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83章人生如戲

第0683章人生如戲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12 00:38  字數:8463

王美鈴被他那種「搖擺神功」侍弄過之後,便完全愛上他了。

隨後,她嬌聲道:「小兵,我什麼都給你了,你要好好愛我,不許愛其他人。如果謝月美向你表白,你要拒絕哦。」

聞言,他微怔。

畢竟,他與謝月美已做過幾次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是以,根本就不存在什麼表白問題了,因為他與謝月美早已超越了表白的階段,到了可以隨時做快**育運動的高級階段。

想了想,他笑道:「老婆,我還要。」

「啊~,人家還痛呢~」她緊緊摟住他的脖子,兩腿纏住他的豹腰,嬌聲道。

她以為這樣就可限制他了,但須知,他的功力比她深厚許多,是以,一個轉身,便又將她抱放在了車座上,然後以沙場上大將軍的姿勢開始另一番的征戰。

隨著他抖動的頻率加快,桑塔納又開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她哪裡頂得住他狂風暴雨般的強攻,在短短的半個鐘頭之內,她便暈了五次,也得到了五次高cháo。

但他還在大動,而她的身子已軟成一灘爛泥了,渾身軟綿綿的,檀口呵氣如蘭,膩聲道:「啊~,老公啊~,我頂不住了啊~」

「老婆,再給十次高cháo你。」他吹牛道。

其實,他只是嚇唬她而已。

不過,她見他的不世出老二依然堅挺,感覺他真有可能做得到,於是嬌呼著求饒。

而他至多還可以給三次高cháo她罷了。他說十次,當然是嚇她,目的只是讓她知道想獨佔自己,那就得有非凡的床上功夫,不然,第二天就走不了路啦。

至此,她胯下也紅腫起來了。

「啊老啊啊……」她還想求饒,但也只能哼出春音。

又得到一波高cháo之後,在他停下來喘息之際,她才能找到機會說話:「啊~,老啊公,你太強大了啊~,我想,起碼要幾個女人一起服侍你才行。」

聞言,他大喜。

畢竟,他想讓她明白的就是這個道理。

是以,他一邊輕進輕出,一邊揉她酥胸,笑道:「老婆,不如你介紹幾個給我。你的同學也可以。」

「嗯~,我就知道你在打謝月美的主意~」她微微吃醋道。

「哈哈,老婆,你不是說要幾個女人才能服侍得了我嗎?」。他重重地頂了一下,便吻著她左雪山上那顆粉紅,笑道。

「啊~,我才不會介紹給你呢~」她嬌`喘道。

至此,他已可以揣摩到如果有朝一日她知道自己與謝月美的關係,其實也算是有心理準備的了。

兩人在車裡又卿卿我我了大半個鐘,他把她的身子吻了數遍,才算結束了激情大戰。穿衣服的時候,她因下面紅腫而張腿都不方便。

「嗯~,你那麼猛搞人家,現在人家下面好痛呢~」她嘟著紅唇,嬌聲道。

「哈哈,老婆,來,我幫你穿。」說著,他便幫她穿衣服。

先幫她穿好了內衣,再幫她穿長衫長褲。

打開車門,從車廂后座下車的時候,王美鈴發現自己走路都不流暢了。

「嗯~,人家下面痛~」她嬌羞地淡淡地橫了他一眼,美眸里的神色好像在說:都是你弄的。

「老婆,會好的。」他吻了一下她渾圓微翹的豐`臀,安慰道。

「嗯~,下次要是再把人家弄得走不了路,就不理你了~」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一下他的肩膀,含笑道。

「哈哈,老婆,我下次盡量輕些就是了。其實,重些應該會爽些啊。還滿意嗎?」。他摟著她的小蠻腰,凝視著她那含情脈脈的明澈眸子,問道。

「嗯~,不告訴你~」她將腦袋依在了他的肩膀上,嬌聲道。

「哈哈,老婆,你先進車裡坐著,我去打些水來。」他非常紳士地打開了副駕駛位那邊的車門,請她進去。

「打水幹什麼啊?」她眨著黑亮的美眸,不解道。

「擦拭一下車座。」他笑道。

她頓時明白了。

畢竟,車廂后座上面的那幾滴處女血,她也瞧見了。

這時,她俏臉刷地又紅了許多,微垂著頭,柔聲道:「小兵,人家那裡出血了,會不會有事啊?」

「哦,放心,沒事的,很正常的。」他輕吻她的紅唇,道。

「真的嗎?處女膜破了都會出血的嗎?」。她對於性方面的了解頗為缺乏,但知道黃花閨女胯下的那扇薄薄城門要是破了,可能會出血。

「應該會。」他也不敢肯定。

於是,他扶她坐進副駕駛位,便拿了一個容器到小河打了點水回來。

將車廂后座的血跡清除乾淨之後,才駕車開上了國道,沿途兜了一圈,看了些風景,便搭她回家了。

回到她家,從出來算起,已是二個多鐘頭之後的事情了。

王世飛回到家可能沒有看到王小兵與妹妹,便猜測兩人是去約會,便也出去了。

當王小兵送王美鈴回家的時候,她家只有她一人。下了車之後,她掏出鑰匙開了門,想上樓去換一條內褲,但上樓梯的時候,幾乎張不開腿。

「小兵,人家上不了樓梯啦~」她亭亭玉立站在樓梯口,嬌聲道。

「我抱你上去。」說著,他便真的抱她上去。

一直將她抱到她房間的床上。

「老婆,要睡覺嗎?」。他幫她脫了鞋子,問道。

「嗯,人家的內褲髒了,換條內褲。幫我在衣櫃里拿條內褲來。」她躺在床上脫褲子,這樣就不會那麼痛。

他走到衣櫃前,打開門,從裡面取了一條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