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45章陪美人逛街

第0645章陪美人逛街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24 00:39  字數:8334

當那個中分男瞥見龍非那如從深淵裡射出來的森冷目光之後,也不禁打了個寒戰。即可找到

而且,當他再看向王小兵時,見對方半眯的眼睛射出的寒芒更使人不安,他心底湧起一抹無以名狀的恐懼,淡淡的,但卻迅速瀰漫全身,使他打了個冷戰。

不過,恃著人多,中分男才勉強鎮定下來。

如今,被對方一個眼神便看得快要害怕起來,中分男當真是惱羞成怒,想借大聲吼叫來驅除心裡的畏懼,喝道:「草尼瑪!你跪還是不跪!?」

說著,伸出食指指著王小兵的鼻端。

須知,王小兵是會小擒拿手的。

當對方的手指指向他時,他只要施展出小擒拿手的「羅漢折枝」,便可控制對方了。

果然,在中分男唾沫橫飛地怒吼之時,只見王小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右手往上一抓,正好握住了對方的食指,隨即用力往下拗。

只聽到「唉喲」一聲,中分男痛得齜牙咧嘴,彎下了腰,雙腳蹲了下去。

下一秒,王小兵抬腿、屈膝,用右膝蓋重重地撞在中分男的臉面上,砰然聲響,便將那廝撞得鼻血、牙血迸流。

這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其他幾個男青年還沒有看清是怎麼回事,便見到中分男倒仰在地,滿臉是血了。

「兄弟們,上!」那幾個男青年反應過來之後,才握著拳頭,一起向王小兵轉攻過來。

可是,王小兵見對方有六個人,自己一人實在難以用空拳取勝,於是,拔出了洪東妹贈給他的那把軍刀,一刀在手,寒光閃爍,足可防身。

那幾個男青年見空手沒法靠近王小兵,想要上車去找家生。

不過,王小兵哪裡會給機會他們,見他們想要上車,衝過去,祭出無情的鞭腿,打在他們的身上。

只聽到「唉喲唉喲」之聲不斷響起。

那幾個男青年想上車,但被王小兵持著軍刀迫著他們,使他們沒法上車,那場面,頗有幾分滑稽。

在一旁觀戰的龍非忍俊不禁,捂嘴而笑。見到幾人繞著麵包車來轉圈圈,實在是件很逗人的事情,只是,被王小兵追打的那幾個男青年,則沒有那麼好的心情笑了。

經過的路人也都好奇地瞧著這一幕,但沒人敢上來勸架。

畢竟不知事情的起因,又見王小兵手中拿著寒光閃閃的軍刀,更不敢隨便上來拉架了。

這時,有兩台路過的摩托停了下來,總共四人,下了車,向這邊涌了過來,其中有一個老大模樣的男子,喊道:「不要打了。」

中分男大喜,道:「雞哥,這**毛好拽,快來幫手。」

剎那間,敵方又增加了四個強壯的男青年,龍非俏臉浮上一抹擔憂的神色,畢竟,如果王小兵被打到無還手之力,她也不知是出手好呢還是不出手好,實在是一件煩人的事情。出手不行,不出手也不行。

圍觀的路人也覺得王小兵這回是死定了。

不過,王小兵並沒有現出眾人預料的那種恐懼神色,反而氣定神閑地將軍刀收進了刀鞘里。

這時,那位叫雞哥的老大盯著王小兵,並向他走了過來,而另外三個男青年則跟在雞哥的身後,也是緊握著拳頭,一副要開打的樣子。

中分男也向同夥使了個眼色,要他們準備同時向王小兵發起攻擊。

而龍非也攥緊了雙拳,很想出手相幫,但她的神情很猶豫,明顯是由於一些特別的原因,不便在王小兵面前表露自己的能力,是以,她矛盾之極。

眼看十數人要圍攻王小兵,她也頗為緊張。

而那個中分男囂張道:「雞哥,這**毛有刀,要小心,我們一起上,打死他!」

那位叫雞哥的男子走到王小兵面前,居然沒有出手,而是掏出香煙,分了一支給對方,道:「兵少,原來是你啊。」

「雞頭,勇哥近來怎麼樣?」王小兵接了香煙,笑道。

「很好。」這位雞頭就是黃勇進的手下,名叫海高富的,如今連忙拿出打火機,幫王小兵點燃了香煙。

海高富在黑道的地位不算高,但比中分男要強多了。

此時,中分男見王小兵直呼海高富為雞頭,那明顯身份沒有比對方低,而且,聽海高富稱呼王小兵為「兵少」,單從這個稱呼來看,就可猜出王小兵的身份非同一般,是以,剎那間,便蔫了一圈。

之前,還道來了海高富之後,己方增加了人手,那就可狠狠揍一頓王小兵了。

但現在看來,情況恰好相反。

見此情景,龍非也鬆了一身,不然,自己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鍾仔,這是怎麼回事?」海高富自己也點燃了一支香煙,盯著中分男,問道。

「呃,這……」中分男支吾著。

於是,王小兵把事情的始末簡略說了一遍,最後道:「這事明顯是他們過分了。」

「鍾仔,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樹林四少之一的兵少,跟我們的勇哥是拜把子兄弟,還不向兵少道歉!」海高富以老大的口吻吩咐道。

聞言,中分男現出驚惶之色,畢竟,得罪了勇哥的兄弟,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於是連忙賠罪道:「對不起,兵少,請你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們,以後我們不敢了。請你原諒。」

「你們剛才的話傷到我女朋友的自尊心,你們向她道歉,她肯原諒你,我自然原諒你們。」王小兵淡淡道。

其實,他是個看得開的人。

不過,為了進一步籠絡龍非的心,他才會這樣說的。

中分男一夥也知道是自己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