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41章為美人而戰

第0741章為美人而戰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10 00:02  字數:8510

雖還沒有開打,但跆拳道協會的成員都覺得王小兵是必敗無疑的了。

而當事人梁國興與程萬里,臉龐上都顯出一種把王小兵看作是透明的神情。特別是當程萬里把王小兵的實力告訴梁國興之後,梁國興的自信心就更為爆棚了。

畢竟,知彼知已,百戰百勝。

當得知王小兵的身手比自己差,那怎麼能不高興?

一場切磋,不用費什麼力氣便能取勝,那確實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是以,梁國興今天的心情非常之好。

但這只是他一廂意`淫而已。

唯一令他有點不爽的是見到王小兵身邊有好幾個美人。

跆拳道協會裡也有不少女學員,但跟馬艷、陳圓圓、洪東妹等美人比起來,確實要遜色一籌。

不單是梁國興,還有程萬里,見到馬艷緊挨在王小兵身邊,他便感到醋意急湧上心頭,使他恨意更濃,盯著王小兵的目光也變得陰森起來,好像要用視線射穿對方的胸膛。

程萬里與王小兵的切磋,註定是一場激烈的斗戰。

這是由愛生恨惹出的較量。

太子依然是那麼的風流倜儻,溫儒雅,使人看了大生好感。

「老子爺,馬師傅,洪姐,兵少,大家好。」他抱拳行了個江湖禮,氣定神閑,微笑充滿了自信。

「太子,你也對這種事有興趣啊?」陳老爺子吧嗒吧嗒吸著煙斗,笑呵呵道。

「今天剛好有空,聽張會長說這裡會有兩場切磋,也就來看看,想欣賞一下兵少的過人魅力。」太子的話語非常客氣。

其實,以他的身份地位,稱呼王小兵為小兵,那已是頗為給面子了,不過,他卻稱對方為兵少,這裡面雖有一點客套的意思,但也可看出他有籠絡王小兵的味道。

「聽說兵少今天要挑戰兩個人,看來兵少真是武林高手!」太子比了個大拇指,贊道。

在一旁的梁國興與程萬里卻是冷哼起來,明顯對此不敢苟同。

「我以前沒有練過武,還是近來才加入詠春拳武館的,以武會友,跟梁兄,程兄切磋一下。」王小兵拱了拱手,呵呵笑道。

「嘿嘿,王小兵,聽說你跟馬師傅學了不少絕招,待會動手的時候,千萬要手下留情啊,請別打傷我啊。」梁國興仰著頭,以輕蔑的眼神盯著王小兵,揶揄道。

旁邊不少跆拳道協會的成員都附和地嘻嘻哈哈嘲笑起來。

詠春拳武館的學員則是橫眉豎目,神色頗為氣惱,如果馬雲天開口說「打」,那估計立刻會發生激烈的斗戰。

馬艷俏臉現出忿然之色,洪東妹等美人也一樣,都對梁國興消遣王小兵這件事非常不滿,全都生氣地盯著梁國興,對他頗為痛恨。

不過,王小兵神色卻很淡定。

那是因為他見慣了大場面,縱使心裡有氣,但也不會顯露出來。

「哈哈,梁兄說笑了。我師父實力應該在你之上吧。師父確實傳了我不少技巧,但我還沒有能熟練運用,不然,估計你今天不是我的對手。」王小兵笑道。

「桀桀,好!我想見識一下你的高招!」梁國興陰笑道。

程萬里本來也想說幾句很拽的話的,但見馬雲天在場,是以,不好意思開口。

「不如這樣吧,大家下個彩頭,看起來才夠刺激,怎麼樣?」太子舉起手,讓大家安靜,隨後建議道。

「好!我贊成!」張大雄立時附和道。

「對,太子說得好!我們應該下個彩。」梁國興低頭哈腰道。

因為他覺得自己贏的機率在九成以上,是以,也想趁機撈一點外快,所以非常贊同,這種錢不賺就白不賺。

「可以啊。」王小兵也點頭道。

馬雲天與陳老爺子等人微怔,畢竟他們感覺王小兵是輸多贏少。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還要押注,那明顯是虧本的事情,那有什麼意思?本來,馬雲天正想婉言拒絕的,但還沒開口,就被王小兵說了。

馬艷也用微訝的神色望向王小兵。

雖不敢說很了解王小兵,但她對他的實力也有一點清楚。

就是因為知道他贏的機會不大,所以聽到他也同意下彩頭,才感到他的做法過於冒失了,想勸他,但他已把話說出來,收不回去了。

唯有洪東妹、林帶喜與桂娟三位美人覺得王小兵有機會,所以不怎麼驚愕。

「好!好!好!」梁國興頗為興奮道:「王小兵,不如這樣吧,我跟你另外再賭點什麼。賭錢不夠好,如果你輸了,你就叫我做爺爺,怎麼樣?」

他這番話明顯有侮辱人的意思。

「那你輸了又怎麼樣?」馬艷是女漢子,再也忍不住了,剔起柳眉,嬌叱道。

「嘿嘿,我輸了?嘿嘿,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嘛,願賭服輸,要是我輸了,那跪下來叫他做爺爺,行了吧?」梁國興雙手抱胸,神態輕鬆之極,好像他接下來要對付的是一隻螞蟻,不用吹灰之力便能將之消滅。

聽到弟子這麼有信心,張大雄也覺得臉面有光,滿臉笑意。

反觀馬雲天,則是臉有不快之色。

畢竟,他認定了王小兵不是梁國興的對手,如此一來,那就只有被侮辱的份了。

是以,他與陳老爺子都不敢出聲,暗忖今日可能要受盡別人揶揄之能事,晚上回家都不知還能不能吃得下飯。

馬艷被梁國興一番話說得啞口了。

由於她也感覺王小兵失敗的機會太大了,是以,也不敢說強硬的話。

在這種沮喪的時候,她只能用眼神向王小兵詢問,好像在說:小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