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31章車廂里的春色

第0731章車廂里的春色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05 00:41  字數:8526

關鍵王小兵說只有他與她兩人在這裡,是以,關之韻便接受給他摸一摸大腿。

她也不想自己的大腿留下疤痕,如果不是領教過他的「內功」的神奇,居然真的在短短二十分鐘左右,便治療好了瘀傷,她是不會相信他後面的話的。

只因他說的話是半真半假的,是以,她沒法判斷。

要是不讓他摸,日後自己的大腿真的留下了疤痕,那倒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因此,寧願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畢竟她無法確定他說的是謊言,那就只好接受他的建議了。

得到了她的允許,他便正大光明地伸手在滑膩的大腿上愛撫著。

「啊~,你的內功還摸我那裡啊~」她的注意力倒大部分放在胯下的神秘山洞裡了,因為那裡更為酥癢。

是以,當他愛撫她誘人的大腿時,她反而不在乎了。

其實,這正是他的調虎離山之計。

只有引開了她的注意力,才可以肆意地撫摸她的大腿,感覺她滾圓大腿的溫潤與膩人的彈性。

「韻姐,因為我要收回內功,所以又要經過你那裡,別慌,它只是路過而已,沒有什麼的,很快就會過去的。」他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用心地愛撫著她神秘山洞的內部。

每被他的中級三昧真火撫摸一下,她的神秘山洞便溢出一波泉水。

如今,她已把長褲褪到了大腿處,只有蕾絲內衣遮住胯下的神秘山洞了,是以,當泉水滲出來的時候,很快便滴到了他的褲襠上,轉眼間,又沁到他的老二上面,滋潤著它。

這樣,他的小弟弟跟她的小妹妹已有一點交流了。

好半晌,她才醉眼秋波蕩漾地嬌聲問道:「你好像摸我大腿好久了,可以了嗎?」

「可以了,這次的治療非常成功,不會留下疤痕的。我也感到輕鬆了許多。」他盯著她薄薄的蕾絲黑色內衣,興奮道:「韻姐,你的內褲真好看啊。」

「嗯~,你壞,就是想看人家的內褲~」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了一下他結實的胸膛,嬌嗔道。

「韻姐。」他親昵地輕呼一聲。

隨即,便忍不住伸手去扒她的蕾絲內衣。不過,她頗為機警地肉跳了一下,便用玉手握住了他的手。

「嗯~,你壞~,還想脫人家的內褲呢~,哼~,就知道你在想歪主意。」她努著紅潤的朱唇,一邊嬌嗔著,一邊用手去提褲子。

如果被她把褲子提上去了,那待會再要她脫下來就難了。

於是,他腦筋一轉,立時想到了對策,其實,說白了也很簡單,那就是轉移她的注意力,使她忘記提褲子的事。

只有這樣,今天才有機會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是以,他連忙笑道:「韻姐,你的唇好美,讓我吻一下好嗎?」

說著,他便把嘴湊了過去。不過,他猜測她會有些抵觸,因為她心中始終有著不少的顧忌,害怕太子知道。

果然,她偏開了頭。

「嗯~,不嘛~,人家要回家了~」她咬著薄潤的紅唇,嬌聲道。

「韻姐,讓我吻一下嘛。滿足我這個最大的願望,好嗎?」他算是個採花老手了,知道在僵持不下的時候,那就要先從美人的檀口開始,只要攻克了她的檀口,那就可向下推進,極有可能攻陷她的三點。

但她終究頗為擔心被太子知道。

在這種驚恐的心態下,她也頗為矛盾,其實,她也想與他做一做快**育運動的。

可是,一旦與他結合了,而自己又還是太子的情人,只要被太子無意中獲悉了這件事,那就非常成問題了。

她不為自己的安危著想,也得為家人的安全著想。

與太子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她比較了解他,知道他是做得出那種兇殘的事情的。

是以,有這種種的擔憂,就削弱了她的情`欲,使她在想做快**育運動的時候,忽然心頭會冒出一句:要是他知道了,我會死嗎?

當然,她不會向王小兵明說。

只是當他要吻她的時候,她婉拒道:「不~,我要回家~」

他知道她也有性趣,也大約猜到她的顧忌是什麼,勸解是沒多大作用的,因為太子對她的影響不是三言兩語能消除的。

唯有挑逗她,使她的欲`火繼續上升,那才可壓制她的顧忌。

於是,他便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繼續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內部非常溫柔地愛撫著。

「啊~,別摸嘛~,人家下面好酥癢啊~,嗯~,停嘛~」她輕扭著腰肢,晃著美`臀,磨著他雄壯挺拔的老二,軟語道。

「韻姐,我不是故意的。」他辯解道。

「啊~,那你快點將內功收回去啊~」她在晃著豐`臀的時候,又感受到他老二那股灼人的激情溫度,更加情迷意亂了。

「我這就收回去。」說話間,他看準了機會,便把嘴湊了過去,趁她剛開檀口之際,一下子吻住了她的檀口,但她急忙閉著紅唇,不肯讓他的舌頭進來訪問。

「嗯嗯……」她輕輕地推著他。

但她本來就偎在他的胸懷裡,任憑怎麼推,也推不開他。

她能做的,就是緊抿著紅唇,鼻翼哼著連綿不絕的春音教人聞之比吃春`葯更為有效。

以往,他也試過美人這種抵觸的情況,但他有豐富的應對經驗,只要美人有意思,那再堅持一會,就可教美人張開檀口。

關之韻對他確實有意思。

就憑這一點,他就可斷定自己必然能進入她的檀口,進行友好的訪問。

是以,他鍥而不捨地吻著她的溫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