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62章小弟弟挑逗小妹妹

第0662章小弟弟挑逗小妹妹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4-01-01 17:08  字數:3805

在路邊,如果沒有車輛經過的時候,曠野是很寂靜的,只有絲絲蟲鳴聲在晴空下回蕩著。

就是小便,那种放水的聲音也能聽得清楚的。

當王小兵聽著沈若蘭小便的聲音時,腦海里幻想出她胯下神秘的山洞,想著想著,體內的欲`火就越來越旺盛,幾乎要使他經脈受損了。

小腹下面的小弟弟也已昂首挺胸,準備著戰鬥了。

有那麼一剎那間,他真想衝過去,抱起她,就在野外大戰一場,讓她領教一下自己不世出老二的真功夫。

但想到那樣可能會嚇著她,畢竟,那種行為有點粗魯。而他向來對美女都是頗為溫柔的。是以,秉持著一貫的做法,他寧願選擇一種比較溫和的方法,慢慢獲取她身子的開發權。

想了想,便計上心頭。

於是,當估算沈若蘭快要小便完畢之後,便突然道:「若蘭,你後面好像有一條蛇啊。快跑!那是七寸錦。」

七寸錦是當地最毒的蛇。

據說,這種蛇很短小,但通體彩色。

只要被這種七寸錦咬上一口,走上七步,就會毒發身亡。其實,意思是說被咬到之後,在很短的時間內便會一命嗚呼了。

沈若蘭本來剛想站起來提褲子的。

聽王小兵大喊提醒著,她「啊」了一聲,還來不及把褲子提上去,就奔了過來。

「若蘭,快點,上了車就沒事了。它在追你啊。」王小兵連忙將後車門打開,催促道。

沈若蘭連忙鑽進了后座。

此時,她的褲子還沒提上,嫩白的豐`臀被他看了正著。

剎那間,他欲血沸騰,小腹下面陡地一硬,往前一挺,真想隔著褲子就殺進她的正確神秘山洞裡。

於是,他也連忙跟在她後面上了車。

隨即,把車門關上了,同時,左手一勾,便摟住了她的小蠻腰,然後右手往她臀部一托一拖,便把她抱進懷裡,使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了。

「啊~」

她還沒反應過來,就偎在他的懷裡了。

抱著她,就如同抱著一塊溫潤的美玉,特別美妙,而且,如今她的褲子還沒提上來,使人遐想連篇。

而她由於吃了一驚,本來還沒有撒完的一點尿便溢了出來,潤濕了他的褲襠,使他的老二濕了身,更是欲`火滾滾,堅挺萬分。

「啊~,你怎麼抱住了我呢?」好半晌,她才回過神來,問道。

「我也怕蛇啊。」他聞著她淡淡的體香,道。

「啊~,我還沒有提上褲子呢,你別摟那麼緊,讓我提上褲子。」她的褲子已褪到了大腿之處。

「沒事的,待會穿上就行了。別吵,讓我聽聽那七寸錦走了沒有,可能還在車門外呢。」他咬著她的耳朵,小聲道。

說起蛇,她也怕。

是以,她也只好聽他的安排了。

此時,當兩人都不說話時,四周又恢復了那種死寂。而他與她彼此都可聽到對方的粗重呼吸聲。

在這美妙的一刻,他的老二雖是隔著褲子,但依然豎起來了,而且橫亘在她的兩腿`之間,不時地觸碰到她胯下的私`處與兩腿內側。

起先,她也在聆聽車門外有沒有異聲。

半分鐘之後,她因害怕而怦怦直跳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此時,她才感覺到兩腿`之間有一灼熱的物體,將激情的溫度源源不斷地傳遞到自己的胯下。

剎那間,她的芳心又怦怦直跳而來。

這次,她是因為害羞而心如鹿撞,她雖還沒經歷過人事,但作為一名護士,當然知道男人的生`殖器。

如今,她自然而然地就聯想到他的不世出老二,於是連忙道:「小兵,先讓我把褲子提上,我不習慣這樣子坐著,好嗎?」

「好,你等一下。」說著,他騰出了右手。

而他要用右手去拉下自己的褲鏈,不消二秒鐘,他便把自己的長褲褲鏈拉開了,也把褲衩褪下了。

忽然之間,沈若蘭又「啊」地一聲嬌呼,隨後嬌羞道:「小兵啊~,你,你那裡怎麼出來了啊?你那裡碰到我下面了啊~,快放開我~」

他的雄壯老二出來透透氣,正卧在她的股溝里。

如今,他的小弟弟與她的小妹妹零距離接觸了,卧在那片柔軟的草地上,非常舒服。

「若蘭,讓我抱一抱,大家坐在車上,沒事的,我那裡很溫柔的。它不會亂來的。」他好好地感受著她胯下的潮濕與溫暖。

「嗯~,我不~,你那裡碰到人家下面了~」她嬌聲道。

「別怕,沒什麼的。」他安慰道。

隨即,他雙手開始往上移,轉眼間,便到了她胸前豐滿的雪山山腳下。

以往,他攀登過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是以,積累了不少登山的經驗,對於攀登沈若蘭的雪山,他充滿了信心。

於是,立時祭出了鐵爪功。

他緩緩地移動雙手,從山腳往上登上去。

不消三秒,他雙手便按在了她那充滿彈性的酥胸上,隔著她的上衣與奶`罩,對她的雪山進行最友好的訪問,又揉又搓。

「啊~,別摸我胸~」她羞怯道。

旋即,便用雙手去握住他的兩手,不讓他隨便修鍊鐵爪功。

「若蘭,對不起,我也害怕,我的手就不知不覺摸到你那裡了。其實,我不是有意的。」他一本正經道。

「那你放手,我要提褲子。」她窘態也是那麼風情迷人。

「別急,有的是時間,讓我們先坐著,聽聽外面的七寸錦走了沒有。」他如今是欲`火焚身了,哪裡肯輕易撤退。

剛才,被他嚇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