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25章黃花閨女喜歡的男人

第0725章黃花閨女喜歡的男人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2-02 00:17  字數:8381

與鐵手通完電話之後,王小兵放下大哥大,又回到了柏秀瓊的床上。

看著她還在熟睡之中,他便又爬上了床,摟著她如玉一般溫潤的身子,他一邊愛撫她的美`臀,一邊吮`吸她那雪白而堅挺豐滿的雙峰。

吻了數分鐘,過足了癮,才下床,用褲子蓋住她的身子。

他對鐵手作出了承諾,要是鐵手因販毒被捉了,那就將之救出來。但這只是他自己的單邊意思。

如果鐵手真的被捉了,一定能能將他救出來嗎?

王小兵心裡也沒底,畢竟他不是朱馨文,他要說服朱馨文,朱馨文同意了,才可以赦免鐵手的罪。

是以,必然要先跟朱馨文打聲招呼。

看了看勞力士,知道朱馨文還沒有下班,於是便立刻穿好衣服,下了樓,騎了摩托跑車到小樹林〖派〗出所去。

每次走進〖派〗出所大院,他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因為他一隻腳踏入了黑道,雖還稱不上是一個專職的黑道分子,但不論怎麼說,他都算業餘黑道人物了。

而〖派〗出所是白道的場所。

一般黑道人物到〖派〗出所去,那多半是要倒霉的。

所以,當他走進小樹林〖派〗出所大院時,便有一種好像自己被捉來這裡的一樣,他自己都覺得滑稽。

小樹林〖派〗出所的〖民〗警都認識他。

而他輕車熟路找到了所長辦公室,伸手輕輕地敲了敲門。

隨即,便聽到裡面傳出朱馨文的清脆話音,那是一種頗為有磁性的聲音,使人聽了很愉悅:「請進。」

擰開門把手,打開門,走進去,關上門,見到朱馨文正在辦公桌上寫著什麼。

朱馨文也想不到會是王小兵來這裡,抬起頭,微帶一分訝然之色,微笑道:「怎麼是你啊?放假了嗎?」

「我請了假。」他與她的關係越來越曖昧了。

第一次見面時,因為她對他有偏見,所以話語之中,處處可以感受到她對他的不屑之意。

經過了一些日子的相互認識之後,她發現他並非像自己想像的那麼可惡,而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對他的感觀改善了許多,而且,??且,令她感到有點忸怩的是,她發覺自己對他有了意思。

是以,現在與他見面,都會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希望能給一個好印象他。

如果知道他會來,她肯定要照照鏡子。

如今他突然來了,她沒空補妝,只好在說話之際,假裝把玩著小鏡子,其實是不時地看看自己的臉面,感覺還算滿意,才放下了鏡子。

在與她那含情的目光相接觸時,他也能感受到她的情意。

一個對情感敏感的人,很容易從對方的眼神與臉色覺察出對方對自己的情緒變化。

王小兵在huā叢之中摸爬滾打了不短時間,對於美人的情感變化很在行,只憑對方一個眼神,一句話語,一個微笑,便能知道美女對自己有多少興趣。

他從朱馨文的眼神里感覺出她對自己是有意思的。

當然,這種情意並不濃,淡若清水,但確實是存在的,不是他意`淫出來的。

他感覺她有時會有意隱藏起對自己的那份若有若無的情意,或者是由於知道他跟張芷姍是一對,所以不想做第三者。

如果她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高深武功,那她肯定會改變想法的。

不少黃huā閨女都有她這種思想,但經過與王小兵在床上切磋之後,便不敢再獨佔他了,都希望他有多幾個情人。

只有這樣,才不會被他騎在身上一連開十數次炮,那神秘山洞真的會頗為紅腫,第二天想走路都頗為困難,天天因胯下疼痛而睡在床上,那也頗為尷尬。

不過,在還沒有知道他不世出老二具有絕招之前,黃huā閨女都覺得自己應該獨佔他的。

朱馨文也有這種想法。

在工作上,她算是一個女強人。

但在情感世界裡,她卻還是個新手。因為她並沒有huā多少時間在情感世界裡磨鍊。

像她這種情感比較單純的黃huā閨女,一般都希望男方的感情要專一,就是只准喜歡她一人,不準腳踏兩船。

而她已知道王小兵跟張芷姍有一腿了。

在這種情況下,她才不願意把自己的情感向他展現,除非他是單身。

朱馨文的想法跟柏秀瓊的一樣,柏秀瓊也是由於知道他有女朋友,所以不願意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

不過,被他的老二進入了神秘山洞訪問過之後,她也希望他有多幾個情人了。

朱馨文也不知自己怎麼就悄悄地對他有了意思,想到他與張芷姍是一對,她便有點惆悵。要她去撬牆腳,她做不出。

其實,這都是她多慮了。

如果她肯與他在床上切磋一番,絕對會改變看法。

「嗯,你找我有事嗎?」她轉著手中的圓珠筆,瞥了他一眼,見他的目光正灼灼地射過來,便連忙垂下了視線,佯裝看文件,問道。

「對,跟你商量一件事。」他的視線落在她飽滿而高聳的酥胸上,腦海里立時幻想出她胸前兩座雪山的勝景。

「什麼事呢?」她又瞥了他一眼,見他正盯著自己的胸部看,於是把文件夾豎了起來。

他咂了咂嘴,表示失望。

「文姐,我有個朋友現在已打進全廣興的內部。」他欣賞著她精緻的臉蛋,平靜道。

「哦,你的意思是說收到有關毒販的消息了?說來聽聽。」說到工作的事,朱馨文立刻有了女強人的味道。

「沒有消息。」他露出一個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