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85章皇帝與皇后

第0685章皇帝與皇后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12 23:33  字數:8453

菲菲的神色與她的行為極為不相稱。

只要是個正常人,都可以感覺出她不聲不響地開始脫衣服是一件極為蹊蹺的事情。

王小兵見過了大場面,遇到突發事件,並沒有驚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吐出一個煙圈,冷喝道:「菲菲,你這是幹什麼?」

「我脫衣服,關你屁事!」說話間,她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奶`罩了。

「你如果覺得熱,那可以洗個冷水澡,不必要脫衣服。」王小兵掃視一眼客廳里每一個角落,想著對策。

他已感到有點麻煩。

如果處理不好,那倒要被這個桃色陷阱給陰了。

「洗不洗澡關你什麼事啊?老娘就是喜歡脫衣服,這裡又不是你的。」菲菲的這種言行,表明她並非一個普通的姑娘。

至少說明她是個潑辣的女子。

再往深處推理一番,則可以猜測她極有可能是在道上混的飛女。

「你要再不穿上衣服,我可對你不客氣了。」王小兵將半截香煙放在了煙灰缸里,盯著她胸前兩座還算飽滿的雪山,嘴角扯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冷道。

「我脫我的衣服,你幹嘛看老娘啊?!」菲菲口氣倒很大,也瞪著杏眼道。

「好,是我的不對。」他微笑著朝她走了過去。

「你別碰我。」菲菲倒退了一步。

「笑面兄,你怎麼來了啊,一點聲音也沒有,嚇死人了。」王小兵看向空蕩蕩的房門,卻說得煞有介事一般。

菲菲還道真的是笑面郎來了。

於是,她眼眸之中射出興奮的神色,轉過頭去看門口。

就在這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身形一掠,跨前一步,以手刀在菲菲的後頸處斫了一刀,毫無拖泥帶水地將她劈暈了。

菲菲身子一軟,便倒在了地上。

爾後,王小兵立刻找來兩條毛巾,一條塞住菲菲的嘴巴,另一條則綁住她雙手。

做完這一切,便拿張椅子過來,放在床上,再站在椅子上,將頭頂的天花板掀開一塊,隨即,便下來將菲菲抱起來,把她藏在天花板上面。

將那塊天花板放回原處之後,掃視一眼,沒留下什麼痕迹,便坐在那裡悠然地抽煙。

他想,笑面郎也該出現了。

果然,不消三分鐘,在沒有敲門的情況之下,門便被打開了。

笑面郎帶著幾個朋友一起走了進來,見到王小兵神閑氣定地坐在那裡,先是怔了一怔,隨後笑咪咪道:「兵少,菲菲呢?」

「你出去一會,她說先是見一個人,便也出去了。」王小兵認真道。

「不會吧。你跟我開玩笑吧?」說著,他便把套房的每個角落都找了一遍,果然沒有見到菲菲,便相信了。

「她說還不會那麼快吃飯,所以去一趟興發商業街,她說如果你來了,叫我告訴你,最好在傍晚五點吃飯,她到時就會趕過來的了。」王小兵泰然自若道。

「我是沒問題,只是你趕時間。」笑面郎的笑容有點僵。

他明顯是失望了。

王小兵笑道:「反正都來了,也不急著回去。如果是傍晚吃飯的話,那我先睡一覺,昨晚熬了通宵,現在都還有點困。」

「好,那就傍晚吃飯吧。我先去找一找菲菲,如果找到她了,就早點來吃飯。」笑面郎同意道。

於是,笑面郎帶著幾個朋友灰溜溜地出去了。

王小兵將門反鎖起來之後,便走進卧室里,把卧室的門也鎖上了。這套房的隔音效果頗好,裡面有人說話,外面有人走過都難以聽見。

旋即,王小兵搬來椅子放在床上,站在椅子上掀開那塊天花板,將菲菲弄了下來。

菲菲還沒有醒過來。

想到差點被陰了一次,王小兵心頭火氣上涌。

於是,把菲菲弄醒之後,抽出軍刀,不停地揩拭著,自言自語道:「我最恨別人來陰我了,對於那樣的人,我一定要好好地收拾她!」

說著,抬眼瞪著菲菲。

「你敢動我?你試試看,他們不會放過你!」菲菲倒還嘴硬。

「哼,女人的臉蛋如果被刮花了,那以後就不會再有人喜歡她了。你的臉蛋如果有了十幾道刀痕,那是不是會更好看呢?」王小兵一字一頓道。

「你,你別用刀刮我的臉。」菲菲渾身震顫道。

「只要你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那我便放你一馬,不然,今日就是你一生中最悲慘的一天,聽明白沒有?」王小兵冷道。

菲菲一個勁地點頭。

其實,不單是女人,就是男人的臉龐被刮花了,那也是沒臉見人了。

如果是阿拉伯地區的女人,還可以用面紗罩著臉,但黃皮膚的東方女性,沒有那種風俗,要是經常用面紗罩住臉,估計會被人說成神經病。

王小兵想了想,道:「你跟笑面郎是什麼關係?」

「我是他的女朋友。」菲菲上半身只有一件奶`罩,雙手還被綁縛著,怯怯道。

「我說嘛,看你口氣那麼大,想必來頭不小,要不,你也不敢這麼拽了。他是不是想設一個陷阱來裝我?」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吸著,問道。

「是。」她承認道。

王小兵冷笑,暗忖幸好自己機靈,不然,現在可能已被別人扭送著去派出所了。

「如果你能再表演得成熟一點,或者我就上當了,可惜你卻太過焦急了,被我看出了破綻。你奶`子挺白的。」說著,他用手指戳了戳她的乳溝,道。

「求求你放了我,我跟你沒有仇。」看著他手中閃著寒光的軍刀,她真的畏懼了。

「放了你,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