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701章逢場作戲

第0701章逢場作戲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21 01:24  字數:8340

王小兵同樣感到有壓力,看著太子能請到這麼多黑道頭目前來參加生日派對,就可知自己的實力比他差很遠。更新速度最快記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

如果太子要動馬雲天,那王小兵必然要出手相幫。

如此一來,便也是要與太子為敵了。

估計沒幾個黑道中人願意與太子為敵的,但有些事,並不是自己想不結怨就能不結怨的,其中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不知不覺間,就會成為敵對的關係。

如果他願意把碎雪交給太子,那或許能平息彼此的風波。

但馬雲天與陳老爺子都叮囑過他,叫他不要將碎雪給太子,以免使生靈塗炭。陳老爺子年紀高了,加上又是會看天象之人,覺得也該積點德了,是以,才會阻撓太子得到碎雪。

自從進入萬豪酒店開始,王小兵就在想太子會不會當場問自己要碎雪。

同時,他又感到很好奇,想問一問太子為什麼要得到碎雪,但估計問了也是白問,是以,還是別多嘴比較好。

眨眼間,距離生日派對開始只有十五分鐘左右了。

王小兵沒有見到病大夫。

喝了一杯紅酒之後,他便想要去上廁所。

走進豪華的廁所里,他感覺許多普通民眾的房子也沒有這麼高級。

小解完畢,洗了手,將手放在吹風機上吹乾手上的水珠,而在他旁邊,還有一位戴著深度眼鏡的學者樣子的男子也等著吹手。

學者男身材中等,並不強壯,但給人一種萬年老藤,任人如何去扯都扯不斷的感覺。

當王小兵回頭瞥向對方時,學者男居然向他微笑著點了點頭。

是以,他也只好微笑著向學者男點頭。

「你是太子邀請來的嘉賓?」學者男扶了扶眼鏡,問道。

這樣問人,那是非常不禮貌的,或者因王小兵非常年輕,而外面大廳里的賓客一般都有三十歲左右,是以,學者男才會問出來。

王小兵也反問一句:「你也是太子邀請來的人?」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不會回答你的問題,你不回答我的問題,那你是不禮貌。」學者男詭辯道。

「先生,你好,先生,再見。」王小兵懶得與對方糾纏下去,那簡直是浪費時間,而且手上的水珠也吹乾,可以回到大廳里了。

不料,學者男一個橫跨,攔在了王小兵面前。

「慢著,我們來說說道理,我問了你,作為禮上往來,你應該回答我。」學者男張開雙臂,攔著去路,非常認真道。

「先生,我還有急事,請你別攔路。你問的問題我無法回答,ok?借借路,上帝會保佑你的。」如果此時王小兵心情差一些,估計會一飛腳踹翻學者男。

「借路?那你什麼時候還啊?」學者男露出驚訝的神情問道。

王小兵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剎那間,他在心裡暗罵一句:尼瑪,怎麼遇上瘋子了啊!

不過,他還是保持著風度道:「先生,你這病是間歇性的嗎?你家有電話嗎?是要我幫你通知家人還是叫醫生?」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學者男舉起右掌,吟起詩來。

看到這麼個神經病的人,王小兵感覺今天運氣不好,覺得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於是,疾速伸出左手,想將學者男的身體往旁邊一撥,然後走出廁所。

以王小兵現在的實力,莫說是學者男這種身板比較單薄的人,就是強壯如謝家化的大塊頭,被他這一撥,至少也要退開一步。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這一撥,居然沒有撥動學者男。

當然,王小兵也只是用了二成力氣而已。

他聽說瘋子的力氣非常之大,是以,心裡暗忖果然不錯,如今這個瘋子的力氣就頗大,不然,早將之撥到一邊去了。

「小朋友,你想揩我的油嗎?君子動口不動手,你動手,那說明你不是君子。我只動口,所以我是君子。那你是什麼人?」學者男看著王小兵的左手,囉唣道。

「讓開!」王小兵快被對方纏得頭暈了。

說著,左手再加了二成力,要將學者男往外一撥。

這一次,他以為會將學者男撥得腳步踉蹌起來,不料,居然又是像前一次那樣,根本撥不動對方。

如此一來,王小兵暗吃一驚。

以他四成的力氣,說真的,就是洪東妹被他這麼一撥,在正常站立的情況下,肯定要退幾步。

可是,這個學者男居然紋絲不動!至此,王小兵縮回了左手,驚訝地打量著學者男,見他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暗忖可能是遇到功夫高手了,背脊不禁躥起一抹涼氣。

「小朋友,你又揩我油,你太不禮貌了。」學者男批評道。

「先生,我不是想揩你油,我只是想跟你打招呼。貴姓?」王小兵想了解一下學者男。

「姓名乃是一種符號,其實並不重要。因為我經常會吟詩,所以別人叫我詩人,我比較喜歡現代詩人這個名稱,如果你要叫我,那請叫我摩登詩人,我也喜歡。」學者男興緻勃勃自我介紹道。

「那詩人先生,哦,不對,是摩登詩人先生,你肯定是熟讀唐詩三百首了。」王小兵在猜測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你錯了。」學者男搖頭晃腦道。

「什麼我錯了?」王小兵一頭霧水,真的聽不明白對方的話。

「我只會吟兩句詩,那就是『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我就喜歡這兩句。」學者微仰著頭,彷彿正在看天上的一輪皓月似的。

聞言,王小兵差點氣絕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