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18章武神

第0718章武神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29 18:59  字數:3650

當柏秀瓊仰坐在沙發上,伸出雙腳的時候,王小兵一把便抓住了她兩腳的腳踝。

如果她不是穿牛仔褲,而是穿裙子,那把她兩腿一分,肯定可以見到她胯下露出來的內褲。

如今,縱使分開她兩腿也沒什麼用,於是,便藉機坐了下來,將她的兩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用手固定她兩腿,不讓她縮回去。

「啊~,你放開~」

她嬌呼了一聲,因為她的小腿觸碰到他褲襠的「小帳篷」了。

「就讓我們這樣坐著聊聊天吧,秀瓊姐,你的腿真美,又長又好看。」說著,在她的小腿上輕輕地愛撫著。

「啊~,你那裡為什麼那麼硬啊~」她想縮回腳,卻辦不到。

「秀瓊姐,它是那麼硬的,你不必理它。」他輕輕地搖著她的小腿,使之與自己的老二產生摩擦。

「嗯~,我不~,你快放手。再不放開,我要用力踹了啊。」她俏臉又紅起來了,像是熟透的蘋果,有一種成熟美。

「別踹,我小弟弟會受傷的。」他笑道。

聞言,她「噗哧」一聲笑了,佯裝狠狠地橫了他一眼。

「那你還不放開,你小弟弟老是碰到我,你肯定在想那事,壞~,我要去洗澡了。」她伸手來掰他的手。

「我幫你燒水吧。」他熱情道。

不過,他並沒有放手,吃飽喝足了,他有點想做男女的快**育運動了。

但他也感覺她現在的抵觸情緒應該比較大,估計今晚成功的機率不大,但不嘗試過又怎麼知道結果呢?

是以,他決定大膽地嘗試一番。

但正在他想要進行自己偉大的計劃的時候,卻發現爸爸王叢樂回來了。

於是,不得不連忙坐到另一張沙發上,等到王叢樂停好摩托走進來客廳,發現兩人已端坐著看電視了。

柏秀瓊則是輕鬆了許多,但俏臉依然紅暈亂舞,嘴角含笑,幽幽地瞥王小兵一眼,眼神彷彿在說:咯咯,看你還敢不敢亂來。

不久,許娟也回來了。

至此,王小兵沒有機會再向柏秀瓊發起進攻了。

晚上十一點左右,他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如果不是急著要把氣海里那枚「強身丹」第四與第五層的藥力煉化,他還想再找機會去挑逗挑逗柏秀瓊。

對於白天與笑面郎的切磋,王小兵打敗了對方,回想起來,還有點興奮。

當時,他以為笑面郎是太子五大得力助手之一,但如今看來,極有可能不是。他雖然還沒有與四大金剛正式交過手,但當時試過了呆書生的實力,覺得笑面郎的身手要比呆書生差很多。

是以,笑面郎應該不是太子五大得力助手最神秘那一位。

除了四大金剛之外,第五位到底是誰,他不清楚。會不會是進村子收古董那個人呢?敵人蹤跡不明,總是容易使人不安。

畢竟,如今王小兵相當與太子是敵人了,只差還沒有完全撕下麵皮而已。

是以,要是不能完全了解敵人的方方面面,那就難以做出應對。他已見過四大金剛,假如日後要對付他們也容易些。

但太子第五個得力助手是誰都不清楚,又談何對付呢?

說不定經常在自己身邊,那到時要是對方突然發難,那自己就悲催了。王小兵將周圍的人都仔細地想了一遍,覺得沒有哪個的可疑度很大的。

被太子的勢力籠罩著,他也感到亞歷山大。

關鍵是太子的實力太大了,自己跟對方沒法比,說得誇張一點,太子動一根指頭,自己都有可能承受不起。

這種巨大的實力差距,使他有時感到絕望。幸好,他還不至於完全絕望,他是個頑強的人,越有壓力,便越有動力,在困境之中,他偶爾也會感到興奮,如果能扳倒太子,他會覺得自己真正是強大起來了。

如今,想要跟太子較量,還不是時候。

只能先把最迫切的事處理好,按部就班,到時去拜訪一下陳老爺子,跟他商量一下對付太子的對策。

要是陳老爺子肯出力的話,那結果又會有點不同。現在,陳老爺子的勢力其實也不大,但他的聲威還在,只要他肯出頭牽引,那就有可能聚集起一股頗大的力量,這樣,才能跟太子一決高下。

否則,只靠單股的力量,在現階段而言,真的沒人是太子的對手。

當人靜下來之後,細細回想一番,記憶片斷一幕一幕地掠過腦際,有的使他歡喜,有的使他憂傷,有的使他憤怒,種種事情,使他感到,活在世上,許多事情看似很小,實質挺複雜的。

就像他跟梁國興切磋的事,表面看來,就單純是兩個人的較量而已。

但仔細一想,便會知道,這場切磋將會牽動許多人的神經,這不單是跆拳道協會與詠春拳武館的間接較量,還是王小兵與三個老古董,王小兵與太子一伙人的暗戰。

輸了的話,被羞辱那是不必說的了。

而從此以後,就被被人繼續踩在頭上作威作福,這是王小兵不可忍受的。

假如贏了,那情況就有點不同了,不但保住了面子,而且,還給自己的朋友、情人都爭了光,特別是馬艷,她會覺得很有面子的。

經過與笑面郎的切磋,王小兵感覺自己的身手真的比以前提高了不少。

但過幾天要同時挑戰梁國興與程萬里,這個壓力不小,這是他自己提出來的,後來想一想,覺得當時還是衝動了一點,本來應該分開來與他們戰一場的。

現在,話已說出來了,已收不回來了。

唯有將梁國興與程萬里打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