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72章好姐妹

第0672章好姐妹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06 17:43  字數:3791

王小兵也很想知道張拾來有沒有替那個妓女報仇,問道:「張拾來就這樣消失了嗎?」

如果他是張拾來,那一定會找張堂主報仇的。

畢竟,如果張堂主為了權力,設了一個陷阱來犧牲自己,那也就算了,相當於報恩而已,但還要對自己喜歡的人進行折磨,想再次捕殺自己,那就是不可原諒的了。

馬艷柔聲道:「張堂主雖設了圈套來等著張拾來上鉤。不過,張拾來始終沒有出現,直到那妓女被折磨至死,也沒有現身。張堂主就更害怕了,叫人打造了一個鐵箱,晚上要睡在鐵箱里,才感到安全。做了二年龍頭之後,就要求調回總壇。」

「就這樣便宜了那張堂主?」林憶娜氣咻咻道。

「張堂主做了二年龍頭,便得到了四五千斤黃金的工資,帶著一隊刀手回總壇去就職。但在半路上,被人殺了,連保鏢也全死了。後來經人證實,那是張拾來乾的。」馬艷露出滿意的笑容,道。

「那張拾來後來怎麼樣了?」王小兵追問道。

「聽說是到上海了,改頭換面做生意了,他是徹底改變自己的一切,連姓名也改了。據說,他成為了上海很有錢的人,在上海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就到香港去了。他那把碎雪,本來是藏在家裡的,但被小偷偷出來的。而那個小偷就是把碎雪賣給我爸的那個中年人了。」馬艷笑道。

「哦,原來這樣!」王小兵終於明白了。

對於碎雪的來歷,他有了了解。

但怎麼可以見到碎雪,他也沒有想到好法子。

這種事,如果馬雲天同意才行,不然,一切都是枉談。但怎麼才能說服馬雲天呢?王小兵覺得難以登天。

不過,聽說馬雲天曾說過王小兵的陽氣比較強,估計是他體內的三昧真火所致,憑這一點,不知可否說服對方拿出碎雪,一睹它的尊容。

馬艷隨手撿起一粒石子,丟進湖裡。

湖面立時盪出一圈圈的漣漪,看著微波輕漾的水面,她道:「張拾來殺了張堂主之後,將那幾千斤黃金也帶走了。但攜帶不方便,便將那批黃金藏了起來,據說,如果能參透碎雪,就可發現黃金的藏點。」

「這麼說來,那把碎雪還相當於一張藏寶圖?」林憶娜又可以插嘴了。

「是的。」馬艷點頭道。

「那太子想得到碎雪的原因,恐怕也對那批黃金感興趣。」王小兵若有所思道。

「聽我媽說,因為那把碎雪有了靈性,而當時它跟在張拾來的身邊,把主人藏黃金的過程都看到了,只要能跟碎雪交流,那就可知道那批黃金的下落了。」馬艷出神道。

但誰敢輕易去接觸那把碎雪呢?

除非是陽氣非常強大的人,不然,接觸它,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被它奴役。

「師姐,你知不知道師父將碎雪藏在哪裡了?我好想看一看它。」王小兵搓著手,心癢難撓,笑道。

「我哪裡會知道呢。」馬艷甜笑道。

「你說我去跟師父說,他會不會給我看呢?」王小兵異想天開道。

「這個難說,不過,如果你得到陳老爺子的肯定,那我爸應該會讓你看碎雪。」馬艷想了想,道。

「陳老爺子是誰?」王小兵問道。

「陳老爺子也是黑道的一位有威信的人,但自從太子崛起之後,他的威信就大不如從前了,他跟我爸是莫逆之交,就是因為這一點,太子還不敢輕易動我爸。而聽我媽說,陳老爺子會寫符,現在鎮封住那把碎雪的符文就是他寫的。他有天眼,能看到人的陽氣是強還是弱。」馬艷晃著腳,道。

聞言,王小兵覺得有點希望。

不過,問題就在於,他不認識陳老爺子。

是以,他從林憶娜的手裡接過一顆橄欖放進嘴裡,笑道:「怎麼才能見到陳老爺子?」

「陳老爺子有個孫女叫陳圓圓,跟我同歲,是我的好姐妹,我經常到她家去玩的,不如現在我們就去她家,好嗎?」馬艷提議道。

「好啊。」王小兵同意道。

說著,他瞥了一眼林憶娜,見她好像不想去。

他也知道她有點吃醋,於是笑道:「娜娜,走吧,我們一起去拜訪一下陳老爺子。」

「可以啊。」她本來想不去的,但想到如果自己不跟去,那他可能會跟馬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是以,決定跟著去。

於是,三人便離開了人民公園。

在興發商業街買了幾樣禮物,便由王小兵駕駛桑塔納,朝著陳老爺子的家開去。

約莫二十分鐘的車程,便到了陳老爺子的家,那是一幢三層半的樓房,外面貼著馬賽克,在當時來說,也算比較新潮的了。

馬艷站在樓下,便叫道:「圓圓。」

「哦,來了。」一個清麗的聲音從二樓的窗戶透出來。

一會,便聽到有人下樓梯的聲音,轉眼間,便見一個眉目清秀,一頭長髮,身材高挑而撩人的姑娘站在了鐵門前。

此女便是陳圓圓。

「進來吧。」她明顯想不到馬艷還帶了朋友來,微訝道。

「圓圓,老爺子呢?我找他有事情。」馬艷看來是這裡的常客,當先走進了屋裡。

「我爺爺出去釣魚了,可能要到晚上才能回來。你找他有什麼事?我幫你轉告吧?」陳圓圓掃視一眼,還道是王小兵來求她爺爺幫忙處理一些黑道的事情呢。

「在哪裡釣魚?東湖水庫嗎?」馬艷問道。

「應該是吧,可能跟你爸在一起。」陳圓圓把玩著衣角,笑道。

在幾次的目光相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