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68章美人的稱讚

第0668章美人的稱讚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04 23:34  字數:3699

韋春宜就躺在他身邊,王小兵好想叫醒她,讓她送自己到醫院去檢查一下。

但是,當他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他已無法再說話了,因為他覺得自己很困,眼瞼有千斤重,想掀起,根本做不到。

以往,他還沒試過這麼累的。

如今,不單意識在漸漸失去,而且,那種極度的疲勞也洶湧而來。

是以,他想說話都說不了,轉眼間,便進入了沉睡之中,也不知過了多久,反正感覺有人在搖自己的身體,才微微睜開了眼瞼。

原來是韋春宜在搖自己的身體。

「難道現在是我的靈魂在看著她搖我的身體?」王小兵凝視著韋春宜,暗忖道。

不過,他能清楚地感覺到她雙手的溫度,證明自己是有感覺的,這應該是真實的,於是問道:「老婆,你搖我幹什麼啊?」

「誒,這是怎麼回事啊?你看看你,你昨晚到哪裡去弄了一身墨水啊,把床單都染黑了。」韋春宜坐在床上,指著他的身體,既好奇又不解地嬌聲道。

聞言,王小兵霍地坐了起來,低頭一看。

果然,自己的肌膚上瀰漫著一層淡淡的黑色,就像是沖淡了的墨水。

「耶,老婆,你昨晚不會用墨水幫我洗澡?我怎麼變黑人了?」王小兵也覺得好笑,戲謔道。

「咯咯,我還要問你呢,你倒來問我了。」韋春宜嬌笑道。

「真奇怪啊。」王小兵說著便下了床。

當他走路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步伐比以前要更矯健些了,而且渾身充滿了爆發力,能隨時對敵人發起致命的攻擊。

在浴室里洗了個冷水澡之後,他頭腦清醒多了,才想起昨晚吃了一枚「強身丹」半成品,當時痛得暈過去了,還以為自己要十八年才是一條好漢,想不到沒事,而醒

之後,渾身每個細胞都充滿了力量,比以前更敏捷,更有力量了。

如今,得知自己煉製的「強身丹」肯定有效果,心裡不禁湧起一陣興奮。

洗完澡,爬上床,又騎在韋春宜的嬌軀上大動了一番,才吻著她的雙峰,道:「我要回去了,過兩天來看你。」

「嗯~,昨晚你就把人家弄得走不了路啦,早上又來弄人家,現在好痛呢~」她嬌聲道。

「老婆,在家休息一天,那就好子。」他拍著她的美`臀,安慰道。

「嗯~,你又不在人家身邊~」她摟緊了他的脖子。

「我回村子裡辦些事,會經常來這裡的。」他吻著她紅潤的美`唇,笑道。

「你肯定又要好幾天不來人家這裡呢~,我才不呢,我要你天天陪著我,那我才高興呢。」韋春宜一雙粉臂摟緊了他的豹腰,而左腿則跨在他的大腿上,纏住他,不願讓他回去。

這種情況,王小兵早已遇到過,他是有經驗的。

於是,二話不說,右手祭出鐵爪功,抓住的左臀往外一掰,隨即,舉著養精蓄銳的老二往她胯下一刺,只聽到「噗」一聲,便又進入了她的嬌軀里。

「啊~,老公,你怎麼又進來了啊~」她嬌呼道。

「老婆,我還要。」他立時大動起來。

「啊~,人家下面還痛呢~」她檀口半啟,「啊啊」春音飄飄。

「沒事的,休息休息就會好的,老婆,我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說著,他加速進攻,開始了新一輪的開鑿隧道工作。

不消十分鐘,她便又「啊」地一聲,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他將精華輸送進她的神秘山洞之後,看著她紅cháo滿臉的誘人模樣,又忍不住將她的身子吻了幾遍,才下床穿衣服,然後用被子蓋在她身上,才出門回東方鎮了。

因為「強身丹」就快要煉製成功了,是以,他決定集中時間來繼續繼續嘗試煉製。

回到家之後,已是早上九點多了。

他把自己房間的門關好,然後盤膝坐在床上,正想準備進入玉墜里,卻聽到大哥大響了,拿過來一看,是個陌生號碼,本想不接,但猜想會不會是鐵手打來的,於是,便接了。

接通之後,聽到一把甜美的女聲:「喂~,請問是小兵嗎?」

聞言,王小兵便聽出是林憶娜了,笑道:「娜娜,什麼事呢?現在在上班嗎?」

「是啊,你呢?」她嬌聲道。

「我在村子裡,近來忙些事,請了假,不用到學校去。」他猜測她是不是想要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了。

「誒,我想跟你說件事。」她忽然道。

聽她語氣,他便感覺她是想要了,畢竟,也有好些天沒給女人福利她了。

於是,他笑道:「娜娜,晚上我空,我到你家,怎麼樣?現在正在忙,分不開身,好嗎?」

「咯咯,你想哪裡去了呢~」她嬌笑道。

「哈哈,娜娜,晚上在家等我,我會讓你驚喜的。」他覺得也該給女人福利她了。

「誒,我是想跟你說,我堂哥要結婚,所以,我想跟你一起去參加他的婚禮,明天哦,可以嗎?」她語氣雖是詢問,但也包含著五分不容分辯。

其實,他近來真的很忙。

除了要去找人籌措建種花基地的錢之外,他還要嘗試煉製「強身丹」。

如今,距離與梁國興切磋的日子就快到了,如果不能及時煉製出「強身丹」,那百分之九十是打不贏對方的。

而去參加婚禮的話,幾乎一天時間就沒了。

是以,他笑道:「娜娜,不如我買禮物,你帶去,行嗎?」

「哼~,你不疼愛人家,平時人家也沒求你什麼,現在只不過要跟你去參加堂哥的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