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92章男女買新床

第0692章男女買新床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16 17:41  字數:3672

林珊珊,肯來東和村,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想印證一下王小兵到底是不是東和村的村長。

當她來到這裡之後,發現他真的是村長,雖是早就知道了,但還是頗為不解。

她是想不明白王小兵一個高中生是怎麼當上村長的。

村長這種職位,在官場之中,那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了,連一顆芝麻都算不上。

或者說,村長根本談不上是官。它只是在最基層的一個小零件而已,但它又是這片廣闊的土地上最常見,而且人數最多的一種崗位。

但想做村長,要麼是德高望重,要麼是新崛起的大能人。

除此之外,普通的村民想當村長,那機會是非常渺茫的。鑒於此,林珊珊看不出王小兵有什麼德高望重,那就只剩下一點:有大能耐。

至於他有什麼大能耐,這就是她想來這裡親眼目睹一番的最直接原因了。她想看看是不是他家是世代為官,如今他是從父輩手中接班過來的官二代。來到東和村之後,她確定他不是官二代。

那麼,他的能耐是什麼?

這一點,她很想知道。一直到開全村大會之前,她也沒有感覺他有什麼特別過人之處。

但當他站在村委建築物前的小地堂前,拿著麥克風有條不紊地侃侃而談的時候,她便感覺到他真的不簡單,聽著他那鏗鏘有力的話語與層層深入的剖析講述能力,她開始明白他能當上村長的原因了。

而且,她居然有點迷戀他了。

王小兵神閑氣定繼續道:「現在,我們沒有技術,人家肯教我們,我們沒有資金,人家肯出資金跟我們一起做,如果我們現在就學會了斤斤計較,那別人誰還敢跟我們一起做生意?」

村民們大部分都同意他的觀點。

頓了頓,他又道:「這個世界的錢是賺不完的,只有大家一起合力去賺,才能賺到更多。」

林珊珊、杜秋梅與洪東妹等都微笑著頷首,對他的講話表示首肯。

隨即,他便把自己之前對分紅的想法說了出來:「我晚上經常在想這個問題,覺得按六三一這樣的比例來分應該就可以了。東和村拿六份,資金方拿三份,技術方拿一份。如果不成功,我們村將要償還資金方三分之一的投資額。只要種花基地搞起來了,以後就能提供許多工作崗位,這是一舉二得的事情。」

此時,柳大鐘又忍不住發話了:「你的前提是能成功搞起來,才能提供工作崗位,要是失敗了,從哪裡拿錢還債務?」

「我一心一意想為村裡做點事,所以,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假如不成功,那我將還一半的債務,剩下的一半由全村來還,我自己願意吃虧,就是為促成這次機會。畢竟,不去拚搏,就不會有收穫。現在開始簽合同,願意做的就簽合同,不願意做的,也不勉強。」說完,王小兵示意各組組長拿著合同到村民中去詢問。

經過長達二個多小時的簽合同儀式,全村有三分二村民願意搞種花基地。還有三分之一人則持觀望態度。

簽完合同之後,杜秋梅與洪東妹等便先行回去了。

而建花棚,買材料等事宜則交給林珊珊去做,等資金方的資金打到指定的帳戶之後,便正式開始。

但林珊珊是在縣城上班的,來這裡指導建花棚和種植鮮花沒有休息的地方,王小兵笑道:「我家還有一間空房,你來的時候,就在那裡休息,怎麼樣?」

他只是以戲謔的口吻來提出來。

不過,她想了想,道:「你家人會不會有意見?」

「哦,這個放心,我家人很支持我的,只要是好的對的事情,他們都會全力支持我。」王小兵拍著胸膛,保證道。

「不要租金吧?」她淡然一笑,道。

「不用,不如到我家看看那個房間,怎麼樣?」他目光在她曼妙的身子上掃視一眼,邀請道。

「行。」她點頭道。

於是,他便帶著她回了家。

他家新屋的三樓還有一間空房,本來就是用來做客房的。

不過,裡面還沒有添置家私,空蕩蕩的。當林珊珊站在那間空房裡掃視一圈之後,笑道:「這間房不錯啊。」

「走吧,趁現在還有時間,買一張床回來。」他立刻提議道。

「哦,我沒帶那麼多錢。」她微尷尬道。

「當然是我出錢,能請到你這麼漂亮的美人到家裡住,那可是我的榮幸。」他連忙奉承一句,笑道。

「那怎麼好意思啊,白住你的房子,還要你買傢具,我心裡過意不去。」她發現他灼灼的目光老是在自己身子上瞟來瞟去的,於是微垂著頭,不敢與他對視,含笑道。

「別那麼客氣,你可是我們東和村的大貴人。」他暗忖只要她住進了自己的家裡,那以後有的是機會接近她。

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

兩人寒暄了一番,她還是跟著他到小樹林集市的家私店去買床。

一般來說,如果男女兩人一起去買床的,那多半是情侶,是以,家私店老闆邊介紹那張床如何的好邊笑容可掬道:「你們是買床結婚的嗎?」

因為王小兵與林珊珊兩人都很年輕。

是以,家私店老闆有這種猜測也是頗為合理的,聞言,林珊珊的俏臉刷地紅了。

而王小兵又以戲謔的口吻笑道:「是啊,哈哈,結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你覺得她是不是比電影明星還要漂亮?」

他問家私店老闆。

最後一句話,目的是沖談一些前面那句話的曖昧。

他想試探一下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