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47章由愛生恨

第0647章由愛生恨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24 23:25  字數:8305

韋春宜不是他的對手,被他騎在身子上耕耘了一番之後,便嬌`喘連連了。

畢竟,王小兵差不多是床上運動的大宗師了,一招一式都是那麼具有爆發力,不論速度還是力量,都達到了驚人的水平。

一般的美人,被他的小弟弟進入訪問之後,都要臣服。

起先,韋春宜還是能頂得住的,因為她也是欲`火焚身,希望他的小弟弟來幫自己滅火,在滅火的過程中,那確實很過癮。

但十數分鐘之後,她便感覺到下面**辣的了,此時,她在嬌哼之中向他求饒,但他正在高速開鑿隧道,是以,難以停下來,只好一鼓作氣,勇往直前,誓要將她的神秘山洞打通。

在他接連幾波的強攻之後,她身子軟成了一攤爛泥,閃爍著激情的光澤。

此時,他還沒有絲毫疲累的樣子,依然大動著。

「啊啊~,老啊公啊,輕啊……」她感覺到他的小弟弟威力越來越大,自己的下面都要被戳爆了。

「老婆,頂住啊。」他抓住她雙峰,撅動屁股,以最雄健的身姿在開發她那曼妙的身子,老二在進出之間,帶出大量的泉水。

轉眼間,床單便濕漉漉了。

而韋春宜張開了檀口,只能噴出「啊啊」春音,俏臉紅暈如火,越來越迷人了。她的豐`臀被他撞得也泛紅起來。

送她上第四波**之後,他才停了下來,但老二還齊根沒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保持與她緊密連接,趴在她的身子上,感受她肌膚的溫潤與脈搏跳動,看著她因興奮昏迷過去的的妖艷神情,忍不住輕吻她微乾的紅唇。

然後,抽一支好日子香煙。

……

……

在韋春宜的家裡呆了三個鐘頭之後,王小兵找了個借口,離開她的家,去「興發商業街」盡頭那個

交站點找龍非了。

在到達「興發商業街」之後,他便推著摩托朝前走。

龍非已在那個公交站點等他了,見他推著摩托,好奇問道:「車壞了嗎?」

「好像是有點壞了,現在找不到修理的地方,不如今晚在這裡找間旅館開房過一晚,怎麼樣?」他順勢說道。

「哦,現在還可以坐公車回去啊。」她看了看公交站的站牌,道。

「明天回去也不遲。」他道。

「我家裡還有衣服沒有洗,現在回去。」她似乎聽出他的弦外之音了。

「我摩托壞了,那怎麼辦?」他攤開雙手,無奈道。

其實,他以為她不懂開摩托,所以才這樣說,因為他的摩托沒有任何問題,只要會開摩托的上來試一試,便知底細了。

料不到龍非道:「會不會是沒油了?」

「應該還有,好像就是打火不著了。」他只想跟她開房過一晚。

「讓我看看,我有個親戚是修摩托的,我也在那裡學到一點修摩托的知識。」她邊說邊走過來,要幫他檢查摩托。

聞言,王小兵暗吃一驚。

如果她真的懂開摩托,那她只要一試就可使他的謊言穿幫了。

在這種情況下,與其被她揭穿自己的西洋鏡,倒不如自己圓一下謊,那面子不致於太過失禮。

於是,連忙打著了火,笑道:「耶,真奇怪,又可以了。」

「咯咯,那我們回去。」她狡黠一笑,道。

無奈,他只好搭著她回去了。

本以為今晚可以跟她在旅館裡過夜,不料她不願意,最後便湯了。

直送她回到她租住的樓下,才道:「非非,你買了棉被嗎?如果還沒買,現在出去買。」其實,他是想到她家裡坐一坐。

「咯咯,早買好了,晚安。」她開了鐵門之後,對他揮了揮手,便閃身進去了。

看著關上的鐵門,他咂了咂嘴,只好開摩漀摩托回家了。

本來,晚上是要上晚修的,不過,他請了假的,是以,不用到學校去。回到家裡,爸媽都在那裡看電視,見他回來,王叢樂問道:「你不在學校住?」

「這幾天,村委有很多事要辦,所以我請了假。」王小兵推摩托進來,道。

王叢樂與許娟也知道自己的兒子做了村長之後頗忙,是以,也沒有多加詢問,相信他說的話。

停放好摩托跑車之後,王小兵便出門,說要去買啤酒,其實,他是想去告訴黃麗華,讓她知道自己幫了她的忙,轉眼間,便到了雜貨鋪,但見店門已關上,只得回來。

洗了澡之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關上門之後,便進入玉墜里煉製「強身丹」。

如今,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距離與梁國興的切磋約定時間越來越近了,如果沒有煉製出「強身丹」,那就極有可能成為對方的手下敗將。

他不是一個非常愛面子的人,但他不想輸給梁國興。

是以,不得不抓緊工夫煉製「強身丹」。

有了數次煉製經驗之後,現在煉製起來就更有心得了,他有信心在半個月之內便能煉製成功。

在玉墜里煉製了一會丹藥,又修鍊了一會三昧真火,隨後又用中級三昧真火開拓了一下玉墜里的空間,不知不覺間,便到了凌晨四點多鐘,他還想到師父那裡去,跟馬雲天聊一聊自己跟梁國興切磋的事。

是以,只好從玉墜里出來,倒頭便睡。

一覺睡到早上八點多鐘,起床洗漱完畢,吃了早餐,在家裡坐了一會,等到了九點多鐘,便出門,信步朝王家發的雜貨鋪走去。

到了那裡之後,見到黃麗華在店裡。

自從王家發出事之後,黃麗華神情便有點抑鬱,沒有往日的那種光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