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57章花痴

第0657章花痴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29 23:47  字數:8308

等洪東妹睡著了,王小兵在她雙峰上遊玩了一番,才進入玉墜里。

他好想煉製一枚「壯陽丹」,看吃了之後,一晚能連御多少女,不過,他也有點擔心,如果吃了「壯陽丹」要連御數十女,那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畢竟,他現在還沒有那麼多情人。

如果只作用在一個情人身上,那估計她會受不了,下面真的會受傷。

是以,他既期盼自己早日煉製出「壯陽丹」,同時,又有點擔心這種丹藥太過強大。但他細讀了《丹經》里對「壯陽丹」的描述,感覺吃一顆連御數十女的機會不大,連御十數女的可能性比較多。

因為這「壯陽丹」重在治癒男人的陽`痿。

如果煉製出來了,這是許多男人的福音,使他們人未老而小弟弟先衰老的遭遇得到完滿的解決。

但此時他更需要「強身丹」。這是關乎他名譽的事情。他現在不吃「壯陽丹」,小弟弟也有那麼強壯,吃了的話,只能算是錦上添花而已。

但「強身丹」就不同了。

他想打敗梁國興與程萬里,只能依靠「強身丹」,不然,自己可能會被打到撲街。

進入玉墜之後,他便抓緊時間嘗試煉製「強身丹」,每次工作,都能帶來一點點小收穫,那就是幾乎能確定其中一種藥材的比例,是以,再多嘗試煉製幾次,他有信心成功配製出「強身丹」。

轉眼間,便過了三四個小時,但沒有煉製出來。

於是,只得先煉製一些美容丸、健胃丸、除穢丸與解酒丸,每天都煉製一定的數量,那就不用趕貨。

從玉墜里出來的時候,已是凌晨四點多了,他只睡三個鐘頭左右,便能使精神充沛,是以,不需要像以往那樣睡七八個小時。

洪東妹平時都是下午才起床的。

不過,近來跟王小兵在一起,所以提前一點起身。

中午時分,兩人起床洗漱完畢,然後到外面的館子吃了午飯,洪東妹便把桑塔納的車匙給了王小兵,並把一張假的駕駛證交給他。

往常,王小兵有空閑時間,也會拿洪東妹的車子開開。

但沒有開過很長的路程,一般只是二三公里而已,如今,要開到縣城去,他既興奮又緊張。

至於方成仁的事,他就當是什麼也沒有發生,經歷過了大場面,人的心理素質就是不同,在常人會提心弔膽的事情面前,他可以很鎮定。

而方成仁被幹掉的事情,遲早會被傳開的。

當然,如果警方來調查,那也查不出什麼,畢竟,王小兵已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辭別了洪東妹之後,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朝縣城而去,第一次駕車走遠路,不禁頗興趣,一路上,哼著輕快的小曲,心情很愉悅。

轉眼間,便過了人民大橋。

開車的過程有點驚險,但總算是平安開到了縣城。

於是,王小兵將車停在路邊,便用大哥大傳呼張惠蘭的呼機,讓她復機,問一問她方便在哪裡見面。他感覺她是想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

約莫數分鐘之後,張惠蘭便打電話過來了。

接通之後,王小兵問道:「蘭姐,我現在已過了人民大橋了,你想在哪裡見面呢?」

「那行,你到家旺飯店那裡,我們一起吃飯。」張惠蘭道。

「家旺飯店在哪裡?」王小兵不識路。

「你從興發商業街上去,到了第一個十字路口,左轉,大約走二百多米,看向右邊,就可見到家旺飯店了。」張惠蘭說明路線。

「好的,我現在就過去。」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駕車往前走。經過萬豪酒店時,他忍不住看了幾眼那邊,其實,不是想看萬豪酒店的建築,而是想見見太子,他有點羨慕對方那輛紅色跑車。

如今,自己駕駛的這輛桑塔納,在當時來說,也算很不錯了。

但與太子的那輛紅色跑車相比,那還真是比較寒磣,不可相提並論,如果停在同一個停車場,那會有一種低人一等的感覺。

從萬豪酒店經過,沒有見到太子的紅色跑車。

他小心翼翼地駕駛著桑塔納,按照張惠蘭所說的路線,緩緩前進。

不久,便找到了那間家旺飯店,不看裡面,單看店外的裝潢,也還算可以,於是,將車子停好,下車,便站在店門口等張惠蘭。

估摸七八分鐘之後,便見到張惠蘭與一個貌美女子一起來了。

那女子約莫二十五歲,風情萬種,身材窈窕,步履輕盈,走路的姿勢就很迷人,更莫說她俊俏的臉蛋了。她理著齊肩短髮,發梢微鬈,應該是電過,發色呈褐色,配合她精緻的俏臉,平添三分成熟的嫵媚。

當張惠蘭來到王小兵面前,見他還在打量那捲發女子,笑道:「誒,盈盈,你看,又一個被你迷倒了。」

那叫盈盈的姑娘溫柔一笑。

「小兵,她叫莫盈盈。盈盈,他叫王小兵。」張惠蘭簡單介紹一番。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王小兵伸出了手,要跟莫盈盈握握手,其實是想感受一下她肌膚的溫暖。

這種握手禮,是初次相見的朋友最常用的方式。

是以,莫盈盈也沒有拒絕,以頗有磁性的聲音道:「我也一樣,很高興認識你。」

兩人握了握手,如果可以的話,王小兵還真不想放手,就這樣拖著她的玉手,帶她上車,然後開到郊外,再跟她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

「我們進裡面邊吃邊說。」張惠蘭見王小兵目光老是掃視莫盈盈高隆而飽滿的酥胸,微有醋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