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56章哄她入睡

第0656章哄她入睡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29 17:27  字數:3560

雙方氣氛看似非常融洽。

其實,殺機已現,夜風之中,已飄著不祥的氣息了。

只是,方成仁認不出王小兵而已,否則,他會嚇得屁滾尿流的,現在,他還覺得這真是一場誤會呢。

不過,下一秒,他便絕望了。

王小兵忽然向旁邊的冼業勝使了個眼色,同時雙手抓緊方成仁的兩手,怒聲道:「你個**毛,明明是你收了我們的錢,說要交貨給我們,現在還在耍賴?」

「大哥,這話怎麼說啊?」方成仁驚恐道。

「別以為你是一個黑道老大,我們就不敢動你!你既然敢吞我們的錢,那我們就豁出去幹掉你,我們再逃到外地去!」王小兵厲聲道。

「大哥,有話好好說,別衝動,你肯定認錯人了。」方成仁渾身發抖道。

「就是你化了灰,我也認得出你!」說著,王小兵盯著方成仁的手下,怒氣沖沖道:「本來,我想連你們也一同幹掉,不過,冤有頭,債有主,他吞了我們的貨款,我們跟他有仇,跟你們沒仇,現在,你們跳河逃生,再不走,連你們也滅了!」

那幾個男青年早已嚇得六神無主,聽了可以撿回一條小命,哪裡還顧得方成仁的生死,連忙轉身跳下白翼河,逃命去了。

等到方成仁的手下都跳河走了之後,王小兵打了個響指,示意冼業勝動手。

「大哥,你真的認錯人啊,饒命啊!,有話好好說,你想要多少錢,我給你就是了。」方成仁被三十幾人拖著進了那片茂密的草叢裡。

王小兵站在河邊,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吸著。

「不是我不饒你,方成仁,是你逼我這樣做的,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王小兵吐著煙圈,暗忖道。

一分鐘之後,聽到草叢裡傳來一聲凄慘的嚎叫。

轉眼間,冼業勝帶著人馬走到王小兵面前,做了個刺殺的動作,壓低聲音道:「搞掂了。」

「沒有留下什麼手尾吧?」王小兵細心問道。

「沒有。」冼業勝肯定道。

「那走吧。」王小兵將煙頭丟進了河裡,做了個「撤退」的手勢,道。

回到夜城卡拉ok廳,還不到晚上十點鐘,那個假的「王小兵」還在包廂里k歌,隨後,假的「王小兵」與真的王小兵都卸了裝,恢復了原貌,假的「王小兵」便離開了。

真的王小兵與洪東妹在包廂里k歌。

合唱了一曲《忘情水》之後,兩人便在包廂里跳起探戈,隨著旋律優美的曲調響起,他與她很快便進入了境界。

跳著跳著,她老是用大腿或有意或無意地去碰撞他的小弟弟,不消數分鐘,他的小弟弟便有點發怒了,漸漸地硬了起來,雄赳赳氣昂昂地將褲襠頂起「小帳篷」,蔚為壯觀。

而她還調戲道:「誒,你下面怎麼又硬了啊?」

「老婆,我小弟弟想親一親你的小妹妹。」他雙手祭出太極掌,愛撫著她的美`臀。

「咯咯,嗯~,昨天被你弄得人家下面還疼呢~,今天就饒了人家吧,不然,明天人家都走不了路啦。」她雖是這麼說,但還不停地用大腿去摩擦他的小弟弟。

在這種火燒火燎的情況下,他也不須客氣了。

於是,三下五除二,便脫掉了她的褲子與內褲,隨即蹲下去,施展出柔舌功,親吻著她的小妹妹。

她哪裡抵擋得住他柔舌功的進攻,只一會,胯下的神秘山洞便溢出了大量的泉水,沿著兩腿流了下去,至此,也是欲`火焚身了。她雙手摩挲著他的頭髮,嬌`喘道:「啊,別吻,好酸~」

「老婆,我要。」他扛起她,將她放在沙發上。

然後,分開她兩腿,舉著雄壯的老二勇敢地往前衝過去,穿越那片挪威森林,直往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殺了進去。

只聽到「噗」一聲,他便進入了她的身子,隨即大動起來,一進一出間,都彰顯了大師風範,不但節奏優美,而且頗為力量感,符合節拍的韻律,使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聽起來更加迷人。

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也狂顫起來,大有坍塌之勢。

隨著他一波又一波的強攻,她在興奮與疼痛之中浮沉,檀口哼出誘人的「啊啊」春音,使包廂內平添三分誘惑力。

他則騎在她的嬌軀上,進行非常細緻而又快活的耕耘工作,送給她一次又一次**,勢要把她的神秘山洞打通,開鑿出一條對人類頗為有意義的隧道。

轉眼間,那張沙發便被她的泉水潤濕了。

在得到了三波**之後,她下面已疼痛到忍不住了,只好顫音求饒道:「啊~,啊,小啊兵,快啊叫桂文娟啊來啊,我頂不住了啊啊~」

「老婆,我今晚要把所有**都給你。」他依然抖動如風,道。

「啊~啊,不啊~啊……」她下面其實已紅腫了。

他知道她還沒有從昨天的激情大戰之中恢復過來,見她俏臉紅暈亂舞,朱唇因興奮而有點乾裂,便知她確實已到了承受的極限了,是以,只好在重重一頂,將她送上第四波**之後,便停止了強大的進攻,並且把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音響還在播著卡拉ok歌曲,而沙發上的兩人則是緊緊摟在一起,全身汗津津的。

他仰坐在沙發上,將她抱在懷裡,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老二依然深深地卧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用手當梳來輕輕撫弄她濕亂的秀髮,吻著她潤滑的酥胸,真是一種頗大的享受。

就在他愛撫著她曼妙的身子時,大哥大卻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