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43章男歡女愛

第0643章男歡女愛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23 01:39  字數:8405

何芳盯著小衣櫃看了一會,轉頭瞥了一眼謝月美,見她臉色煞白,就更加懷疑了。

「美美,你老實告訴我,你在這裡做什麼?」何芳嚴厲的眼神注視著女兒,聲音頗為嚴肅。

「媽,人家在做化學題啊。」謝月美眨著可憐楚楚的美眸,道。

「那你剛才臉為什麼那麼紅,頭髮又那麼亂?」說著,她便朝女兒的床上瞥了一眼,見上面的床單不平整,明顯有人在上面做運動時弄亂了。

「臉紅,頭髮亂又怎麼了嘛?」謝月美賭氣道。

「王小兵是不是在這裡?」何芳指著那個小衣櫃,沉聲問道。

「是不是在那裡,你去看看就清楚了唄,幹嘛用問我呢?」謝月美驚極反而鎮定下來了,一副豁出去的態度,道。

本來,何芳以為能逼問出事情的始末。

但如今看來,女兒的神情倒越來越堅定,居然叫自己去打開衣櫃來看,難道他真的不在裡面?那就是自己多心了。

正在猶豫著要不要親自去打開小衣櫃查看一番的時候,聽到樓下有人呼喚道:「阿芳,在嗎?有沒有幫我買蓮藕回來啊?」

這是鄰居張大媽的聲音。

「買回來了,等一下。」何芳只得下了樓,到廚房去拿五條蓮藕給張大媽。

「多少錢?」

「一共一塊三角。」

……

……

張大媽與何芳在說話,房間里的謝月美連忙打開小衣櫃的門,把他拉出來,耳語道:「到我姐的房間去躲一躲。」

不過,王小兵搖了搖頭,輕聲道:「我藏在廁所里就行了,到時,你記得引開你媽,我下樓,從外面進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她一聽,只好點頭同意。

此時,何芳已送張大媽出門了,眼看又要上樓來了。

王小兵便以最輕的腳步,飄進了二樓轉彎角處的那個單人廁所,只藏在門後,也不敢將門關上。

不然,會造成「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狀況。

他剛站在廁所門後面一會,何芳便噔噔地跑上樓梯了,旋風般掠進了謝月美的房間里,見女兒正在課桌前寫作業,便道:「美美,今天天氣好,我幫你拿衣服出來晾一晾。」

「媽,我剛剛差點又想出解答的方法了,你又把我的思路給打亂了。」謝月美心中暗喜道。

「好了,你自己寫作業吧。」何芳也有點緊張地打開小衣櫃的門。

畢竟,她也害怕看到裡面有人。

幸好,打開小衣櫃的門之後,見到裡面只有衣服,心裡那塊大石頭便落下了。

但照她適才所見的種種跡象,自己的女兒明顯有做快**育運動之虞,於是,從衣櫃里拿出二件外套,就走到床邊,道:「美美,我幫你洗一洗床單吧。」

說著,打量著那張床單。

一看之下,果然見到了濕潤的地方,還有清晰的泉水痕迹,而且,上面還有幾點血跡。

「媽,我會洗。」謝月美都忘記床單上有血點,忽地醒起,才轉頭道。

何芳能想像到那是處女膜破了的時候流的血,心裡陡地一沉,板著臉問道:「美美,你是不是跟小兵做了?」

「媽,你說什麼呢?」謝月美羞紅著臉,急道。

「你看看你的床單,這是什麼?」何芳拉長著臉,指著上面的血跡,道。

「我有痔瘡,有時上完大便之後會出血。你想到哪裡去了呢。」謝月美急中生智,連忙道。

聞言,何芳怔了怔。

半晌,她才問道:「你什麼時候有痔瘡的?」

「就這段時間,並不嚴重。」謝月美見媽媽有點相信了,膽子也就更大了。

「那我帶你到醫院去看看吧,早點治好它。」何芳有點相信,但又有點懷疑,想帶女兒到醫院去,順便檢查一下謝月美的處女膜是否完整。

「媽,這個你不懂,其實,要治痔瘡,也是等它到了大定了之後才割除的,我的還很輕微,不用治的,只要平時注意一點,就可以了。」謝月美以專家的口吻,說道。

「你有痔瘡,血怎麼弄到床上了呢?」何芳半信半疑道。

「上完廁所,我感覺有點困,便上床躺了一下。」謝月美胡謅道。

至此,何芳雖狐疑,但也沒話好說了。

畢竟她沒有見到王小兵在女兒的房間,只憑猜測,那是不準的。

但她並不死心,出了謝月美的房間之後,立刻又跑到旁邊兩個房間去搜索了一番,也沒找到王小兵,最後,站在樓梯口瞥了一眼轉彎角處的廁所。

此時,謝月美也站在房門口,問道:「媽,你在找什麼呢?」

「哦,沒找什麼,只是不要搞衛生。」何芳從女兒那驚慌的眼神里,感覺廁所里可能有人。於是,便朝那裡走過去。

「媽,讓我搞廁所的衛生吧。」謝月美連忙走上來,拉住了何芳的手臂。

「誒,你認真讀書就行了,這種事由媽做,快點回房間去,媽現在就去刷廁所。」謝月美越是緊張,何芳便越懷疑廁所里藏有男人。

當時,謝月美親眼看到王小兵走進廁所里的。

如今,要是何芳走過去,只要輕輕一推廁所的門,便可知道後面有人了。因此,謝月美真的很緊張。如果被媽媽見到了王小兵,那剛才撒的謊就不攻自破了。

「媽,你做午飯吧,讓我來刷廁所。」謝月美緊緊拉住何芳的手。

「還早著呢,先刷完廁所再做飯也不遲,你快點回房間寫作業。」何芳力氣比女兒的要大,饒是被拉著,但腳步依然向廁所一步步移近。

此時的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