來上廁所,是以,關之韻不敢出聲,只是用手去提了一下褲子,但也只是做個樣子罷了。

畢竟她也是想跟他快活一下的。

享受過他不世出老二的侍弄之後,她永生難忘他小弟弟給自己帶來的無窮快感。

轉眼間,他便將她的長褲與內褲都扒下來了,立刻施展出「柔舌功」問候她胯下的小妹妹,不消一分鐘,便使她的神秘山洞溢出了大量的泉水。

「啊~,小兵,別嘛~」當女廁所里只剩下她與他時,她雙手摩挲他的黑髮,嬌聲道。

「韻姐,我要。」他立刻祭出「抱虎歸山」。

這招「抱虎歸山」的精髓之處就是要將女方頂在牆壁上,那才能發揮它的最大威力。

是以,他兩手摟住她雙腿,捧著她的美`臀,將她抱了起來,也不用眼睛去看,只憑老二那超群的靈敏嗅覺,在她濕潤的胯下點戳著。

「啊~,好酸~,別戳嘛~」她連連打激靈,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膩聲道。

「韻姐,只來一炮。」說著,他的老二已找到了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屁股一撅,只聽到「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身子里。

剎那間,他感覺自己被一股濕暖與膩人的肉動包圍住了。

「啊~」

當他的老二齊根卧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時,她張圓了檀口,哼出了誘人的春音。

隨即,他收腹挺胸,不停地撅動屁股,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忙碌著,每一次開鑿都是那麼有法度,有力量感,有速度感。

因為是在公共廁所里,是以,她咬著紅潤的下唇,盡量不哼出「啊啊」春音。

但他每次的撞擊力頗大,使她時不時「啊啊」地嬌呼兩聲。

而且,她的鼻翼連綿不斷地噴出「嗯嗯」的春音,雖是頗為輕柔,但也一樣那麼撩人。

特別是當她將腦袋伏在他的寬闊肩膀上,檀口對著他的耳朵呵著熱氣,不停地將「嗯嗯」與「啊啊」春音輸進他的耳朵里時,使他體內的欲`火更盛。

起先,他確實是輕進輕出。

不過,半分鐘之後,他便開始提高進攻頻率。

隨即,那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噗噗」聲非常有韻律地響起來,在廁所里回蕩,與那「嗯嗯」、「啊啊」春音交織在一起,形成威力更強的春音。

在這種興奮的時刻,王小兵還要耳聽八方。

畢竟公共廁所里會有人進進出出的,如果被人聽到了春音,終究容易引來圍觀。

是以,為了安全著想,盡量不要被別人知道女廁所里有人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將她頂在牆壁上,一邊吻她的酥胸,一邊開鑿隧道。

約莫五分鐘之後,關之韻的秀髮便濕亂了。

此時,她感到胯下的神秘山洞火辣辣的,不得不求饒道:「啊~,小兵啊~,輕啊~」

「韻姐,我並沒有用什麼力啊,頂住,我會讓你成為最快活的人的。」他弓著身子,以獲得更大的彈性,飛速地撅動屁股,越來越快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重進重出。

「啊啊~,不啊啊……」

她快要堅持不住了,只能用玉手輕拍他的脊背,示意他輕些。

可是,速度提起來之後,他也難以一下子便減慢下來,只有一鼓作氣,先將她送上高潮再說,是以,他繼續提升進攻頻率。

「啊啊~,別啊,干暈我啊啊……」她秋波蕩漾的美眸半眯著,俏臉紅撲撲的,明顯是處於極度的興奮之中了。

但他卻埋頭苦幹。

轉眼間,三分鐘又過去了。

此時,只見他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