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86章美女的心事

第0686章美女的心事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13 18:11  字數:3662

王小兵與蘇惠芳的關係很微妙。

兩人實質上有情侶之分,但由於世俗的原因,她只能將心底的愛意加意隱藏起來。

饒是這樣,她的愛意還是時不時地泄露出來,使人一看便知她對他特別關懷,這不,她莞爾道:「你開車要小心,如果喝了酒,就別開車,不然很危險的。」

「惠芳,我想搭你去兜兜風。」他咂著嘴道。

「我沒空呢~」她紅唇飽含濃郁的笑意,溫柔地瞟了他一眼,嬌聲道。

「惠芳,不如現在我搭你去兜風,走吧。」見休息室里沒其他人了,他也敢動手去拉著她的玉手了。

「誒,別這樣,我還要上課呢。」她嬌羞地橫了他一眼,但她的眼神卻是那麼的柔和,並且含著笑意,表明她並沒有生氣。

她下午確實還有課。

這個,他是清楚的,因為他看過她辦公桌桌面上貼著的那張課程表。

不過,他真的很想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他已攀登過她胸前兩座迷人的雪山,但就是還差她下面那一點沒有接觸過。

他對她胯下的誘人風景感到十分有興趣。

但他也感覺到她有所顧忌,有意把對自己的愛藏了起來,不然,她是會瘋狂地愛下去的。

本來還想拉著她的玉手感受一下她溫潤肌膚的,不過,聽到有腳步聲從走廊傳來,是以,他連忙坐正了。隨後,有一位其他班的班主任進來了。

是以,王小兵只好離開了老師課間休息室。

隨後,他便到校長辦公室去找張萬全,兩人像是老朋友一樣,一起抽煙,聊著近來各自的情況。

他便把自己要申請延遲考試的事跟張萬全說了,張萬全拍著胸口道:「沒問題,這個事,我跟他們說一聲,到時你來考試就行了。」

得到了張萬全的承諾之後,王小兵鬆了一身。

畢竟,他還沒有複習好,如果按時參加期末考試,在正常的情況下,他的考試成績肯定不會理想。

從校長辦公室出來之後,曬著暖洋洋的太陽,抽著好日子香煙,心情頗為舒爽,如今在學校里該辦的事都辦完了,就可以安心集中時間來修鍊「強身丹」了。

剛轉過d棟教學樓,便瞥見迎面而來的姚舒曼。

她穿著一套紅白相間的運動服,看起來既健康又清純,秀髮向後扎著一束,像馬尾似的隨著她輕盈的步伐而晃動。

不過,她一副沉思的樣子,目光有點渙散,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雖快走到王小兵面前,但都沒有注意到他的身影,只是低著頭走她的路。

「舒曼。」其時已是上課時間,校道上空蕩蕩的,王小兵親昵地呼喚她的名字。

她陡地震了一下,猛地抬起頭來。

先是怔了怔,隨後含笑道:「誒,你想嚇死人啊。」

「呵呵,舒曼,這是怎麼說的呢,大白天的,又不是在背後嚇你,怎麼就嚇著你了呢?」他打量她胸前兩座怒突而出的雙峰,咂著嘴,笑道。

「這麼多天不見你在學校里出現,突然叫人家,哪裡不怕呢~」她強詞奪理道。

「哈哈,你膽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了呢?」他繼續在她高挑而曲線玲瓏的身子上行注目禮,開心道。

「誒,別叫得那麼親熱,叫我蘇老師。」她俏臉微紅,掃視一圈,見周圍沒人,叮囑道。

畢竟,她也不想被人知道兩人有那種曖昧的關係。

「舒曼,不是說好了嗎,私下裡這樣叫,在公眾場合,則叫你蘇老師。」他確實跟她有過這樣的約定。

是以,聽了之後,她清爽一笑,道:「那隨你啦,別老是盯著人家的胸部來看,那樣人家不舒服的。是了,小兵,我想請你幫個忙,可以嗎?」

「可以啊。」他連忙收回了目光,笑道。

「是這樣的,我姑媽一家開了一個養豬場,專門產豬崽出售的。」她邊說邊走到校道旁邊的芒果樹下。

他自然也跟了過去,留心聽著她的敘述,她頓了頓,繼續道:「前幾天哦,她賣了一批豬崽,總共二千多塊,哪裡知道居然有一半是假錢。是她收的錢,家裡人都責備她,她痛苦得要死。」

「那去跟那個買豬崽的人討說法啊。」王小兵直言道。

這種事,他村子裡也有人試過。

姚舒曼嘆息道:「哪有那麼容易啊,已收了錢,再去跟別人說是假錢,誰會買帳啊?」

「這個也是。不過也得去找那人啊,不可能讓那鳥人這樣就騙了一千多塊,還有王法嗎?」在那年代,許多人分辨不出紙鈔的真假。

特別是一些中老年人,收到假錢也不知道。

「我姑媽當然去找那人,但對方死不肯承認,還兇巴巴說要打我姑媽,我姑媽情緒很差,產生自殺的念頭。」姚舒曼擔心道。

「那要多勸她別做傻事,不就是一千多塊嗎,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絕對不值得為此而自殺。她也不想收到假錢,叫她家人別再責備她了。」王小兵建議道。

「現在家人都不敢責備她,但她自己想不開。」姚舒曼憂心忡忡道。

「你不會是叫我去勸她不要自殺吧?」他問道。

他沒有這種能力。

姚舒曼苦笑道:「當然不是啦,我是想請你幫忙去給那個買豬崽的人施加點壓力,看能不能要回那一千多塊。」

聞言,王小兵點頭道:「行啊,你姑媽住哪裡?什麼時候去?」

「你現在要上課,那周末可以嗎?」她其實很著急,只是不想耽擱他的學業,想了想,道。

「呵呵,我請了假的,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