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10章她的股溝入口處

第0710章她的股溝入口處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25 18:20  字數:3738

王小兵對於與龍非這一段若隱若現的感情,也非常的惆悵。

看似能得到,有時近在咫尺,但細看才會發現是橫亘著千山萬水,就是會飛,也難以逾越兩人之間的鴻溝。

兩人的身份往往會決定兩人最終的走向,是結合還是永遠不能結合,那其實在冥冥之中都有定數的了。

如果她真是有苦衷,他願意原諒她。

問題就在於她能不能放下負擔,正式接受他進入她的情感世界裡。

他覺得她有時是刻意與自己保持著一段距離的,使他在想要接近她的時候,卻遇到了她的逃離。

如今,她的身份雖是個謎,而有一點不變的是:她肯定是處於與自己敵對的陣營里。

兩人是敵對關係。

他一直想感化她,但現在遇到了瓶頸。

說她不關心他,那不對,說她對他很關心,那又不對。因為她有時會變得很冷漠,有時又會變得很熱心。

這應該說明她的心境是處於非常矛盾之中的。

而如何才能使她心中的矛盾化解下來,他還沒有想出好的法子。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著與她這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如果能經常從她那裡得到暗示,那也還不錯。

而她的暗示都是比較有用的。

據她的暗示,他感覺近來自己會遇到麻煩。

至於麻煩有多大,他還不清楚,可能是關係到性命之攸,又或者是一場有驚無險的小風波。

但照感覺來說,他覺得多半是大危險。

畢竟他與洪東妹相當於公開得罪了太子,就說這一點,且不說碎雪的事,都夠喝一壺的了。

「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消災呢?」王小兵試探道。

「可能沒了,只有破財消災這條路才是最好的,其它的都難以達到目的。我有時算得

挺準的,請你相信我。」她的美眸裡帶著三分懇求之色。

「好,我盡量按你說的去做。」他點頭道。

她的俏臉露出些許的欣慰。

隨後,王小兵便騎摩托跑車回了東和村。

林珊珊正在指點工人搭建花棚,大家在工地上幹得熱火朝天。柏秀瓊也在那裡幫忙。東和村建的是日光花棚。

到工地走了一圈之後,王小兵便回到家裡,盤膝坐在床上。

他已煉化了「強身丹」第二層的藥力,但還沒有將含有雜質的能量淬鍊成與自己體內力量同性質的能量。

如今,距離與梁國興切磋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是以,他得抓緊時間來轉化那些能量,使之能被自己所用。

他以眼觀鼻,以鼻觀心,很快便進入了虛靜的境界,隨即,便催動中級三昧真火從氣海里進入了丹田,將儲蓄在那裡的能量進行淬鍊。

那些滾滾沸騰的能量被中級三昧真火燒過之後,雜質便被除去了。

而留下來的則是純陽的力量,由經脈向四肢百骸流去,被肌肉、筋骨所吸收,儲藏在身體的每個細胞里。

他的身體被那些純陽的力量淬鍊過幾次,如今再被淬鍊,雖還感到有點痛,但也不像先前那麼劇痛了。不消半個小時,便有一層灰色的物質由毛孔排出至體表,使他看起來像個石頭人。

第一次的時候,當純陽的力量淬鍊他的身體時,排出來的則是黑色的物質。

那是由於當時他的體內還有較多的雜質,被淬鍊過幾次之後,身體的雜質少了許多,所以排出體外的雜質就少了,而顏色也淺了。

大約花了四個鐘頭,他終於又把丹田裡的能量淬鍊完畢了。

至此,他算是把「強身丹」第二層的藥力也完全吸收,真正轉化成自己身體的能量了。

此時,他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更輕盈,更敏捷,舉手投足之間,都充都充滿了爆發力,渾身是勁,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

「等把這顆『強身丹』完全煉化吸收之後,我就極有機會打敗梁國興與程萬里了!馬艷,我不會令你失望的!」王小兵心裡低吼一聲,發奮道。

當日,程萬里曾在馬艷面前極度看低他,這使王小兵心裡非常不好受。

為了自己的面子,為了馬艷的面子,他要奮鬥下去。

等他把「強身丹」第三層藥力煉化之後,已是傍晚六點鐘了。而林珊珊與柏秀瓊也回來了。

兩美人都在村委吃了晚飯。

「進展得怎麼樣?」開門給兩美人進來之後,上樓梯時,王小兵問道。

「很順利,以這樣的速度,一個月內便能竣工了。」林珊珊露出滿意的神色,掠了掠額前的劉海,嫵媚笑道。

「那就好,春季種什麼花好呢?」聞著兩美人那淡淡的體香,他有點陶醉道。

「很多的,像翠菊、千日紅、月季等等。」林珊珊脫口道。

「那哪些比較好脫售呢?」他掃視一眼兩美人的酥胸,見兩人的雙峰乃是半斤八兩,咂了咂嘴道。

「這個不好說,要看市場情況。」林珊珊如是道。

進入了那間客房之後,林珊珊坐了一會,便挎上包包回去了。她晚上搭乘中巴回寓所,白天再來。

如此一來,王小兵的家裡只有他與柏秀瓊兩人了。他也在客房裡。房間里瀰漫著淡淡的曖昧,使人精神愉悅。彼此一個眼神,都會令對方心靈盪起漣漪。

「以後開始種花了,你就有得忙了。」他坐在林珊珊那張床的床沿上,笑道。

「那怎麼算工資呢?」她坐在自己的那張床床沿上,嫵媚笑道。

「按你以前上班的工資,怎麼樣?」他目光在她俏臉掃視一圈,又欣賞了她的玉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