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90章她內褲的顏色

第0690章她內褲的顏色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15 18:28  字數:3731

當被王小兵解開了奶`罩之後,姚舒曼心底的矜持便瓦解了三分。

畢竟,在還沒有被攻克上面兩點的時候,她則非常在乎那兩點,是以,全力守護著。一旦失陷這後,她也好像鬆了一身。

她喜歡他,也願意被他來登山。

但作為黃花閨女,她的矜持又在要求她作出反抗,不能讓他輕易得手。

是以,她也頗為矛盾,如果不抵抗一下,那自己心裡不舒服,但完全拒絕他,自己心裡也不舒服。真是左右不是人。

此時,奶`罩被他推開了,她倒感到輕鬆了。

因為再也不必作心理鬥爭了。

反正都被他吻了奶`子,也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了。

關鍵她喜歡他,所以被他來攀登自己的雪山,她也願意,但心裡覺得就這麼讓他得手了,又有點不甘。

是故,她嬌聲道:「你壞死了~,說人家奶`罩的顏色,原來是要吻人家的奶`子~」

「舒曼,你的奶`子太棒了,我忍不住要吻啊。」他張大了嘴巴,銜住她的左雪山上的山頂,祭出柔舌功,與山頂上那顆粉紅進行最有意義的切磋。

「嗯~,我打你~」她嬌聲道。

說著,便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厚實脊背。

但很奇怪的是,她的玉手拍打他脊背的節奏與他吻她雪山上那顆粉紅的節奏是一樣的。

當他的舌頭舔一下那顆粉紅,她便輕拍一下他的脊背。

如此一來,兩人倒像是在作互動運動了。

隨著他舔的速度越來越快,她拍打的力量則是越來越弱了,檀口半啟,哼出「啊啊」的誘人春音。

轉眼間,他便征服了她左雪山山頂上那顆鮮潤的粉紅,留下了許多珍貴而獨特的口水,當作是自己領地的標誌。隨即,又不辭辛苦,以那顆粉紅為中心,一直繞著圈不斷地向山腳吻下去。

當吻完她整座左雪山之後,立時祭出鐵爪功,雙手開始登山。

他的鐵爪功成名已久,功力深厚。

當十指以嫻熟的手法在她滑膩的左雪山上勇攀高峰的時候,指端傳來陣陣溫軟膩人之感。

「啊~,你作死啊~,那麼大力捏人家的奶`子,你是不是想把人家的奶`子捏破才爽啊~」她初次領教他鐵爪功的精髓,有點頂不住。

「那我輕些。」他果然減輕了三分功力。

「嗯~,人家是要你別再揉人家的奶`子了~」雖是這麼說,但她又沒有去制止他的揉`搓動作。

「舒曼,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家從祖上傳下來一門特別的按摩手法,專門按摩胸部的,將胸部的穴位按摩好了,不單奶`子會更大,而且人也會更健康。」他一邊吻著她左雪山山頂上那顆粉紅,一邊興奮道。

「嗯~,你想搓人家的奶`子,還找那麼堂皇的借口,我打你~」她揮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

「別打,我會暈的。」他在她的左雪山上又吻又搓。

那種快活的感覺,真是做神似也不過如此。

吻完了她的左雪山,便又馬不停蹄地深入她的乳溝,在那裡作最有科學意義的勘探研究。

他到過不少美人的乳溝作科學考察,對乳溝的深淺寬窄影響雪山的高矮有特別的研究,只憑觀察浮溝,便能確定美人的兩座雪山到底有多高多大。

此時,當他的舌頭在她的乳溝里旅行時,她渾身打著激靈。

「別舔我~,好酸~」她情迷意亂道。

「舒曼,你的乳溝好標準啊,太讓人著迷了。」他的舌頭由上吻到下,又由下吻到上,認真而細緻地開發著她的乳溝。

片刻,她的乳溝便被他的口水湮沒了。

當他開始攀登她右雪山的時候,她體內的欲`火也高漲起來了。

隨著他在她右雪山上搞開發活動,她的身子也漸漸地軟了,體溫在不斷地升高,俏臉越來越紅,美眸的醉意也越來越濃。

數分鐘之後,他把她的右雪山也完全佔領了。

至此,他算是得到了她上面的兩點,以兩座雪山為根據地,那就可以向她下面那一點發起最後的總進攻。

他的小弟弟也茁壯成為大弟弟了,內勁震動,欲要震碎褲子,飛射而出,尋找她胯下那個正確的神秘山洞,進入裡面乘涼降火。

不過,對於黃花閨女來說,下面一點是最重要的。

縱使上面兩點被攻陷了,也並不代表就能順利得到她下面那一點的開發權。

是以,在情況還不很明朗的時候,王小兵只好再次試探一下,畢竟,摸著石頭過河,是有一定道理的。

於是,他左手托著她的左雪山,嘴巴還吻著山頂那顆粉紅,而右手卻悄悄地滑落至她的腰際,攥著她的褲頭,準備將她的運動褲與內褲一起扒掉。

不過,在他還沒有開始扒她褲子的時候,她便連忙伸手提著褲子了。

可見她的警惕性還是很高的。

畢竟,一旦下面那一點被攻破之後,那她就真正成為女人了。

其實,人類的雌性真的很奇怪,明明是女人,但在少女或者說在黃花閨女階段,她們自己不肯承認自己是女人的。

在她們看來,女人這個詞,一般是上了年紀,抑或經過了人道的雌性人類才能用的。

不然,則會覺得身份尷尬,價值貶低。

由此也可窺知人類的雌性對於貞操一事是頗為看重的,要不,她們也不會那麼在乎女人與少女,女人與黃花閨女的這種詞語里微妙的含義了。

姚舒曼雖是欲`火急升,但她內心的矜持告訴她:別讓他那麼容易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