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42章激情中的意外

第0642章激情中的意外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22 17:30  字數:3369

自從杜秋梅與王小兵一起參加了莫雲的生日聚餐之後,食品門市部里的其他人也知道了她與王小兵有非同一般的關係。\於是,都識趣地閃到另一邊,不阻人家說悄悄話。

果然,杜秋梅走到王小兵身邊,掃視一圈,見近處無人,便嫵媚一笑,低壓聲音,甜聲道:「有什麼事嗎?」

「喏,上次說要借錢給你。我借到了,三萬塊。」他遞給她一個裝著鈔票的黑色的塑料袋。

她接過沉甸甸的塑料袋,露出驚喜交加的神色,那晚只是隨意跟他說說的,也未把他的諾言當真,如今見他果然把錢拿來了,純屬意外之喜。她看了看裡面的錢,美眸射出興奮的光芒,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只是甜甜地笑著,凝視著他,既感激又敬佩,想不到他能拿出這筆錢。

他目光落在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見那裡雪白粉嫩,中間一條rǔ溝直向下延伸,勾人神魂,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在她酥胸上修鍊柔舌功與鐵爪功。

兩人目光交織在一起,她也讀懂了他的心思,拋了個媚眼給他,更令他骨酥。

半晌,她才悄聲道:「今晚到我家,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說。」

「好。」他也不推辭。

告別了杜秋梅,王小兵回家裡,把好消息告訴父親。他已跟古家豐說過了,讓君豪賓館採購他家的魚,這樣,以後就多了一條賣魚的渠道。

王叢樂在魚塘那裡餵魚,聽完兒子的話之後,高興道:「那很好,以後將魚供給君豪賓館都有一筆不錯的收入。」

下午在家裡休息了個把鍾,傍晚吃了飯,便開摩托去杜秋梅的家裡,在那裡過了激情的一夜,第二天早上回家,幫父親把鯉魚載到君豪賓館賣掉。下午回到家,又幫忙看魚塘。日子充實而枯燥地流逝著。

他答應了古家豐要代他向麻臉仔收賭債,便開始考慮怎麼進行。收賭債這種事頗危險,上門要債,往往是壯士一去不復返,能順利收到錢的屬於少數,能收到一部分錢並且自己不受傷的佔二成,能收到絕大部分錢的佔一成,能拿到全部錢的是鳳毛麟角。

代人收債這行的利潤很高,但危險性極大,一般會遇到武鬥,重則送命,輕則受傷。

既然麻臉仔不肯還錢,應該也是抱定能吃定古家豐的態度,看來,要找他要錢還真不易。而且麻臉仔是安超的得力手下,動了麻臉仔,就相當於要動安超。

其實當時古家豐開這個條件,也是有意為難一下王小兵,如果他不接受,那古豐家也就可以找借口不借錢。想不到王小兵那麼爽快答應了,結果只能借了。

如果能從麻臉仔那裡收到錢,那王小兵還可分得一萬元,正好用來建房子。

當晚,他對謝家化說了。謝家化是個粗人,沒什麼計策可出,但有的是力氣,打架什麼的,叫他上就最合適了。

「要是收到錢,你分五千。」王小兵道。

「這麼多!好!現在就去!」謝家化頗為興奮道。

「等我好好想一想,明天去。」王小兵道。

麻臉仔住在哪裡,已從古家豐那裡得知,關鍵是去到怎麼樣才能向他要到錢,這是個問題。王小兵不是專業收債的,不可能因他不給錢而殺他。打一頓他還是有可能的。之前,沒怎麼接觸過麻臉仔,要是當面遇上,也知道哪個是他,聽說他也挺能打的。不過,王小兵與謝家化聯手上去,縱使是一頭水牛也能制服,不要說只是一個人。

白雲街道離山石集市只有半里左右。麻臉仔就住在白雲街道。二十分鐘之後,便已到了白雲街道。古家豐說麻臉仔住在光揚小區a棟三樓303單元。

停好摩托,上到a棟三樓,找到303房。站在門口,敲了敲門,裡面沒有反應。又繼續敲門,還是沒有反應。從那個門孔里望進去,能見到房裡一部分的情況,沒看到人。

「麻痹,還不出來,待會打死那鳥人!」謝家化捋袖抻臂,等得不耐煩了。

「可能不在家。」王小兵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隨即,他察看了一下門鎖,是那種很普通的鎖。他從冼業勝那裡也學會了開一般的鎖,拿出兩條比較硬的小鐵線,插進鎖孔里,搖了幾下,聽到「得」一聲,便把鎖弄開了。

王小兵輕輕拉開了鐵門,又再用兩條小鐵線開了木門的鎖,把木門推開一條縫,朝裡面瞧了瞧,客廳安靜毫無動靜。旋即,閃身進去。他是想在這裡等麻臉仔回來。

當他與謝家化走進小小的客廳,把門關上之後,便嗅到了血腥味。

麻臉仔住的單元是一房一廳,卧室里的門半掩著,血腥味就是從那裡傳出來,頗為刺鼻。

這時,王小兵心裡湧起一股不祥,心裡怦怦跳動。與謝家化對視一眼,便朝卧室走過去。裡面越是寂靜,便越能給人可怖。

走到卧室門口,王小兵伸手去推門,當把門推開大半之後,見到了可怖的場面:一個男青年倒在血泊里!

這個是麻臉仔?

王小兵心裡迴響一個疑問。

帶著恐懼走上去,往地上的男青年瞧了一眼,見他滿臉麻子,正是麻臉仔。將手放到他鼻端去探一探,已沒有氣息,人死了!看傷口應該是子彈擊的。

麻臉仔雙眼睜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更為駭人。

「他死了。」謝家化道。

「不好,我們進來了。門把上留下了指印!」雖不是自己乾的,但卻是偷進這裡,那就足夠麻煩了。王小兵心裡念頭急轉。

「那怎麼