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46章快活曲

第0646章快活曲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24 17:42  字數:3668

對於王小兵來說,龍非是一個危險人物。

這是毋庸置疑的。

從一開始,王小兵便懷疑她,只是從她口中套不出什麼有用的訊息而已。

後來,他便改變了策略,不再去套她的來歷,因為知道了也沒有什麼大用,關鍵是要把她籠絡住,使她成為自己的一枚棋子,讓她替自己辦事。

只有這樣,才是上策。

不然,一旦她背後的勢力向自己發難,那就是悲催的時候了。

如果把她籠絡住了,通過她穩住她背後的勢力,然後有條不紊地布置陷阱,再將她背後的勢力引上鉤,將之剷除,這樣不單省力,而且成事機率頗高。

是以,他便千方百計要虜獲她的芳心。

迄今為止,他不敢說自己已完全得到了她的芳心,但可以肯定地說,她的情感已偏向了自己。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不久的將來,她就會成為王小兵的人了。這是在正常情況下推理出來的結果,王小兵覺得成功機會非常之大。

但好事多磨。

因此,以後會不會發生一些突發事件影響兩人的關係,那他也不清楚。

這世間的事情,往往以為萬事俱備,只要按部就班就會成功的時候,卻是欠缺一點東風,致使最後崩盤,功虧一簣。

而今,王小兵從龍非的神情感覺到她心事重重。

但他知道,越是問她,就越會使她封閉自己,只有在她心甘情願的情況之下,才有可能聽到她的自白。

因此,他也佯裝什麼都沒發現,不再聊跑車,聊些其它的事情,都是一些輕鬆的話題,屬於空閑時候打打牙花的花邊新聞。

一會,龍非的神情又好了起來。

菜肴端上來之後,兩人便邊聊邊吃著飯菜。

「非非,你吃飯的樣子都是那麼的迷人。」他凝視著她,欣賞她那長而彎的睫毛,小巧而柔和的鼻翼,櫻唇如花瓣,臉蛋紅潤而嬌嫩,實在是美少女。

「咯咯,胡說呢~」她含笑道。

「真的,看著你吃飯也是一種享受。」他的目光落在她酥胸的位置,可惜有衣服擋住了她兩座堅挺雪山的勝景。

「誒,別老是看著人家嘛,人家吃飯都不自在呢~」她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但俏臉洋溢出來的那抹喜悅的笑意,卻表明她此時的心情其實非常之好。

「男人能娶到你,那是一種福氣。」他由衷道。

當然,他只是指外貌而言。

而娶老婆,樣貌當然也比較重要,但是否會持家,是否能與家人和睦相處,更是一項很重要的指標。

龍非眼眸里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嬌羞,佯裝微嗔道:「誒,別說這個嘛~」

「哈哈,我要好好把握機會。」他笑道。

「咯咯,你說什麼呢~,都不知你想說什麼~」她當然聽得懂他的話,嬌嫩的臉蛋悄悄地浮上了一朵紅暈,平添三分嫵媚。

在這種情意綿綿的時候,王小兵感覺有戲,如果再大膽一些,那會不會成事呢?反正已在縣城了,要是能說服她一起開房,那豈不是一件極美妙的事情?

想著想著,他自己情不自禁笑了。

「誒,你笑什麼呢?」龍非能感受到他眼神里濃濃的情意,柔聲道。

「哦,沒什麼,我感覺跟你在一起很開心,心情好,自然就笑了。」他連忙收斂那有點猥瑣的笑容,找了個借口道。

「你怪怪的~」她含情道。

兩人相視一笑,隨即,開始繼續消滅餐桌上的美食。

他則在想要用什麼辦法拖住她,到了晚上**點之後,就提出建議到旅館開一間房過一夜,明天再回東方鎮。

腦筋一轉,他已想到辦法了。

之前,他就想來找韋春宜了,想給她幾千塊,讓她開一間美容店。

但由於近來一直被瑣事纏身,他未能分身出來,是以,有點耽擱了,如今,正好在這裡,便想到銀行取幾千塊拿給她,讓她早點租好店面搞好裝修開張。

於是,吃完一個豬手之後,他道:「非非,待會我要拿錢還我的朋友,你一起去嗎?」

「你借你朋友多少錢?」她訝然道。

「不多,幾千塊而已。」他搖了搖手,瀟洒道。

「哇,這算多了。你還夠錢嗎?如果不夠,我這裡還有幾百塊,你可以先拿去用。」她還以為他是向自己借錢呢。

王小兵知道她誤會自己了。

「我自己有錢,去銀行取就行了。」他連忙笑道。

「真的不用?」剛才,在服裝城時,龍非就發現他帶的錢不多,也不知他是在說場面話還是真的有足夠的錢。

「當然。」他肯定道。

「你朋友住哪裡?」她眨著美眸,盯著他,問道。

「從這裡過去,十幾分鐘車程就到了,你也跟我一起去,怎麼樣?」他想搭她兜兜風,只要在縣城裡兜幾圈,那很快就會到晚上**點了。

「我到我親戚家去坐坐。」她忽然道。

王小兵沒有聽她說過在縣城有親戚,這還是第一次聽說,雖有點好奇,但也不方便詢問。

於是,笑道:「那好,現在還不到六點鐘,你親戚可能會叫你多呆一會,那到八點鐘左右,我們在『興發商業街』盡頭的那個公交車站點處會合,行嗎?」

「可以。」龍非應允道。

於是,吃完飯之後,王小兵付了帳,兩人便各自去做自己的事。

但由於龍非的行蹤一直都是那麼的神秘,是以,王小兵老早就想打探一下她的家底,如今,聽她說要去親戚家裡,暗忖何不跟蹤一番,要是得知她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