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04章三人玩遊戲

第0704章三人玩遊戲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22 19:29  字數:3758

王小兵喜歡美女,這一點,當然不錯。

但在面對女刺客的時候,還真的沒有想到要泡她。

他之所以要說那種曖昧的話語,那是想逗女刺客說話。人與人之間,如果有了溝通,那就有可能增進關係,從而改善彼此的印象。

如果不與女刺客熟絡一下情感,那都沒法交流。

如今,如果想要救女刺客,那得三人在一起商量才行,但女刺客好像是抱了不要兩人相助的意思,如此一來,不單害了她,還有可能牽連到王小兵與洪東妹。

除非現在立刻將女刺客交給太子。

不過,王小兵又不忍心,想到這麼個漂亮人兒,要是交給了太子,肯定會被許多打手蹂躪,想到那種可怕的場面,他就心寒。

是以,他沒有要把她交出去的意思。

但不交出去,那就意味著要救她,而要救她,則需要三人一起商量找辦法。

畢竟,這裡不但是太子的地盤,而且王小兵與洪東妹對這裡的一切都不熟悉,想逃出去,那談何容易?

「這位小姐,我跟她雖說不上是好人,但也不忍心將你交給太子。但這樣一來,我們就跟你同一條船了,如果我們三人不能逃出去,那就要被太子捉到洗乾淨放在樓頂曬人幹了。你明白吧?」王小兵開誠布公道。

聞言,女刺客美眸里掠過一抹感激之色。

但很快又恢復了那種冷酷的表情,可能是她習慣冷漠。

「你們很難幫我的,這事,你們不要管了,我要跟那混蛋拚了。」女刺客說到太子,便露出狠不得將之生吞下去的表情。

「你如果可以拚的話,你早也拚了,對不對?」王小兵不客氣道。

女刺客紅唇掀動了一下,想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

當時,她手中有手槍都沒能拚過太子,現在又受了傷,還想拚?那不是拚,只是送羊入虎口而已。

是以,她也意識到自己處於絕境之中,想要逃出去,難以登天。

王小兵在房間里踱來踱去。

房間外面,不時傳來匆促的腳步聲,應該是太子的人正在作巡邏搜查。

「現在想出去,那非常之難。藏肯定是藏不住的,很快就會有人來搜這間房,到時就麻煩了。」王小兵神情凝重道。

「你肯定潛伏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吧?」洪東妹盯著女刺客,問道。

「是。」女刺客簡言道。

「那這棟酒店的路徑你都摸熟了?」洪東妹追問道。

「沒有。我只想跟那混蛋拚個同歸於盡,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這裡。」女刺客的眼眸里射出極為濃烈的憤怒。

可見,她與太子的恩怨真是不共戴天。

是以,王小兵借題發揮道:「你想一想,現在你還沒有報大仇,怎麼能死呢?」

聞言,女刺客身子猛地一抖,似乎是清醒些許了,神情才現出一種求生的**,喃喃自語道:「對!我要活下去!」

「那我們要好好商量一下如何逃出去。」王小兵趁熱打鐵道。

但說到怎麼才能脫險,女刺客憔悴的俏臉又浮上一層淡淡的茫然,她感覺已一隻腳踏入鬼門關了。

想要硬衝出去,那是沒什麼可能的,除非想要身體變成篩子,那又是另一回事。在酒店的一樓,估計太子已布置了重兵,就是蟑螂經過,都會被發現。

「你們為什麼要救我呢?」女刺客終於主動開口問了一句。

「實話告訴你,其實我們不是太子的朋友,他想從我這裡得到一樣東西,但我不會給他,這樣,我與他也有了恩怨。」王小兵如是道。

聞言,女刺客的美眸里射出驚訝的神色。

本來,她以為來這裡參加太子生日派對的都是太子的朋友,想不到也有不是的。

「那你們為什麼還要來參加那混蛋的生日派對呢?」她想不明白,既然不是朋友,那還來這裡幹什麼。

「知彼知己,才能百戰百勝。我們來研究一下他。」王小兵雙手抱胸道。

洪東妹一直在沉思。

見兩人在這種火燒火燎的時候還聊著次要的事,她制止道:「時間不多了,快想想怎麼才能出去吧。」

「我想到兩個方法,但還不知效果怎麼樣,而兩個方法都有欠缺之處。」王小兵掏出一支好日子香煙,點燃,吸了一口,道。

「說來聽聽。」洪東妹好奇道。

於是,王小兵把自己的兩個方法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

聞言,女刺客道:「這棟酒店的消防設施很好的,一旦有火災,整棟樓都會響起來的。」

「問題就在於,警報響了之後,我們怎麼出去?」王小兵吁了一口氣,道。

「你現在這身衣服,也得先換掉。」洪東妹指著女刺客,道。

但到那裡找衣服,又是個問題。

王小兵的第一個方法,就是按響酒店的火災警報。

這樣一來,酒店裡的人便會慌亂,有可能趁機逃出去。但女刺客還穿著酒店的工作服,那很容易被認出來。

現在,各位來參加太子生日派對的賓客都在房間里,被告知不可隨便出外。

是以,想找一套衣服也是十分困難的事。

而且,這個火災,如果弄真的,那有可能把整棟酒店都燒了,這也是一種罪愆。

王小兵並不想那樣做,但要是弄假的,可能一下子就被識穿了,連混亂的場面也不會出現,那就根本不可能溜出去。

三人沉思了一會,對於這個方法的可行性表示有疑問。

「第二個方法會不會更好些?」洪東妹問道。

「就怕太子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