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70章碎雪

第0670章碎雪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05 17:09  字數:3679

三人坐在石凳上,林憶娜難以插話。更新速度最快記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

畢竟,她對武術不感興趣,況且,她又不清楚太子與馬艷父親的事情。

是以,她只能時而看看王小兵,時而瞧瞧馬艷,只是想從兩人的臉龐與眼神看出戀愛的端倪。

而馬艷也想向林憶娜表達一種意思:那就是自己與王小兵也有非同一般的關係。

因此,在她說話之際,話音之中飽含著情意。

當王小兵詢問之時,馬艷便藉機深情地凝望著他,想了想,道:「我想,那把刀的古董價值可能不大。」

「既然沒什麼古董價值,那太子為什麼想得到它?不會喜歡它的鋒利吧?再鋒利的刀也比不上一支普通的手槍吧?」王小兵頗為疑惑,想不明白其中的訣竅。

「這把刀是有來歷的。」馬艷若有所思道。

其實,她是不知應不應該說出來,如果只是王小兵一人在這裡,她可能會爽快地告訴他。

可是,現在林憶娜也在這裡,她相信王小兵,但不太相信林憶娜,是以,有點吞吞吐吐的,總是欲言又止,話到關鍵處,便戛然而停。

起先,王小兵沒有感覺出來。

但聊了一會之後,他便知道是馬艷有所顧忌了。

於是,笑道:「我們都是自己人,你說的話,我敢保證我不會說出去的。娜娜也一樣可以守口如瓶的。」

被說穿了心思,馬艷也不好意思再懷疑下去,便笑道:「不是的,我是在想一想,該怎麼說,才能說得更通順一些,因為我媽告訴我的時候,是這裡說一點,那裡說一點的。」

王小兵只好等她理好頭緒說出來。

佯裝想了想,馬艷才娓娓道來:「那把刀的名字叫碎雪。」

聞言,王小兵不禁喝采道:「這個名字好好聽啊,聽這個文雅的名字,就知道它不簡單了,想必這把碎雪有點來歷吧?」

「對,它是一把不尋常的刀。」馬艷點頭道。

一把可以被留傳下來的刀,那肯定不會是普通的刀,不然,也不會有人要了,在地攤就可隨便買到比較鋒利的刀。

馬艷出神地眺望著湖面,像是能看到很久以前發生在那把碎雪上面的事,柔聲道:「這把碎雪,它特別之處就是因為它飽含著怨念,可以說是一把有靈性的刀。」

「有靈性?」這時,就連林憶娜也來興趣了。

但凡說到刀劍有靈性的,那一般都是仙家之物,林憶娜以為那是一把仙刀。

不過,馬艷道出了事實:「是的,因為它殺人太多,刀上積集的怨氣太重,久而久之,陰氣迫人,便有了靈性,應該是一種邪靈。」

「那這把碎雪豈不是一把邪刀?」王小兵訝然道。

「算是吧,聽我媽說,這把碎雪一到晚上就會嗚嗚鳴響,發出那種若有若無的低泣聲,人聽了會寒毛直豎。」馬艷彷彿正在面對著那把碎雪,渾身打了個冷戰。

「我聽著都害怕啊。」林憶娜眨著美眸,道。

「別怕,那把碎雪又不在這裡。」他輕輕地握了握林憶娜的玉手,安慰道。

馬艷見兩人那麼親密,不禁微有醋意,抿了抿紅唇,幽幽地瞥了他一眼,眼神里充滿了惆悵,畢竟,她也想他握自己的手。

在這曖昧的氣氛里,王小兵也看出了馬艷的意思。

於是,在她出神沉默之際,便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大腿,道:「師姐,說下去啊。」

「哈?哦,好。」馬艷俏臉陡地浮上一層淡淡的紅暈,微微橫了他一眼,但嘴角卻是含著笑意,道:「這把碎雪幾經轉手,便到了我爸的手裡。」

「你爸是怎麼得到的呢?」王小兵好奇道。

「那年,我爸到上海去旅遊,有人兜售各種刀具,他聽說這把碎雪那麼神奇,就買了回來。」馬艷回憶道。

「這說明師父跟那把碎雪有緣分,否則,不可能得到它,師父的刀法應該不錯吧?有空請師父舞一回刀法欣賞欣賞。」王小兵倒想向馬雲天學刀法。

他曾跟洪東妹學過匕首的用法。

不過,匕首用的是腕力,與用長刀是不用的,長刀用的是臂力。

是以,兩種兵器的使用有很大的出入,刀走的是沉雄路線,不像劍走的是輕靈路線,使刀的人,要求膂力過人,才能發揮刀的真正威力。

「我爸不怎麼會刀法的。」馬艷不好意思笑道。

「那怎麼可能,如果他不會刀法,那他買那把碎雪幹什麼?」王小兵反駁道。

「我爸知道那把碎雪不簡單,才買回來的,當時,剛剛是社會動蕩結束不久之後,有不少古董之類的東西重新出現在市場里,才容易買到。如果是現在,根本沒有機會買得到。」馬艷如是道。

「既然師父不會刀法,那豈不可惜?」王小兵微有失望道。

「我媽說曾聽我爸講他跟碎雪有緣無分,現在留它在身邊,只等真正跟它有緣既有份的人出現,把它帶走。」馬艷輕輕嘆了一口氣,道。

彷彿她覺得頗為惋惜。

世上的東西就是這樣,夢裡有時終須有,夢裡無時莫想求。

「師父不會準備賣個好價錢吧?」王小兵見氣氛有點詭異,於是開個玩笑,來活躍一下氣氛。

聞言,馬艷努了努紅唇。

「我爸才不是為了賣好價錢呢,如果是那樣,估計他也轉手給太子了。」她辯解道。

「這個也是,那師父怎麼知道太子跟碎雪沒有緣分呢?他又怎麼知道誰跟它有緣分?」這是一個很玄虛的問題,王小兵覺得好奇,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