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78章人不可貌相

第0678章人不可貌相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09 17:01  字數:3734

剎那間,氣氛變得有點詭異起來。

本來,幾人之間是殺氣騰騰的,如今,卻一下子好像成為熟人。

但在這種看似平和的氣氛之中,卻埋藏著巨大的躁動,只要稍有引子,便能將隱藏起來的火爆氣氛點燃。

郭長青其實已想動手的了,不過,見笑面郎那麼說,他只好將攥緊的雙拳鬆開了。

於是,將兩張餐桌拼在一起,幾人坐在了一起。

笑面郎笑嘻嘻道:「兵少,我早已聽說你非常有實力,你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

聞言,王小兵只好謙虛道:「兄弟過獎了,我只不過是一個很普通的人,說能耐沒能耐,說實力沒實力。」

「兵少太過自謙了。」笑面郎擺擺手道。

在一旁的駱軍聽笑面郎誇獎王小兵,便渾身不自在,綳著一張臉,好像吃了蟑螂一樣。

「王小兵,聽說你有兩下子,我好想跟你過兩招,看你是真的有兩把刷子,還是被吹成這樣的。」郭長青微昂著頭,睥睨著王小兵,臉帶揶揄的笑容,不屑道。

「大刀,我估計你不是他的對手。」駱軍激將道。

郭長青的花名叫做大刀。

「牛頭,你怎麼知道老子不是他的對手啊?」郭長青臉色往下沉,直呼駱軍的外號。

「我聽說王小兵身手非常利害的,他可以隨便打贏十幾人,你能嗎?」駱軍一肚子壞水,看似是在捧王小兵,其實是想借刀殺人。

王小兵早已看出這一點。

於是,冷笑道:「聽說駱軍很能打,我想領教一下。」

聞言,駱軍喉際發出「咯」一聲,咽了一口水,頓時有點不知所措,眼神變得茫然,畢竟,他知道自己不是王小兵的對手。

如今,對方點名要挑戰自己,出戰吧,那就找揍,不出戰吧,又顯得太龜縮,不像樣子。

是以,一時之間,他頗為尷尬。

「聽說駱軍是個向來有膽量的人,不會連一次小小的切磋都不敢吧?」王小兵呷著玻璃杯里的啤酒,揶揄道。

「哼,哼,笑話,哼……」駱軍又氣又惱,轉著眼珠,不停地冷哼著。

「怎麼,你同意了?」王小兵淡然道。

「哼,哼,笑話,我是不屑跟你打。有大刀與笑面兄在這裡,何時輪到我出馬,哼,哼。」駱軍臉龐都有些紅了。

「既然牛頭也想切磋,那就跟兵少過兩招,我們見識一下你們的身手,不過是點到為止,這只是娛樂,不必較真,來吧,反正還沒上菜,就出店外玩玩。」笑面郎伸手扶了扶金絲眼鏡,笑嘻嘻道。

聞言,駱軍一臉死灰。

本來,他以為笑面郎會幫自己,不料,卻叫自己出戰。

「牛頭,就玩兩下吧,有什麼大不了的。我知道你的身手也算不錯的,難道你怕他?」郭長青冷冷地盯著王小兵,道。

局勢至此,駱軍再也推辭不了。

不然,他的面子就掛不住了,畢竟,先前表現得那麼拽,如果連挑戰一下都沒有勇氣,那就太丟臉了。

於是,冷哼道:「比就比,怕什麼,難道我還會怕了他不成?他算什麼老幾,不就是長得比我強壯一點嘛,老子還沒有怕過誰。」

說是這麼說,但他的眼神還是露出三分怯意。

於是,一眾人便走出了飯館。

飯館前面就有一塊空地,平時是用來停放車輛的。

王小兵與駱軍早已交過手,是以,他知道對方有多少斤兩,說得謙虛一點,那就是要花點力氣才能打倒那廝,說得老實一點,那就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可收拾駱軍。

兩人相對站著,相隔不足兩米。

駱軍也明知自己不是王小兵的對手,此時,他唯一想的就是抱住對方,然後才有機會打個平手。

於是,他驟然之間便猛衝過去,想先發制人。但他的打架能力還是弱了一點,當然是相對於王小兵來說,他還沒抱住對方的大腿,便被一個鞭腿掃倒在地。

這只是三兩秒之內的事情。

駱軍面子盡失,大吼一聲,爬了起來繼續沖向王小兵。

但吼得再大聲也沒什麼用,除非是力氣也會隨著聲音的增大而增大,那才有用,不然,一切都是妄為。

果然,王小兵氣定神閑地拳打腳踢。

轉眼間,駱軍又被打倒在地,此時,他兩眼成了熊貓眼,黑黑的。

「老子跟你拚了!」駱軍顏面蕩然無存,心裡已惱羞成怒,一心想要打一拳或踢一腳王小兵,那樣也可以稍微挽回一點面子。

因為他此時連王小兵的身邊都未曾近過。

在旁觀戰的幾人之中,笑面郎一直都是笑咪咪的,好像在看喜劇一樣。不過,他的眼神卻掠過一抹驚訝。

而先前口氣頗大的郭長青臉色也不像剛才那麼囂張了,他也料不到王小兵身手這麼好,就是自己要挑戰他,也並不一定打得贏。

駱軍第三次被打倒在地之後,王小兵還有空閑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

至此,駱軍一副哭相。

他是真的想哭,今天丟的面子,他是永生難忘。

於是,再也顧不得什麼規矩了,轉身走向飯館前門,抓起一條木棍,就要衝過來打王小兵。

不過,此時笑面郎忽地出手,一手握住了駱軍的手腕。

駱軍怒氣衝天,但就是掙不脫笑面郎的手,好像被一條鐵鏈鎖著,根本擺脫不了。

按理來說,駱軍身板比笑面郎還要強壯,那笑面郎應該拉不住他才對,可是,事實上,笑面郎依然笑咪咪的,不過,就像是釘在地上的一根鐵條,硬是扯住了駱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